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沪年代秀餐厅"跑路"消费者"吃瘪" 预付卡监管难题再爆

2016-3-2 08:55:4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汤丽薇 选稿:王昕晨

原标题: 沪年代秀餐厅"跑路"消费者"吃瘪" 预付卡监管难题再爆

  图片说明:年代秀饭厅门面

  东方网3月2日消息:价廉物美、主打老上海怀旧风的“年代秀饭堂”一直被誉为沪上“白领食堂”,高峰时就餐需要等位30分钟以上。然而,这个生意火爆的餐厅在前天突然关门,老板失联,员工被拖欠工资近百万,而消费者充值的预付卡也打了水漂。而有消费者透露,歇业前一天,店方还在接受充值。据不完全统计,目前150多名消费者登记总计充值金额超过3万多元。

  位于金虹桥商场的年代秀饭堂是最后一个关闭的分店,昨天记者在现场遇到了几名守候在门外的员工,他们说是一大早来上班发现铁门紧闭才听说老板跑了,而就在前一天他们还正常营业正常上班,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这个是突如其来没有征兆的,今天正在营业明天啪的不营业了。”

  几名前来维权的消费者,都是最近刚刚买了这里的预付卡,而且还基本没怎么用。在这附近上班的陆小姐回忆说之前促销力度特别大:“说是充1000送1000,充2000送2200,当时其实也有这个怀疑,感觉有点它的成本能覆盖么,但是看他们营业都蛮正常的。”

  在大众点评网站搜索年代秀饭堂,你会发现这家连锁餐厅的人气一直很旺,而且6家分店的位置都很繁华且周边围绕了不少写字间,再加上它的平价路线,一直被许多附近白领当做午餐食堂,不少人更是购买预付卡直接当饭卡用。此次事件,到底牵涉了多少受害消费者和被卷走资金?记者随后尝试向多个部门解情况。

  根据上海市工商局网站显示,这家名为“上海小梁园年代秀餐饮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在黄浦,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告诉记者他们正在调查之中。而与年代秀金虹桥分店一墙之隔的警务室里,一名警官也告诉记者:“我刚刚打电话给他们营运部,现在情况不明。”

  而租给年代秀铺面的各家商场运营方也都完全没有方向。

  根据上海市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备案企业公示显示,共有366家企业在商务部备案的在沪发预付卡名录中,并没有“上海小梁园年代秀餐饮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换句话说,这家公司的发卡行为属于违规发卡,没有按照国家商务部的相关规定进行备案。

  从2013年底“玛花纤体”“健康煮”等突然停业、2014年10月“康骏会馆”上海80多家门店一夜间关闭,再到去年的代官山、今年初的厚味香辣馆和如今的“年代秀”,一个又一个预付卡消费企业关门跑路,为什么屡禁不止?消费者预付的钱款该如何讨回?

  预付卡发售方突然跑路事件近年来时有发生,从美容美发到健身再到餐饮,许多名噪一时的连锁店都是一夜轰塌。市消保委秘书长陶爱莲给出一组数据:“预付卡消费一直是这两年消费者的投诉热点,从去年的投诉情况看绝对数值达到了4000多件,普遍反映金额比较高。”

  而从这些事件的处理结果看,最终能成功维权的人少之又少。预付卡的乱象为何难以监管?据了解,按照国家商务部的相关规定,任何商家或企业要发售预付卡都应向商务部门进行备案,否则应给予处罚,不过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执行副会长范林根告诉记者,规定虽在,但到了下面具体操作,真正买账的商家少之又少:“实际上上海备案的只有360多家,但真正发卡的至少有五六万家。理论上它发卡了不备案就是违规,但是我们目前执行这个文件的是商务委,它是管理部门它没有执法队伍的,那么工商局是可以查的,但是因为可能存在职责方面不明确,工商就说这块那我也不管了。”

  范林根介绍,对于目前已备案的预付卡公司,行业协会将会通过数据登记以及缴纳保证金和购买保险等方式进行监管,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能保证老板跑路之后,消费者就能将被骗走的钱讨要回来。

  越来越多的企业采取“预付卡式”的经营模式,这显然暗藏着巨大的社会风险。受坑害的广大消费者,得不到相应的损害赔偿,而按照新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七条的规定,消保委也只能对此行为进行揭露、批评、劝谕,这种尴尬境况折射出相关的监管难题。

  范林根说,根据商务部发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试行)办法》,对没有备案的企业处罚很轻,一般是处以3万元罚款或者是叫停发卡,这种处罚对一个企业根本无关痛痒。商务委也没有这样一支执法队伍,无法做到日常的巡查和前端发现、查处。

  早在去年初召开的市政协会议上,就有委员提案建议,引入第三方保险赔偿制度,变事后监管为事前“尽职调查”;市人大代表李飞康等12位代表也在人大会议上分别递交联名议案和书面意见,呼吁政府部门加大审查力度。

  范林根指出,由于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还没有在预付费经营模式的资金规模、信用状况等主体资质上设置门槛,也没有有效的监管手段,因此,亟须以“制定政府规章的方式”使单用途预付卡的监管难题得到解决。

  目前,江苏已经通过人大立法明确,关于预付卡的监管执法归工商部门管理,上海也在研究市场综合执法,使单用途预付卡的监管难题得到解决。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沪年代秀餐厅"跑路"消费者"吃瘪" 预付卡监管难题再爆

2016年3月2日 08:55 来源:东方网

原标题: 沪年代秀餐厅"跑路"消费者"吃瘪" 预付卡监管难题再爆

  图片说明:年代秀饭厅门面

  东方网3月2日消息:价廉物美、主打老上海怀旧风的“年代秀饭堂”一直被誉为沪上“白领食堂”,高峰时就餐需要等位30分钟以上。然而,这个生意火爆的餐厅在前天突然关门,老板失联,员工被拖欠工资近百万,而消费者充值的预付卡也打了水漂。而有消费者透露,歇业前一天,店方还在接受充值。据不完全统计,目前150多名消费者登记总计充值金额超过3万多元。

  位于金虹桥商场的年代秀饭堂是最后一个关闭的分店,昨天记者在现场遇到了几名守候在门外的员工,他们说是一大早来上班发现铁门紧闭才听说老板跑了,而就在前一天他们还正常营业正常上班,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这个是突如其来没有征兆的,今天正在营业明天啪的不营业了。”

  几名前来维权的消费者,都是最近刚刚买了这里的预付卡,而且还基本没怎么用。在这附近上班的陆小姐回忆说之前促销力度特别大:“说是充1000送1000,充2000送2200,当时其实也有这个怀疑,感觉有点它的成本能覆盖么,但是看他们营业都蛮正常的。”

  在大众点评网站搜索年代秀饭堂,你会发现这家连锁餐厅的人气一直很旺,而且6家分店的位置都很繁华且周边围绕了不少写字间,再加上它的平价路线,一直被许多附近白领当做午餐食堂,不少人更是购买预付卡直接当饭卡用。此次事件,到底牵涉了多少受害消费者和被卷走资金?记者随后尝试向多个部门解情况。

  根据上海市工商局网站显示,这家名为“上海小梁园年代秀餐饮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在黄浦,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告诉记者他们正在调查之中。而与年代秀金虹桥分店一墙之隔的警务室里,一名警官也告诉记者:“我刚刚打电话给他们营运部,现在情况不明。”

  而租给年代秀铺面的各家商场运营方也都完全没有方向。

  根据上海市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备案企业公示显示,共有366家企业在商务部备案的在沪发预付卡名录中,并没有“上海小梁园年代秀餐饮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换句话说,这家公司的发卡行为属于违规发卡,没有按照国家商务部的相关规定进行备案。

  从2013年底“玛花纤体”“健康煮”等突然停业、2014年10月“康骏会馆”上海80多家门店一夜间关闭,再到去年的代官山、今年初的厚味香辣馆和如今的“年代秀”,一个又一个预付卡消费企业关门跑路,为什么屡禁不止?消费者预付的钱款该如何讨回?

  预付卡发售方突然跑路事件近年来时有发生,从美容美发到健身再到餐饮,许多名噪一时的连锁店都是一夜轰塌。市消保委秘书长陶爱莲给出一组数据:“预付卡消费一直是这两年消费者的投诉热点,从去年的投诉情况看绝对数值达到了4000多件,普遍反映金额比较高。”

  而从这些事件的处理结果看,最终能成功维权的人少之又少。预付卡的乱象为何难以监管?据了解,按照国家商务部的相关规定,任何商家或企业要发售预付卡都应向商务部门进行备案,否则应给予处罚,不过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执行副会长范林根告诉记者,规定虽在,但到了下面具体操作,真正买账的商家少之又少:“实际上上海备案的只有360多家,但真正发卡的至少有五六万家。理论上它发卡了不备案就是违规,但是我们目前执行这个文件的是商务委,它是管理部门它没有执法队伍的,那么工商局是可以查的,但是因为可能存在职责方面不明确,工商就说这块那我也不管了。”

  范林根介绍,对于目前已备案的预付卡公司,行业协会将会通过数据登记以及缴纳保证金和购买保险等方式进行监管,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能保证老板跑路之后,消费者就能将被骗走的钱讨要回来。

  越来越多的企业采取“预付卡式”的经营模式,这显然暗藏着巨大的社会风险。受坑害的广大消费者,得不到相应的损害赔偿,而按照新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七条的规定,消保委也只能对此行为进行揭露、批评、劝谕,这种尴尬境况折射出相关的监管难题。

  范林根说,根据商务部发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试行)办法》,对没有备案的企业处罚很轻,一般是处以3万元罚款或者是叫停发卡,这种处罚对一个企业根本无关痛痒。商务委也没有这样一支执法队伍,无法做到日常的巡查和前端发现、查处。

  早在去年初召开的市政协会议上,就有委员提案建议,引入第三方保险赔偿制度,变事后监管为事前“尽职调查”;市人大代表李飞康等12位代表也在人大会议上分别递交联名议案和书面意见,呼吁政府部门加大审查力度。

  范林根指出,由于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还没有在预付费经营模式的资金规模、信用状况等主体资质上设置门槛,也没有有效的监管手段,因此,亟须以“制定政府规章的方式”使单用途预付卡的监管难题得到解决。

  目前,江苏已经通过人大立法明确,关于预付卡的监管执法归工商部门管理,上海也在研究市场综合执法,使单用途预付卡的监管难题得到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