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资产包价格飞涨 不良资产处置业开启优胜劣汰

2017-4-21 08:54:00

来源:中国证券报 选稿:夏阳

    最近几个月来,不良资产处置包价格大涨,不良资产处置利润空间变窄,监管新规将使得部分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受到冲击。业内人士预计,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分化或已开始。

    资产包供不应求

    处在不良资产处置一线的孙先生(化名)告诉记者,最近几个月资产包的价格上涨很快,此前3-4折的包现在5-6折。在行业里打拼十余年的他表示,这一波价格上涨,业务难做了很多。而很多抢到了包的机构,发现成本太高,不合算或处置不了就转给别的机构。由此,市场上频现“二手不良包”,那些帮助企业去库存的不良资产处置机构自己也面临“去库存”;另一方面,从二手市场捡漏成了越来越多中小型不良处置机构的选择。

    孙先生透露,最近一段时间不良资产包严重供不应求,因为入场的机构越来越多了。他说:“全金融牌照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在 房地产 投资监管收紧后,进一步向此前的主营业务——不良资产处置倾斜。去年银监会宣布各省可以设立第二家地方AMC,因此地方AMC的数量增加了很多。”

    2016年10月,银监会下发了《关于适当调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关政策的函》,允许一个省设立第二家资产管理公司。之后,安徽等省设立第二家省级AMC.

    玩家增多,不良资产包价格飞涨。而高价拿的包,处置不了形成了二手不良包。业内最知名的“二手包”当属去年11月在淘宝上拍卖的厦门游艇香山债权包。

    2016年11月,厦门游艇香山的两笔债权在淘宝上拍卖,最终以25亿元成交,约为债权总额的85%。该资产包的债权人分别是信达和金谷信托。其中信达是2011年从 银行 收购了厦门香山游艇1.95亿元债权,而金谷信托债权本金约10.73亿元。两笔债权本金之和约12亿元,加上利息和逾期罚款等,总额超过29亿元。

    数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信达以85折脱手一个5年前的包,放在之前是难以想象的。这个包之所以能高折扣是因为厦门游艇香山的质地,含 房地产 抵押或者本身包含土地的资产包的现在基本是哄抢的。孙先生说:“过了5年还能收回债权的85折,大致说明对于不良资产处置机构来说,碰见好包,先拿了再说的思路是对的。这进一步加剧了不良资产包供不应求的局面。”

    除了“财大气粗”的四大资产处理公司,融资能力强,钱多、人脉广的资产处置机构也频频在市场上甩出二手包。 珠三角 某中型资产处置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湖岸基金-海岸基金的人民币基金最近在市场上放出了不少二手包。

    资产处置行业将出现分化

    业内人士指出,玩家大举入场之后竞争加剧、成本提升,不良资产处置机构面临分化。孙先生表示:“这一波不良资产处置与前两波不同。这次不是人脉广就能拿到包就能赚到钱。资产包的价格已经非常高了,拿包之后如果处置不了再转手,收益很有限。”

    某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旗下基金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不良资产处置涉及的环节非常多,业务非常繁杂。帮助银行“假出表”以应对监管是不少机构的业务模式之一,但最近银监会的一系列文件已经让这类机构感觉到了压力。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股份制银行的出表压力很大,又不愿意把不良资产包卖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这些银行多通过私募基金等机构,借助回购协议等让“肉烂在自己锅里”。

    “一个做法是私募设立一只基金,银行做这只基金的LP(有限合伙人),用理财的钱来认购基金的份额。再用这只基金去接银行不良资产的债权。私募基金提供了一个通道帮助银行用理财的钱来帮助不良资产出表。”该负责人说。

    银监会日前发文要求银行强化业务集中管理, 银行业 金融机构应将直接债券投资以及通过特殊目的载体、表外理财等方式开展债券投资纳入统一监测范围,这对于“假出表”的打击力度很大。

    孙先生表示“假出表”、“拿包转手赚差价”不好做了,一些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会受到冲击,真正有处置能力的机构会留下来。他说:“这很像美国在上世纪70-80年代的情况。随着不良资产增加,不良资产处置行业也开始净化:从开始的拿包就能挣大钱到真正有处置能力才能生存。一批知名的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如KKR、黑石则应运而生。中国的分化会更快,预计3-5年会完成行业分化。”。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资产包价格飞涨 不良资产处置业开启优胜劣汰

2017年4月21日 08:54 来源:中国证券报

    最近几个月来,不良资产处置包价格大涨,不良资产处置利润空间变窄,监管新规将使得部分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受到冲击。业内人士预计,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分化或已开始。

    资产包供不应求

    处在不良资产处置一线的孙先生(化名)告诉记者,最近几个月资产包的价格上涨很快,此前3-4折的包现在5-6折。在行业里打拼十余年的他表示,这一波价格上涨,业务难做了很多。而很多抢到了包的机构,发现成本太高,不合算或处置不了就转给别的机构。由此,市场上频现“二手不良包”,那些帮助企业去库存的不良资产处置机构自己也面临“去库存”;另一方面,从二手市场捡漏成了越来越多中小型不良处置机构的选择。

    孙先生透露,最近一段时间不良资产包严重供不应求,因为入场的机构越来越多了。他说:“全金融牌照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在 房地产 投资监管收紧后,进一步向此前的主营业务——不良资产处置倾斜。去年银监会宣布各省可以设立第二家地方AMC,因此地方AMC的数量增加了很多。”

    2016年10月,银监会下发了《关于适当调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关政策的函》,允许一个省设立第二家资产管理公司。之后,安徽等省设立第二家省级AMC.

    玩家增多,不良资产包价格飞涨。而高价拿的包,处置不了形成了二手不良包。业内最知名的“二手包”当属去年11月在淘宝上拍卖的厦门游艇香山债权包。

    2016年11月,厦门游艇香山的两笔债权在淘宝上拍卖,最终以25亿元成交,约为债权总额的85%。该资产包的债权人分别是信达和金谷信托。其中信达是2011年从 银行 收购了厦门香山游艇1.95亿元债权,而金谷信托债权本金约10.73亿元。两笔债权本金之和约12亿元,加上利息和逾期罚款等,总额超过29亿元。

    数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信达以85折脱手一个5年前的包,放在之前是难以想象的。这个包之所以能高折扣是因为厦门游艇香山的质地,含 房地产 抵押或者本身包含土地的资产包的现在基本是哄抢的。孙先生说:“过了5年还能收回债权的85折,大致说明对于不良资产处置机构来说,碰见好包,先拿了再说的思路是对的。这进一步加剧了不良资产包供不应求的局面。”

    除了“财大气粗”的四大资产处理公司,融资能力强,钱多、人脉广的资产处置机构也频频在市场上甩出二手包。 珠三角 某中型资产处置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湖岸基金-海岸基金的人民币基金最近在市场上放出了不少二手包。

    资产处置行业将出现分化

    业内人士指出,玩家大举入场之后竞争加剧、成本提升,不良资产处置机构面临分化。孙先生表示:“这一波不良资产处置与前两波不同。这次不是人脉广就能拿到包就能赚到钱。资产包的价格已经非常高了,拿包之后如果处置不了再转手,收益很有限。”

    某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旗下基金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不良资产处置涉及的环节非常多,业务非常繁杂。帮助银行“假出表”以应对监管是不少机构的业务模式之一,但最近银监会的一系列文件已经让这类机构感觉到了压力。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股份制银行的出表压力很大,又不愿意把不良资产包卖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这些银行多通过私募基金等机构,借助回购协议等让“肉烂在自己锅里”。

    “一个做法是私募设立一只基金,银行做这只基金的LP(有限合伙人),用理财的钱来认购基金的份额。再用这只基金去接银行不良资产的债权。私募基金提供了一个通道帮助银行用理财的钱来帮助不良资产出表。”该负责人说。

    银监会日前发文要求银行强化业务集中管理, 银行业 金融机构应将直接债券投资以及通过特殊目的载体、表外理财等方式开展债券投资纳入统一监测范围,这对于“假出表”的打击力度很大。

    孙先生表示“假出表”、“拿包转手赚差价”不好做了,一些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会受到冲击,真正有处置能力的机构会留下来。他说:“这很像美国在上世纪70-80年代的情况。随着不良资产增加,不良资产处置行业也开始净化:从开始的拿包就能挣大钱到真正有处置能力才能生存。一批知名的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如KKR、黑石则应运而生。中国的分化会更快,预计3-5年会完成行业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