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科龙调查报告等待高层拍板 顾雏军自由可能受限
2005年8月1日 09:47
 

  东方网7月8日消息:“顾雏军必须得让出(科龙)控股权!”昨天,科龙某债权银行的有关负责人斩钉截铁地说。

  就在上周四,该人士还曾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希望政府尽快为科龙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来制衡顾雏军在董事会中的决策权,但他不愿看到顾雏军出局,担心造成大震荡,不利于科龙的发展。然而,科龙目前的形势已经使该人士及其所代表的主要债权银行要求顾雏军出局的意愿相当强烈。

  事实也正朝这个方向走

  而据一位接近佛山市政府高层的人士透露,顾雏军的去留问题已经提上日程,有关部门正在启动对科龙电器财务和账目的全面清查行动,理出目前科龙的具体债务数字,可能的结果是:“最终将要求顾雏军归还所有债务”,然后对科龙实施重组,把顾雏军“请出”科龙。

  他说,有关方面甚至有可能对顾雏军的自由采取某些限制性措施。

  多方博弈

  一位接近顾雏军的高层人士说,围绕着科龙未来的命运,目前地方政府、证监会、科龙高层乃至债权人等各方势力正在进行最后博弈。

  来自科龙内部一位高层的说法是,由于资金链的问题,曾考虑过申请佛山市顺德区政府托管科龙,然后由顺德区政府出面派工作组进入,协调顺德信用社等金融单位提供贷款,扶持一段时间后解除托管协议。

  这种说法颇能代表一部分老科龙人对“地方政府搭救一把”的冀望。但顺德区政府似乎未对此明确表态。

  “对于科龙未来的命运,政府、银行、证监会的态度是最重要的。”上周四,科龙一家债权银行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希望政府能为科龙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最好能快一点、稳一点”。

  “现在银行的态度是都在观望,同时在收紧贷款,所以,政府的态度很重要。这不仅是顺德当地的政府态度,关键是广东省政府的态度。因为顺德当地银行的贷款只是一部分,大部分科龙贷款都在广州的银行。”

  据了解,科龙欠银行的钱约30亿元,如果它清盘会拖累十多家银行。这些钱1/3是贷款,其余是票据。

  这位人士还向记者表示,顾雏军利用科龙做了些什么事情,他们也很希望证监会能查清楚。这些问题解决了,科龙才能健康发展。

  一切的悬疑都集中在证监会的调查结论

  目前,中国证监会调查的初步结果已经出来了,并已上报,等待管理层最后拍板,但调查人员尚留在科龙。而调查的内容,主要涉及顾雏军是否挪用了上市公司资金,是否做了假账,是否有损股东利益等等。

  而前述的知情人士透露,虽然正式结论还未确定,但鉴于调查科龙所发现的问题,如果真的定义为业绩造假,而追溯调整为连续三年亏损,则有可能会采取让科龙退市的做法。

  “不过退市具体实施起来可能难度很大,因为科龙的品牌及产品是有价值的,如果让科龙退市,也就是让这一有价值的壳资源都报废掉,这对其打击不言而喻。”有关方面是希望保住科龙的品牌,还是让其退市,目前还很难说。

  已经拖不起了

  跟时间赛跑的重组谈判,也许是避免退市结局的唯一选择。

  此前有消息称,顾雏军不愿让出科龙股权。而昨天,接近顾雏军的人士昨天告诉本报记者,出于各方的压力,顾雏军的想法可能已经改变。这种压力,不单来自证监会的调查结果,还来自于科龙的供应商、经销商,“科龙已经拖不起了,顾老板也不愿意看见科龙倒下。”

  也就是在7日,有关科龙高层证实公司股权将被转让的消息导致公司A股股票再次跌停。

  科龙电器(000921.SZ)总裁兼董秘刘从梦承认,科龙的大股东广东格林柯尔确实正在引进战略投资者。

  广东格林柯尔手中除了科龙电器26.43%的股份外,还有美菱电器(000521.SZ)20.03%的股份。而有关这个买家的身份,新的版本是一家由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

  科龙一中高层管理人员昨天向记者透露,一家叫“诚通”的国有企业已经派员来洽购科龙三四天了。当记者向科龙电器副总裁严友松求证时,其第一反应是“他们来了解情况”。

  据了解,“诚通”当是指“中国诚通集团”,成立于1992年,是国资委直管的大型企业集团,总资产近百亿元,旗下拥有中国物资储运总公司、中国集装箱控股集团公司、中国物流公司等八大全资公司和中国诚通发展有限公司(0217.HK)以及中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600787.SH)两家上市公司。

  不过,本报记者昨天致电中国诚通集团总裁办的苗主任时,她却说“没有这个消息”。

  引人联想的消息是:6月28日,中国诚通集团与佛山市人民政府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隆重的战略合作暨粤华包B(200986.SZ)的控股股东华新发展62%股权转让签字仪式。佛山市市长梁绍棠和佛山市国资委主任卢建华都出席了这一仪式。中国诚通集团董事长马正武在会上表示,此次合作,“为未来的合作开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诚通集团将积极参与佛山市的发展和建设”。

  一位科龙前高管认为,像科龙这种企业,没半年时间收购方案都将难以定下来,即使现在有人接盘,不排除也是一个过渡的角色,而实际控制人没有变化。

  被耽误了200万台的销售

  正在等待命运裁决的科龙,犹如暴露于烈日下的雪糕。

  据了解,这次出事,已令科龙今年的旺季销售大受影响。“凭科龙的品牌拉力,在旺季销售空调100万台、冰箱100万台是不成问题的”,科龙一位中层管理人员说,现在有200万台的销售被耽误了。

  刚走马上任的广东永乐家用电器有限公司的朱总经理告诉本报记者,科龙冰箱已断货了一个月,而空调也一个月没进货了。另一家国内家电连锁龙头企业广州公司的采购负责人则透露,科龙的冰箱已经断货了,空调还有货。

  一位科龙空调的代理商透露,科龙的结算方式一般如下:代理商在空调新一冷冻年度开始的9月份打款,代理商、工厂、银行三方承兑。比如,淡季打款1000万元,代理商出300万元的保证金,银行出1000万元承兑,即银行给了科龙700万元的贷款;然后,代理商可以提300万元的货,超出部分如再提100万元的货,则代理商需要向银行付100万元,银行通知科龙可以发100万元的货。

  这位代理商说,现在的问题在于,科龙没货给,所以,银行是最急的。他们也想提货,但是目前在广东最热销的一匹机,科龙没货了;即使有,也是价格比较高的货。所以,代理商不愿提,提了这些高价货,只能意味着亏损。

  2004年8月,郎咸平曾分析提出,一般地,科龙的经销商都是先付款后提货,而在供货商和广告商那里,科龙可以拿到30天到90天的账期。以60天的平均账期来计算,估计有10亿元的现金一直留在科龙的账面上。科龙何以落到如此地步,确实值得深究。

  本报记者从供货商方面了解,南海有供货商已经正式起诉科龙,涉及金额有数千万元之多,科龙空调生产线部分设备已经被司法查封,而目前供货商方面已经完全停止了交货,目前科龙一厂、二厂、空调厂几乎都全部停工了,“而往年这个时候都是交货的高峰期”。

  顺德当地部分供货商希望仿效南海同行,起诉科龙追讨欠款,但有消息称,虽然目前顺德当地法院会受理,但查封资产的行动要半年之后才会执行。

  “现在每天都有供货商上门逼债。”据透露,因科龙的经营性资金短缺,无法偿还供货商欠款,部分欠款是用科龙的产品或者原材料抵偿的。

 
 
选稿:王秉杰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