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周小川: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一部非常丰富和深厚的教科书

2018-5-19 14:00: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选稿:李婉怡

原标题:周小川: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一部非常丰富和深厚的教科书

  周小川在“经济研究·高层论坛·2018”研讨会上致辞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朱高磊/摄

  尊敬的谢伏瞻院长,各位经济学家,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

  我很高兴能够参加“经济研究·高层论坛”,听取大家好的观点和意见,同时也参加讨论。

  我没想到今天有这么多的人参加,我觉得这说明了大家对经济学的热情。祝贺《经济研究》杂志复刊40周年!《经济研究》杂志给大家带来很多论文,对大家的提高和成长做出重要贡献,大家都给予高度的评价,所以我们有这么大的热情。

  经济研究所这么多年确实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过程中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我们都是深有体会的。我本人也是看《经济研究》逐渐成长的,也给《经济研究》偶尔送过一些稿子。总之,非常高兴看到《经济研究》、经济学,持续对中国改革开放做出重大贡献,有很高的社会声誉,“温度”也很高。

  我最近20多年在金融界工作,15年在中国银行工作,金融界对经济学有深度的依赖。金融,有人说是现代经济的核心,这是小平同志讲的,也是现代经济的血液,很多金融界的活动都是基于为实体经济服务,基于经济学理论和实践的基础来发展的,更不用说中央银行对于宏观调控来讲。我们需要密切观察经济现象和人们的经济行为。我们需要既有理论,又有经验数据,来分析经济现象,才能够在宏观调控中做出一些政策的选择。

  樊纲同志讲到了,我们改革开放40年没有经历过大的危机,但是小的波动我们是有的,有的也不算小,比如亚洲金融危机。总之,宏观调控之所以能做到这样,是跟经济学研究,跟中国社科院经济所与各个兄弟单位所做的工作,以及《经济研究》杂志的贡献都是分不开的。我对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会有一系列活动。这对学术研究是非常好的机会。改革开放40周年,做出了很多正确的体制和政策选择,正是因为有了改革开放,所以形成了具有竞争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制。同时,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也有必要总结期间不太正确的做法,或者一些过渡性的做法。期间也有一些选择是在实践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要通过研究总结,才能够逐渐提高,甚至也有个别做法和选择是错误的。总之,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一部非常丰富和深厚的教科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做出很多重大的研究和重大的总结,为未来的研究打下更好的基础。

  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最重要的进展,就是我们明确了改革开放的方向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个开放性经济。

  今年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10周年。如果以次贷危机爆发开始,还再早一些。这个10周年给经济学研究也带来了非常丰富的内容。在此过程中有很多新的进展,中国也在中间有很多重要的参与,使得有关危机的政策体制的研究,受到全球的重视。

  过去来讲,经济学的内容是理论经济学、应用经济学和经济史,这个分类分得很好。但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大家更重视体制和政策问题,确实其中有很丰富的内容。人们关心危机是怎么产生的,危机会产生哪些冲击,政策制订者可以有什么样的响应来缓解或克服经济危机,有什么样的政策能够促进经济在危机中尽早复苏;危机的产生对收入分配、对全体人民、对不同组别的人群等,分别产生哪些影响,这些都是重要的内容。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金融危机变成了一个国际合作与国际博弈的新的平台,也表明全球化进展呈现了空前深度。国际合作和博弈产生了很多新的内容,过去一些传统的概念现在也有人提出质疑。我本人1980年代主要是做贸易政策研究,那个时候觉得贸易理论是相当成熟的理论,关键是如何在体制和政策设定中加以体现。但是最近看来,也受到了颠覆性的挑战。很多时候,事情要回想起来,它和危机的产生,以及危机的后续进展有关系。

  从金融角度来看,危机之后,产生了所谓宏观经济周期性的危机研究,同时建立了所谓宏观审慎的政策框架,再有是,各种经济行为的研究和经济政策的研究更加紧密地综合在一起。我认为,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在扩大我们经济学和经济研究方面的工作。

  顺便说一句,我认为,稍微有一些可惜的是,1997、1998年亚洲金融风波爆发10周年的时候,特别是亚洲,有很多学术研究的讨论会研究亚洲金融风波10周年的总结。那一次,中国因为体量大,也因为我们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中国在亚洲金融风波中受到的冲击不那么突出,我们是挺过来了,但是如果认真回想,也有很多波折,有很多痛苦,有很多重大的调整,10周年的时候没有认真总结,所以出的学术论文,包括政策总结和回顾,反而不如我们的亚洲同胞们做得好。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进入了新的时代,经济进入新的常态,国际环境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国内来讲,科技创新带来了很多新的内容,IT行业给经济研究和数据的应用等方面都带来了很多新的机会。经济研究从方法论上来讲,也面临很多新的挑战,与此同时也存在新的机遇。我个人认为,这些都非常值得重视,我们有很多新的机会,必须有创新精神,面对挑战,有深刻的和明确的愿望,愿意和各个学科,特别是信息科技等这些学科更好地结合起来和相互借鉴学习,把经济研究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经济研究·高层论坛的举办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定能够取得大家都受益的结果,在此预祝经济研究·高层论坛·2018取得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周小川系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根据其在“经济研究·高层论坛·2018——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暨《经济研究》复刊40周年”研讨会上的致辞整理)

上一篇稿件

周小川: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一部非常丰富和深厚的教科书

2018年5月19日 14: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原标题:周小川: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一部非常丰富和深厚的教科书

  周小川在“经济研究·高层论坛·2018”研讨会上致辞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朱高磊/摄

  尊敬的谢伏瞻院长,各位经济学家,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

  我很高兴能够参加“经济研究·高层论坛”,听取大家好的观点和意见,同时也参加讨论。

  我没想到今天有这么多的人参加,我觉得这说明了大家对经济学的热情。祝贺《经济研究》杂志复刊40周年!《经济研究》杂志给大家带来很多论文,对大家的提高和成长做出重要贡献,大家都给予高度的评价,所以我们有这么大的热情。

  经济研究所这么多年确实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过程中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我们都是深有体会的。我本人也是看《经济研究》逐渐成长的,也给《经济研究》偶尔送过一些稿子。总之,非常高兴看到《经济研究》、经济学,持续对中国改革开放做出重大贡献,有很高的社会声誉,“温度”也很高。

  我最近20多年在金融界工作,15年在中国银行工作,金融界对经济学有深度的依赖。金融,有人说是现代经济的核心,这是小平同志讲的,也是现代经济的血液,很多金融界的活动都是基于为实体经济服务,基于经济学理论和实践的基础来发展的,更不用说中央银行对于宏观调控来讲。我们需要密切观察经济现象和人们的经济行为。我们需要既有理论,又有经验数据,来分析经济现象,才能够在宏观调控中做出一些政策的选择。

  樊纲同志讲到了,我们改革开放40年没有经历过大的危机,但是小的波动我们是有的,有的也不算小,比如亚洲金融危机。总之,宏观调控之所以能做到这样,是跟经济学研究,跟中国社科院经济所与各个兄弟单位所做的工作,以及《经济研究》杂志的贡献都是分不开的。我对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会有一系列活动。这对学术研究是非常好的机会。改革开放40周年,做出了很多正确的体制和政策选择,正是因为有了改革开放,所以形成了具有竞争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制。同时,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也有必要总结期间不太正确的做法,或者一些过渡性的做法。期间也有一些选择是在实践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要通过研究总结,才能够逐渐提高,甚至也有个别做法和选择是错误的。总之,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一部非常丰富和深厚的教科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做出很多重大的研究和重大的总结,为未来的研究打下更好的基础。

  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最重要的进展,就是我们明确了改革开放的方向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个开放性经济。

  今年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10周年。如果以次贷危机爆发开始,还再早一些。这个10周年给经济学研究也带来了非常丰富的内容。在此过程中有很多新的进展,中国也在中间有很多重要的参与,使得有关危机的政策体制的研究,受到全球的重视。

  过去来讲,经济学的内容是理论经济学、应用经济学和经济史,这个分类分得很好。但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大家更重视体制和政策问题,确实其中有很丰富的内容。人们关心危机是怎么产生的,危机会产生哪些冲击,政策制订者可以有什么样的响应来缓解或克服经济危机,有什么样的政策能够促进经济在危机中尽早复苏;危机的产生对收入分配、对全体人民、对不同组别的人群等,分别产生哪些影响,这些都是重要的内容。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金融危机变成了一个国际合作与国际博弈的新的平台,也表明全球化进展呈现了空前深度。国际合作和博弈产生了很多新的内容,过去一些传统的概念现在也有人提出质疑。我本人1980年代主要是做贸易政策研究,那个时候觉得贸易理论是相当成熟的理论,关键是如何在体制和政策设定中加以体现。但是最近看来,也受到了颠覆性的挑战。很多时候,事情要回想起来,它和危机的产生,以及危机的后续进展有关系。

  从金融角度来看,危机之后,产生了所谓宏观经济周期性的危机研究,同时建立了所谓宏观审慎的政策框架,再有是,各种经济行为的研究和经济政策的研究更加紧密地综合在一起。我认为,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在扩大我们经济学和经济研究方面的工作。

  顺便说一句,我认为,稍微有一些可惜的是,1997、1998年亚洲金融风波爆发10周年的时候,特别是亚洲,有很多学术研究的讨论会研究亚洲金融风波10周年的总结。那一次,中国因为体量大,也因为我们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中国在亚洲金融风波中受到的冲击不那么突出,我们是挺过来了,但是如果认真回想,也有很多波折,有很多痛苦,有很多重大的调整,10周年的时候没有认真总结,所以出的学术论文,包括政策总结和回顾,反而不如我们的亚洲同胞们做得好。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进入了新的时代,经济进入新的常态,国际环境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国内来讲,科技创新带来了很多新的内容,IT行业给经济研究和数据的应用等方面都带来了很多新的机会。经济研究从方法论上来讲,也面临很多新的挑战,与此同时也存在新的机遇。我个人认为,这些都非常值得重视,我们有很多新的机会,必须有创新精神,面对挑战,有深刻的和明确的愿望,愿意和各个学科,特别是信息科技等这些学科更好地结合起来和相互借鉴学习,把经济研究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经济研究·高层论坛的举办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定能够取得大家都受益的结果,在此预祝经济研究·高层论坛·2018取得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周小川系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根据其在“经济研究·高层论坛·2018——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暨《经济研究》复刊40周年”研讨会上的致辞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