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杭州又一知名中介突然关门 收的租金比付给房东的还低

2019-10-13 13:22:01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杨一凡 选稿:费一妍

  原标题:杭州又一知名中介突然关门!上千套房子遭殃!租客们发现事有蹊跷......

  昨天一早,读者郑先生打进钱江晚报96068热线报料称:在下沙,中介公司杭州国畅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也关门了,不少房东被拖欠了房租,租客交的房租也打了水漂。

  之前,小时新闻曾关注其它房产中介出事的案例。这回事情属实吗?

  公司突然停摆,员工说工资还被拖欠

  不断有房东、租客得知消息后赶来

  接到线索后,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赶往钱塘新区学林街的一家国畅公司的店面。

  在店里,坐着房东王先生,8月份他将自己的房子交给国畅,本来10月要收下一季度租金的,但是迟迟没有收到,“还是管家给我打的电话,我才知道出事了,今天一早赶来看看”。

  两名店员坐在店里,一脸茫然。

  一位女店员表示:“我们也是昨天下午才知道公司出事了,拖欠了房东的租金,也有房东和租客来找。我们去找店长、区域经理,他们说也联系不上高层。”今天,店里没有接到任何指示,无奈之下,只能停业。

  女店员说,此前国畅主要在下沙开展业务,曾经有九个店,多的时候员工有100多人。后来,几家门店陆续关闭。目前,他们这里有五六个人,大家的工资被拖欠了,“8月、9月的提成都没有发,本来10月10号发工资的,到现在也没发。过完年就经常拖欠了,有时候拖十天半个月,有时候拖一两个月。”

  在离学林街不远的上沙路240号国畅公司的一家门店,聚集了更多的房东、租客,记者随即前往。

  站在店门口,记者就能感觉到一片狼藉,在店门旁的墙壁上还贴着几张房东的催款函,从内容上来看,基本都是下半年签订的合同,准备在9月底、10月初收取下一季度租金,但是中介公司迟迟拖欠。

  不停有房东、租客赶来,小占姑娘和她的房东一起找来。她租下了东站旁边克拉天玺的一处公寓,8月15号租下,押一付六,交了两万余元,通过扫收钱码转账给了“国畅地产”,还是房东通知她出事了。

  来店里的房东们很是焦急:“我们买套房子不容易的,也是按揭买的,这公司没了说法,我们可怎么办?”

  店里还有一名店员,他表示自己也被拖欠了2万多的工资,听到公司倒了,“我当时就是一脸懵,昨天我们员工去劳动仲裁了,看到了公司的高层,但是他也没有解释。”

  现在,他在店里帮着前来的业主、房东登记。从登记情况来看,已有几十名租客进行了登记,“我也算是义务劳动了,没办法。”

  有租客10月份才签了合同交了租金

  大家发现这家中介公司不少蹊跷之处

  “前两天,我还跟同事说起乐伽公寓的事,没想到自己委托的中介也跟乐伽一样了。”有房东坐在店里,难以相信。

  一位女租客10月份签了合同,交了租金,“家里有两个老人,还有4岁的孩子,中介跑了,房东要是来赶怎么办?”有租客反映,已经有人被房东轰走了。

  小占和自己的房东互相看了看。房东说:“我是肯定不能轰小姑娘走的,她自己在外边也不容易,我们私底下再协商看看。”

  虽然事发突然,但是消息传开后,大家发现这家公司的不少蹊跷之处。

  小占姑娘的钱是交给国畅物业的,但是房东签订的合同却是与杭州东俊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签的。

  在一条10月9号发给房东的短信上,记者注意到,8月份东俊公司已经被杭州国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收购,法人为邢某某。

  记者了解到,杭州东俊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也为邢某某,注册资本50万元人民币,2018年成立。

  正是这条短信,引起了一些房东的注意,随后发现国畅的运营出现了问题。

  租客张先生还注意到,此前通过转账支付的房租都进入了名为“国畅物业”的账号,但是信息显示为公司法人邢某某私人的支付宝账户,他怀疑这是在避税。

  在租客出示的一份租赁合同上,印有的缴纳房租的支付宝二维码,经扫描后显示的也是这一账号。

  大家聚在店里,讨论着这些蹊跷之处,猜测不已:这家公司到底怎么回事?房东的钱去哪了,租客交的钱又去哪了?

  或涉及上千套房子

  同样存在“高进低出”做法

  部分租客、房东自行进行了损失统计,一份电子表格显示已有240余人进行了登记。房东们说:“这还只是一小部分,光克拉天玺就有几百套房子被他们租出去了,算上下沙、江干、拱墅,估计有上千套房子。”

  租客、房东两边情况一碰,大家发现,国畅公司跟乐伽公寓一样,也存在“高进低出”的做法。

  于小姐租在江干区东港嘉苑,7月31号交齐了一年的房租40960,“付房租的方式可以自己选,交的越多,优惠的就越多,我一次就交了一年的”。等到公司出事后,她了解到,中介要付给房东每年48000元。

  从房东和租客的情况来看,从今年五六月份开始,国畅公司这种“高进低出”的情况就越发严重。“不过我们也没有办法得知这些信息,因为我们也联系不上房东,了解不到高进低出的套路,现在大家发现每月的租金要低于他们给房东的几百元到一千元左右”,于小姐说。

  部分租客、房东已经向有关部门反映了国畅公司的问题,但尚未得到明确答复。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杭州又一知名中介突然关门 收的租金比付给房东的还低

2019年10月13日 13:22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杭州又一知名中介突然关门!上千套房子遭殃!租客们发现事有蹊跷......

  昨天一早,读者郑先生打进钱江晚报96068热线报料称:在下沙,中介公司杭州国畅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也关门了,不少房东被拖欠了房租,租客交的房租也打了水漂。

  之前,小时新闻曾关注其它房产中介出事的案例。这回事情属实吗?

  公司突然停摆,员工说工资还被拖欠

  不断有房东、租客得知消息后赶来

  接到线索后,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赶往钱塘新区学林街的一家国畅公司的店面。

  在店里,坐着房东王先生,8月份他将自己的房子交给国畅,本来10月要收下一季度租金的,但是迟迟没有收到,“还是管家给我打的电话,我才知道出事了,今天一早赶来看看”。

  两名店员坐在店里,一脸茫然。

  一位女店员表示:“我们也是昨天下午才知道公司出事了,拖欠了房东的租金,也有房东和租客来找。我们去找店长、区域经理,他们说也联系不上高层。”今天,店里没有接到任何指示,无奈之下,只能停业。

  女店员说,此前国畅主要在下沙开展业务,曾经有九个店,多的时候员工有100多人。后来,几家门店陆续关闭。目前,他们这里有五六个人,大家的工资被拖欠了,“8月、9月的提成都没有发,本来10月10号发工资的,到现在也没发。过完年就经常拖欠了,有时候拖十天半个月,有时候拖一两个月。”

  在离学林街不远的上沙路240号国畅公司的一家门店,聚集了更多的房东、租客,记者随即前往。

  站在店门口,记者就能感觉到一片狼藉,在店门旁的墙壁上还贴着几张房东的催款函,从内容上来看,基本都是下半年签订的合同,准备在9月底、10月初收取下一季度租金,但是中介公司迟迟拖欠。

  不停有房东、租客赶来,小占姑娘和她的房东一起找来。她租下了东站旁边克拉天玺的一处公寓,8月15号租下,押一付六,交了两万余元,通过扫收钱码转账给了“国畅地产”,还是房东通知她出事了。

  来店里的房东们很是焦急:“我们买套房子不容易的,也是按揭买的,这公司没了说法,我们可怎么办?”

  店里还有一名店员,他表示自己也被拖欠了2万多的工资,听到公司倒了,“我当时就是一脸懵,昨天我们员工去劳动仲裁了,看到了公司的高层,但是他也没有解释。”

  现在,他在店里帮着前来的业主、房东登记。从登记情况来看,已有几十名租客进行了登记,“我也算是义务劳动了,没办法。”

  有租客10月份才签了合同交了租金

  大家发现这家中介公司不少蹊跷之处

  “前两天,我还跟同事说起乐伽公寓的事,没想到自己委托的中介也跟乐伽一样了。”有房东坐在店里,难以相信。

  一位女租客10月份签了合同,交了租金,“家里有两个老人,还有4岁的孩子,中介跑了,房东要是来赶怎么办?”有租客反映,已经有人被房东轰走了。

  小占和自己的房东互相看了看。房东说:“我是肯定不能轰小姑娘走的,她自己在外边也不容易,我们私底下再协商看看。”

  虽然事发突然,但是消息传开后,大家发现这家公司的不少蹊跷之处。

  小占姑娘的钱是交给国畅物业的,但是房东签订的合同却是与杭州东俊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签的。

  在一条10月9号发给房东的短信上,记者注意到,8月份东俊公司已经被杭州国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收购,法人为邢某某。

  记者了解到,杭州东俊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也为邢某某,注册资本50万元人民币,2018年成立。

  正是这条短信,引起了一些房东的注意,随后发现国畅的运营出现了问题。

  租客张先生还注意到,此前通过转账支付的房租都进入了名为“国畅物业”的账号,但是信息显示为公司法人邢某某私人的支付宝账户,他怀疑这是在避税。

  在租客出示的一份租赁合同上,印有的缴纳房租的支付宝二维码,经扫描后显示的也是这一账号。

  大家聚在店里,讨论着这些蹊跷之处,猜测不已:这家公司到底怎么回事?房东的钱去哪了,租客交的钱又去哪了?

  或涉及上千套房子

  同样存在“高进低出”做法

  部分租客、房东自行进行了损失统计,一份电子表格显示已有240余人进行了登记。房东们说:“这还只是一小部分,光克拉天玺就有几百套房子被他们租出去了,算上下沙、江干、拱墅,估计有上千套房子。”

  租客、房东两边情况一碰,大家发现,国畅公司跟乐伽公寓一样,也存在“高进低出”的做法。

  于小姐租在江干区东港嘉苑,7月31号交齐了一年的房租40960,“付房租的方式可以自己选,交的越多,优惠的就越多,我一次就交了一年的”。等到公司出事后,她了解到,中介要付给房东每年48000元。

  从房东和租客的情况来看,从今年五六月份开始,国畅公司这种“高进低出”的情况就越发严重。“不过我们也没有办法得知这些信息,因为我们也联系不上房东,了解不到高进低出的套路,现在大家发现每月的租金要低于他们给房东的几百元到一千元左右”,于小姐说。

  部分租客、房东已经向有关部门反映了国畅公司的问题,但尚未得到明确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