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教父沉浮录:国泰君安张国庆被指曾沦为收银员

2013年2月4日 10: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赵迪 选稿:李浩翔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证券市场刚刚起步。但那却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是一个缔造传奇的年代。在早期的证券业,万国证券掌门人管金生、申银证券掌门人阚治东、君安证券掌门人张国庆被称为“中国三大证券教父”。在那个年代,他们曾经驰骋江湖,所向披靡。

  然而,伴随着管金生折戟“327”事件、阚治东兵败违规操作、张国庆梦断MBO,三大证券教父的时代宣告结束。

  如今,中国证券市场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昔日证券教父而今安在?《证券教父沉浮录》,为您解密三大证券教父的前世今生……

  管金生安享晚年 万国王朝只堪追忆

  有人说,管金生是国内第一个对证券有真正认识的金融家。他一手缔造了万国证券的辉煌。尽管“327”事件让他的演出在悲壮中落幕,但管金生对中国证券市场的奠基意义仍功不可没……

  出身贫苦 请愿首吃螃蟹

  管金生,1947年5月19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65年,他考进上海外国语学院,1982年在上海外国语学院获得法国文学硕士学位。因后来找不到对口的工作,他从公安机关的翻译岗位,改行投入上海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工作。先后任经理助理、副经理,并被选送到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深造,成为法学、工商管理双料硕士。

  1980年代后期,邓小平视察上海,征求上海各界有识之士对振兴上海的真知灼见,并表示了把上海外滩建成东方华尔街这一构思的极大兴趣。管金生热血沸腾。他一夜不眠,奋笔疾书,下笔万言,痛陈创建中国证券市场之重要,并请愿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的建议被接纳,并被批准“试点”。

  1988年,上海第一家股份制证券公司万国证券公司开张,意气风发的管金生出任总经理,那年他41岁。

  1990年12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在上交所的建设中,其交易规则,设备,交易员的培训,几乎都是万国一手操办。

  当时交易所的地位与现在不同,属于地方政府管辖。虽然名义上尉文渊是管金生的监管者,但是在当时上海滩金融界,管金生的出道远远早于尉文渊,年龄也长于尉文渊。尉文渊尊称管金生“老管”,管金生则毫不客气地称尉文渊“小尉”。

  敢打敢拼 缔造万国王朝

  凭借着吃苦耐劳、敢打敢拼的作风,万国在当时激烈竞争的市场上迅速脱颖而出。1992年的时候,万国已成为一家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公司。万国成立不到两个月,就作为中国第一家证券公司在国际证券界亮相———在由20多个国际证券公司组成的、对意大利国民劳动银行新加坡分行在伦敦发行欧洲日元证券的承销团中,日本野村证券任总干事,万国任副总干事。1992年年底,万国在香港与李嘉诚合作,一举收购香港上市公司香港大众,完成了大陆证券公司首次收购境外企业并成为控股人。在管金生掌印期间,万国证券一级市场承销业务占全国总份额的60%,二级市场经纪业务占到全国总份额的40%。美国、英国的权威机构评定万国证券为中国第一大证券公司。万国的脱颖而出,使管金生声誉鹊起。他曾应美国CNN广播电视公司的邀请,作为中国金融界第一人,在该公司直播中心用英语向全球介绍上海的证券市场。

  有人评价,管金生是国内第一个对证券有真正认识的金融家,他的很多思想可以说是超越当时的时代,在万国发展的初期,管金生四处演讲,走遍全国各地,把银行,政府各个部门都拉出来,进行免费的培训,做了大量市场培育工作。

  管金生认为,要想与国际大券商并肩,必须更多地雇用那些聪明、能够将市场视为一门严谨的科学的交易员。为此,他在大学里面进行大量的演讲,邀请美林、高盛等国际投行人士给他们讲课。当时,其他证券公司雇佣用员工大多为中专毕业生。而在万国的中层以上团队中,来自复旦、上海交大等的大学生占到90%以上。这些人通晓财经知识,并有一定的英文水平,能够很好地学习国际投资理念。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金融家,人生中的“滑铁卢”,恰恰出在他最重视的“聪明、能够将市场视为一门严谨的科学的交易员”身上。

  国债风波 教父锒铛入狱

  管金生的“滑铁卢”出现在1995年那场著名的“327”国债风波之中。“327”是国债期货合约的代号,该券发行总量是240亿元人民币。万国证券是空方代表。1995年2月23日,万国证券违规交易327合约,最后8分钟内砸出1056万口卖单,面值达2112亿元国债,亏损16亿元人民币,国债期货因此夭折。英国《金融时报》称这是“中国大陆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327”国债风波后,万国证券元气大伤。1995年4月,管金生辞职。5月17日,证监会宣布,鉴于中国当时不具备开展国债期货交易的基本条件,发出《关于暂停全国范围内国债期货交易试点的紧急通知》,开市仅两年零六个月的国债期货无奈地划上了句号。中国第一个金融期货品种宣告夭折。5月19日,管金生被捕,罪名为贪污、挪用公款40余万元,不过并没有违反期货交易规则之类的说辞。

  当年9月20日,国家监察部、中国证监会等部门都公布了对327事件的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决定说,“这次事件是一起在国债期货市场发展过快、交易所监管不严和风险控制滞后的情况下,由上海万国证券公司、辽宁国发(集团)公司引起的国债期货风波”。

  1996年4月,万国证券不得不与它当年最强劲的竞争对手申银证券公司合并。1997年2月,管金生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保外就医王朝只堪追忆

  入狱之后,管金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有记者去采访他,他只是说自己又操起了翻译的旧业,翻译了一些关于全球化和各国经济问题的文字,对于国内的证券市场和万国证券的往事,却不愿再过多谈及。

  2003年,已到花甲之年的管金生保外就医,在家中休养。

  财经媒体人方泉曾在博客中透露,2005年5月中旬,在参加原申万证券研究所董事长、管金生老部下庄东辰的遗体告别仪式前,见到了假释出狱的管金生。方泉描述,曾经沧海后的平和反映在他朗润的面颊上,恍若隔世,丝毫看不出十几年前的威猛与强悍。

  网上可以找到一张管金生和家人的合影。满头白发的管金生,已然是英雄迟暮。

  据媒体报道,如今的管金生在上海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做金融顾问,时常往来于家乡江西做一些项目。

  或许在管金生心中,昔日的万国王朝只堪追忆。

  阚治东涉足创投 一将功成万骨枯

  阚治东在证券界几度沉浮。有人把他奉为英雄,也有人认为他逃脱了本该承担的责任。如果说中国证券业早期开拓者的结局多数是悲剧,与之相比,阚治东已经算是幸运了……

  合并万国称雄证券市场

  阚治东,1952年生于上海,1979年进入上海人民银行工作,后至工商银行上海支行宝山区分行,1987至1988年受团中央选派赴日本进修现代金融证券业务,1988年回国后担任上海工行信托投资公司副总经理。当时阚治东只有30多岁。从这里起步,阚治东与他的同事们一起,从异地国库券经营起家,一点一滴地做大了证券部的家业。到1990年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决定组建申银证券公司时,阚治东便成了总经理的不二人选。1990年,阚治东开始担任申银证券公司总裁。

  经过几年的打拼,申银、万国两大券商已经占据了上海证券业的绝大部分版图,而万国掌门人管金生、申银掌门人阚治东更是和上交所创始人尉文渊并称为“上海滩证券三大猛人”。

  “327”国债风波后,申银证券合并万国证券。当时,万国证券已经伤痕累累,表面上看,申银与万国的合并方案,申银吃了大亏。但阚治东认为,申银与万国在网点、队伍等各方面有很大的互补性,应该在发展中解决一切问题。1996年7月16日,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合并成功,是当时国内最大的股份制证券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为13.2亿元。阚治东担任申银万国的法人代表、总经理。

  沪深争雄无奈卸甲归田

  1995年以后,沪深两大交易所之间的竞争开始加剧。1996年后,沪深争雄进入白热化,作为上海券商龙头的申银万国证券自然责无旁贷。

  不过,当时的阚治东深知操纵股价的危险性。据说,他每天将陆家嘴、上海石化等股票拉升两毛钱便收手,因此被称作“阚两毛”。同时,阚治东也是全国惟一的一个既是上交所理事又是深交所理事的证券公司负责人。这个尴尬的位置让阚治东在行事的时候不能不考虑深圳方面的脸色。

  上海各界当然不满意,尤其是上海市政府,怎能坐视阚治东如此优柔寡断。有人觉得深强沪弱的很大责任在于申银万国转移阵地,提出申银万国应该多为上海做贡献。

  10月份的时候,深强沪弱的局面越发明显。上海市政府有关领导到申银万国证券公司,开现场办公会议,议定由市政府出面协调交易所、各大银行,让申银万国扩大自营炒股规模,所需巨额资金黑洞,由市政府有关部门与各大银行协商解决。在这种背景下,阚治东决定加大自营运作的力度和规模。

  1996年12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的评论员文章,指出股市存在严重投机,机构的炒作行为被管理层严查。阚治东的命运由此逆转。

  1997年6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维护市场正常秩序、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一批违规银行、证券公司、上市公司及其负责人受到严肃处理》的文章。有关部门决定对海通证券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惠珍、申银万国证券公司总裁阚治东、广发证券公司总经理马庆泉做出免职和记大过处分。

  折戟南证幸得无罪释放

  阚治东再次回归证券业是在2002年。据阚治东在《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一书中介绍,2002年5月,时任深圳市委组织部部长的许宗衡找到阚治东谈话,提出组织上希望阚治东能够出任南方证券总裁。阚治东百感交集,一个如同思家的游子,也没有问南方证券的具体情况,就表示服从组织安排。

  而坊间也有另一种说法认为阚治东的复出并非媒体所渲染的那样是被动地“临危受命”,而是主动请缨的结果。作为一个被市场禁入多年的受挫者,他在主观上非常想重返江湖。

  但不管哪一种说法,其实并不重要。作为证券业元老,阚治东希望在南方证券的舞台上重现昔日辉煌,完全在情理之中。

  然而,南方证券形势并不乐观,并且留给阚治东的时间实在太少。面对混乱的管理和巨额的窟窿,阚治东有些绝望了。

  2003年9月末,阚治东提出辞职。2004年1月2日,南方证券被行政接管。2005年3月,辞任南方证券公司总裁职务一年多的阚治东突然被深圳警方逮捕,同年12月被深圳市罗湖区检察院起诉。2006年2月2日,罗湖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庭审结束后,罗湖区检察院以事实、证据有变化为由要求撤回起诉,罗湖区法院于4月初裁定准许撤诉。

  4月30日,处于取保候审的阚治东飞赴深圳,收到了罗湖区检察院送达的不起诉决定书,身陷南方证券风波的阚治东也由此得以步出泥潭。最终,阚治东被宣布无罪。

  投身创投争议华锐风电

  此后,不甘寂寞的阚治东再度复出,投身创投行业,依旧与资本市场相伴,而他的第一笔资金,竟是来自昔日的好友,上交所创始人——尉文渊。

  2005年,阚治东创立深圳市东方现代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担任总裁。华锐风电是其复出后的最得意的项目。

  2011年1月13日,华锐风电上市,定价高达90元。不过,当日仅以87元的价格开盘,最高冲至88.7元,此后便步入漫漫熊途。阚治东和尉文渊获得了丰厚的账面回报,受伤的却是二级市场的广大投资者。

  2011年,华锐风电业绩大幅下滑,2012年前三季度,公司出现大幅亏损。

  “一将功成万骨枯”,如此评价华锐风电的上市,恐怕并不为过。在谈到华锐风电业绩下滑的原因时,阚治东表示,一方面有宏观方面的因素,另一方面更要“检讨”自己。

  尽管当前IPO市场几近停滞,但阚治东还在继续他的创投之路。在这位昔日证券教父看来,创投业“猫冬”时间不会太长。

  张国庆不甘寂寞 掌舵光彩49集团

  曾经的君安王朝,国际级投行的梦想,一个时代的传奇。一切已成往事,但张国庆依然不甘寂寞,继续他的投资事业,虽然已经不再年轻……

  君万风波愚人节收万科

  张国庆,1956年生,湖北人,器宇轩昂、仪表堂堂,行事为人一派军人气象。上世纪70年代自部队复员之后,进入湖北人民银行系统,上世纪80年代从湖北人民银行办公室副主任的职位,调任深圳人民银行担任证券管理处处长,1992年8月,“8.10”事件后,张国庆出山创办君安证券并担任总经理。

  君安证券设立之初,由包括军队企业在内的5家国有企业投资,注册资本仅5000万元。其中老股东合能集团,是君安股东中惟一有军方背景的公司。短短的两年间,君安证券得到快速的发展。1993年底,因发行“君安再受益证券”一度引起媒体关注。

  如果说当时万国证券和申银证券代表了上海证券业的领袖,那么君安证券则是当时深圳证券业的翘首。因此,张国庆才有资格与管金生、阚治东并称为三大证券教父。

  1994年,君安证券因“君万风波”成为当年证券市场中的一个焦点。其中的主角正是张国庆和万科的掌门人王石。

  3月30日,君安证券召开新闻发布会,君安一方张国庆、万科一方王石等悉数到场。会议开始后,君安证券一方代表称深圳新一代、海南证券、俊山投资、创意投资合计占万科股权10.73%,授权君安公司告万科公司全体股东书,并提出意在改组万科董事会和产业结构的《改革倡议书》。

  3月31日,万科停牌一日。董事长王石提醒投资者入市要谨慎,不要误以为是收购。4月1日,新一代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在君安公司发布《改革倡议书》之前,该公司已撤消了对君安公司的委托授权,君安证券的作法属侵权行为。继新一代之后,海南证券也撤消了对君安的委托授权。

  事情越闹越大。在之后的几天内,张国庆与王石各施伎俩,隔空交战,媒体一时沸腾,最后,在证监会和深交所的调解下,君万之争告于段落。

  坊间的一个说法是,张国庆见大势已去,向证监会南下代表承诺:“既然是你们发话了,就是一盘臭狗屎让我吃,我也把它咽下去。”

  另一个传说则是,当时王石的一个表妹在君安工作,一个月之后,被君安解聘,成了替罪羊。

  机关算尽梦断君安事件

  截至1997年底,君安证券的总资产达175亿元,当年创造利润7.1亿元,名列全国第一。

  在管金生、阚治东先后落幕或者暂时淡出中国证券市场后,张国庆毫无疑问成为了当时国内证券行业唯一的教父级人物。打造一个“君安王朝”,是张国庆最大的梦想。

  有人认为——君安的辉煌时期,正是《证券法》出台的前夜,证券公司可以任意驰骋、甚至操纵股价,将游戏规则玩弄于股掌之间。在深圳股市中,张国庆牢牢掌控话语权,俨然是中国南方最强悍的资本大鳄。

  这样的说法固然有一定道理,但对张国庆并不公平。事实上,当时的君安证券,无论是经营理念还是能力,都明显领先于国内同行。

  在事业到达巅峰之际,张国庆开始考虑君安的股权分配,如何私有化君安证券。他设想用国际通行的MBO方式来完成君安股权的改造,也就是经营层以回购的方式获得公司股份,最终实现对企业的控制权。

  此时的君安已经颇具规模,经营层想要顺利回购股权所需资金非一笔小数。于是,张国庆、杨骏等君安高管便展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财技”,到1997年,君安增资扩股到7亿。经过巧妙安排,君安职工持股会变成君安证券的实际控股股东,君安职工持股会的两大股东分别是“新长英”和“泰东”,为张国庆团队所控制的两个投资公司。于是,张国庆用一年半的时间,就把中国最大的证券公司改造成了一家由私人占控股地位的证券公司。

  然而,令张国庆始料不及的是,一封举报信将张国庆悄悄进行的MBO捅破,由此引发了一场“君安之变”。

  此后,中纪委、公安部、高检等部门联合介入,张国庆、杨骏等人被停职并接受调查;随后,君安证券与国泰证券的合并在监管部门主持下完成。

  1999年8月18日,原国泰证券有限公司和原君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通过新设合并、增资扩股组建成为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君安事件调查完毕,张国庆因为“虚假注资”和“非法逃汇”等罪名入狱。

  再战九夷昔日风光不再

  2002年,张国庆出狱后重现江湖。据媒体报道,2003年1月,在上海兴国宾馆一场由新疆国投主办的研讨会上,原君安证券总裁张国庆在研讨会上低调出场。张的出现直接引起了会场轰动。同年,由君安旧部组成的华林证券挂牌经营,据说,华林证券的“人脑和电脑都来自君安”,因而被称为“小君安”,时任总裁的高洪星和两名副总杨扶平、张军都出自君安证券。张国庆则筹建深圳市九夷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大股东的身份在幕后操作。

  九夷投资2003年初在“华立控股”、“南天信息”等多家股票上有资本运作,不过并未引起大的震动。

  2008年金融海啸后,市场再难寻觅九夷投资的身影。有传闻说,九夷投资已经破产。

  记者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查询,已经没有九夷投资的任何信息。

  不甘寂寞投身光彩集团

  对于张国庆此后的境况,媒体鲜有报道。然而,2012年8月,湖北一本名为《前卫》的杂志刊登了一篇《跌下神坛彻悟人生,昔日“证券教父”勇敢站柜台》的报道,称“九夷投资破产后,张国庆为维持生计,在福田区竹子林一家餐厅做服务员,后来做收银员。”

  记者曾求证张国庆昔日旧部康晓阳,康晓阳称,“报道很无聊”,并透露张国庆现为光彩49集团执行总裁。

  媒体报道显示,其实张国庆早在2008年10月,便以光彩49集团总裁的身份出席过北京大学主办的一场论坛,并作主题演讲。

  而资料显示,光彩49集团成立于2006年3月,由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发起、推动全国多家优秀民营企业共同出资组建,注册资本2亿元人民币。光彩49集团是以财富增值服务为核心的综合性投资管理服务机构,为国内企业及各界人士提供资产管理、财富增值等专业服务。

  时至今日,张国庆仍然在他所热爱的投资世界奋斗着。

  那些年叱咤江湖的证券大佬,他们在哪里?

  除了管金生、阚治东、张国庆三大证券教父外,纵观中国证券市场二十多年的发展历程,每一轮熊市的洗礼都会击倒一批证券界的大佬。他们中的有些人,卸甲归田,就此淡出历史的舞台;有些人,告别证券行业,在其他领域开辟一番新的事业;有些人,锒铛入狱,至今仍未能走出铁窗……

  曾经的叱咤江湖,如今的平静淡然。或许,对于其中的个体来说,这样的故事充满了悲情的色彩。但置身于历史长河之中,这些证券公司掌门人的沉浮却是中国这样一个从初创逐步走向成熟的证券市场最真实的写照……

  特区证券首任总经理廖熙文:转行房地产

  成立于1987年的特区证券公司是新中国第一家证券公司,廖熙文成为首任总经理。几年之后,廖熙文便淡出了证券行业。据说,是因为他觉得“做这个事情风险太大”。此后,廖熙文回到老家贵州,在遵义经营一家叫做“元和”的房地产公司。

  原广发证券总经理马庆泉:广发基金董事长位上退休

  马庆泉和管金生、阚治东一样,属于中国证券行业的第一代掌舵者。1997年,马庆泉和李惠珍、阚治东一同被免职并记大过。1999年3月,马庆泉出任嘉实基金的首任董事长。2005年,马庆泉出任广发基金董事长。2011年3月16日,马庆泉在广发基金董事长任上退休离职。

  原君安证券总经理杨骏:转做私募,英年早逝

  杨骏最早进入证券行业时,曾给特区证券总经理廖熙文当过秘书,后来转投君安证券。张国庆担任君安证券董事长期间,杨骏任总裁,是其手下得力干将。1998年君安事件后,杨骏也受到牵连。2001年,杨骏成立晓扬投资管理公司,投身于私募基金行业。2009年,杨骏因肝癌去世,终年44岁。

  原大鹏证券总裁徐卫国:淡出公众视野

  1993年,深圳国际证券投资基金部副总经理徐卫国辞职,创办了大鹏证券。大鹏证券曾经是证券市场改革的风向标,在资本市场上叱咤风云。然而,辉煌没能持续太久。因严重资不抵债,2006年1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大鹏证券破产还债。徐卫国在2007年被以涉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出狱后,徐卫国再未公开露面。

  原武汉证券董事长陈浩武:北大当教授

  在券商老掌门人中,湖北证券陈浩武、广发证券陈云贤、湘财证券陈学荣等,并称证券业“三陈”,也都是业内有名的“儒将”。2000年前后,陈浩武被“双规”。2002年初,法院判决,鉴于其“有立功表现”,决定“免于刑事处罚”。此后,曾经好学、高调的陈浩武一度消失在媒体的视野中。如今,陈浩武再度现身,担任北京大学教授。微博上的陈浩武也变得活跃起来。不过,对于证券市场,陈浩武却很少再谈及。

  原南方证券董事长贺云:走出南方证券阴霾

  曾经与阚治东搭档的南方证券最后一任董事长贺云,一直被认为与阚治东不合,最终让南方证券错过了起死回生的机会。南方证券被关闭后,贺云出任深振业监事会主席。也算是走出了南方证券的阴霾。2009年1月,郭其荣接替贺云担任深振业监事会主席。从此,贺云彻底淡出了公众视野。

  原西北证券总裁马世兵:重掌北融投资

  操盘手出身的马世兵也曾是中国证券市场中的一员悍将。2003年,马世兵担任总裁的北融投资击败德隆系,成功收购西北证券。西北证券被判破产关闭后,马世兵与两位高管获刑。出狱后,马世兵重掌北融。最近的一则报道出现在2011年9月,马世兵一行来到炎陵考察,对炎陵丰富的生态旅游资源饶有兴趣,称欲将其打造为“湖南第一避暑胜地”。

  原银河证券总裁肖时庆:想写本解决“三农”问题的书

  肖时庆,曾经的银河证券总裁。两进两出证监会,始终在官员与商人角色中变换,并凭手中权力谋得巨额利益的传奇人物,终于把自己送进监狱。2011年4月,肖时庆因受贿和内幕交易罪,被终审判死缓。媒体报道,肖时庆对如何度过漫漫刑期做了这样的设想:从经济学的角度写一本有关解决“三农”问题的书,期待着自己的思考能回馈那片养育他的穷土地。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关注东方财经sina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