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博再遇“生死劫” 庞大汽贸与青年汽车陷两难

2011年10月24日 08:1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丁彬 选稿:李浩翔

瑞典萨博汽车再次遭遇“生死劫”。

  21日,瑞典汽车总裁维克多穆勒表示,瑞典汽车拒绝接受中国浙江青年汽车和庞大汽贸提出的完全收购萨博建议。随后的第二天,萨博汽车重组管理人Guy Lofalk向瑞典法院提出了中止萨博重组的申请,28日,瑞典法院将正式裁决Guy Lofalk提交的中止重组申请。

  尽管在Guy Lofalk提出中止重组时,萨博汽车又引入了一家新的投资者,并获得了700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和贷款。但是,萨博仍面临破产清算的危险,如果结局真的是萨博走向终结,青年汽车及庞大汽贸的前期投资可能将打水漂。

  针对完全收购被拒绝以及可能出现的重组中止,此前对投资萨博表现活跃的庞大汽贸董事长庞庆华也选择了沉默。

  而科尔尼全球合伙人孙健则对《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表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庞大汽贸和青年汽车有点左右为难,如果继续下去,有可能越陷越深;但就此罢手的话,前期投入就可能很难收回来了。

  蒙上阴影的重组

  为了重组进程的顺利进行而千方百计融资的萨博汽车,20日获得了美国对冲基金North Street 700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和借款承诺。不过,这并没有让萨博高兴多久。

  North Street的7000万美元中,1000万美元用于股权投资,另外6000万美元属于借款。瑞典汽车表示,21日之前,North Street以4.19欧元/股的价格购买瑞典汽车238万股股票,占其流通股的10%。瑞典汽车表示,6000万美元的借款将以萨博的资产为抵押,文件材料将在24日做好,2天之内现金就会到账。

  但是,Guy Lofalk认为,这些现金远不够萨博汽车自愿重组所需要的资金。在他看来,萨博汽车最初的自愿重组虽然包括了融资计划,但却缺乏具体的内容。

  因此,在萨博引入新投资数个小时之后,Guy Lofalk即向法院提出了中止重组的申请,这让萨博汽车重组再次陷入阴影之中。

  28日,瑞典法院将会裁决Guy Lofalk中止萨博重组的申请。一旦法院批准Lofalk的申请,则意味着数千名萨博被欠薪员工及欠款供应商将要求萨博破产清算。

  而瑞典汽车在一则声明中表示,将反对中止重组的申请,要求自愿重组继续进行下去。同时,瑞典汽车也要求法院替换重组管理人Guy Lofalk。

  目前,在债务强制执行机构,仅150个供应商就提出了大约2.5亿瑞典克朗的债务索赔。

  为了自愿重组的顺利进行,瑞典汽车在9月29日以3200万欧元的价格卖掉了世爵汽车,买主正是North Street。

  Guy Lofalk认为,现在对于萨博而言,可行的办法就是让中国公司买下整个萨博汽车。他表示,一开始,庞大汽贸和青年汽车就想买下萨博,但是一直都未能达成协议。

  被拒绝的全面收购

  维克多穆勒21日表示:“正式接管萨博的提议不可接受,原因是可能导致控制条款的更改,或将致使萨博走向终结。”

  在拒绝完全收购提议的同时,瑞典汽车还并要求这两家中国企业确认遵守之前签署的协议。不过,瑞典汽车在声明中表示,“确认并没有收到,双方的讨论依然在进行。”

  在全面收购遭拒之后,如何应对目前的局面,庞庆华表示暂时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过几天会有新信息发布。

  6月份的非约束性谅解备忘录中,青年汽车和庞大汽贸将以总共2.45亿欧元的代价,获得萨博汽车53.9%的股份。

  对于庞大汽贸和青年汽车可能离开的风险,穆勒表示萨博还制定了B方案,并不担心中国公司因提议遭否而撤离。但穆勒表示只有启用B方案的情况下才会公布相关细节。

  在协议签署之后,庞大汽贸和青年汽车以购车款的名义投入了5800万欧元。不久之前,青年汽车还支付了7000万欧元过桥贷款的一部分。

  由7月份的控股,到现在的完全收购,青年汽车和庞大汽贸认为“自从协议签署以来环境发生了变化”。

  其中,Guy Lofalk提出的重组中止申请是最大的风险。业内人士认为,一旦申请获批,那么庞大汽贸和青年汽车前期的投资都将打水漂。

  而在不久之前,相关人士曾对记者表示,11月15日是庞大汽贸、青年汽车与瑞典汽车签署的谅解备忘录最后期限,如果届时国家发改委不予审批通过,那么合作协议将被解除。

  该人士也曾表示,入股价格为中国发改委审批之日前十天瑞典汽车股价的均价,最高不超过4.19欧元/股。

  孙健表示,他就萨博重组一事,曾和科尔尼欧洲的一些合伙人进行了交流,结论比较悲观。他认为,经过了3月份以来的动荡之后,萨博的经销商体系、供应商体系和自身的管理骨干都基本上散了,萨博要想东山再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他表示,这次中国公司参与到萨博汽车的重组之中,完全是一种非理性、靠直觉进行的决策。在目前信息完全充分,资金并不缺乏的情况下,中国公司不应该抱着“捡漏”的心态进行海外投资。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