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降准首日人民币结束“五连跌” 资本流出压力将减弱

2016-3-2 08:13:53

来源:经济参考报 选稿:王昕晨

原标题: 降准首日人民币结束“五连跌” 资本流出压力将减弱

  降准首日 中间价结束“五连跌”

  人民币汇率渐稳,资本流出压力将减弱

  来自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3月1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5385,较前一交易日中间价6.5452升值67点。这也是人民币中间价连续五个交易日下跌之后再次出现反弹。与此同时,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也在短线下跌后全面回升。其中,离岸人民币最高升至6.5404,涨幅为近两周最大。

  业内人士分析称,1日是央行降准后的首个交易日,对市场而言这一试点较为“敏感”,中间价的企稳也意味着央行有意在维稳人民币汇率。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3月1日也表示,根据测算,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的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至少被高估10%左右,人民币没有大的贬值空间。保持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基本稳定,加大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力度,是未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主基调。

  实际上,在春节之后,伴随着美元走势的变化以及在央行舆论的引导下,在岸和离岸市场人民币汇率明显企稳,在岸和离岸的汇率价差也在明显收窄。“现在的市场情绪比起今年年初时已经缓解了许多,年初时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好几个客户企业询问汇率和相关业务的电话,现在感觉明显少多了。”一位商业银行某沿海城市分行国际业务部人士表示。

  业内人士表示,伴随着汇率的企稳,市场看空人民币的预期有所减弱,资本外流的压力也在减弱。国家外汇管理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1月,银行结售汇逆差3568亿元人民币,较去年12月5765亿元的结售汇逆差规模相比,下降2197亿元,环比下降幅度为38%。而业内人士预计,2月份的银行结售汇逆差很大可能进一步缩窄。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6年,美国货币政策的变化及其带来的不确定性始终存在,但是其负面影响比2015年可能要弱一些。因为2015年美元持续走强、美国货币政策持续收紧,而目前美元出现了回落,这对跨境资本流动的负面影响有所减弱。目前,从一些指标可看出,偿还外债的压力也在降低,如本外币合计的外债余额目前已经明显下降了,并接近历史较低水平,由于偿债导致的资金外流现象将有所缓解。

  “我国从2005年开始汇改到2015年经过的十年时间,真正让我们认识到汇率波动的还是8.11汇改以来。目前为止社会各界对汇率波动的接受度都有一个上升。我想这对2016年跨境资金的流动也有一定影响,毕竟适应了、了解了汇率波动后,企业、个人可能做出更为理性的选择。”谢亚轩说。

  博耳电力控股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孙健就介绍说,之前人民币对美元一直都处于升值阶段,贬值是小概率事件,企业在外汇风险管理上就适当地留出较多敞口,锁定的部分较少。如以“三三法”实施,就是锁1/3,留2/3的敞口。而当前,人民币汇率在政府的引导下已经接近于市场化,在汇率敞口管理上也要进行相应的调整,改为锁2/3,留1/3敞口有待观察,随时采取进一步操作。

  一位国有大行国际业务部人士也对记者表示,对于企业,在做财务分析时,应该是将通过交易锁定的汇率与生产经营或外汇债务的汇率成本来做比较,而不是去和交易履约日的人民币即期汇率做比较。要尽快适应人民币汇率新机制下的人民币对主要货币汇率的波动特点,理性分析企业的实际避险需求,并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避免“追涨杀跌”。

上一篇稿件

降准首日人民币结束“五连跌” 资本流出压力将减弱

2016年3月2日 08:13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 降准首日人民币结束“五连跌” 资本流出压力将减弱

  降准首日 中间价结束“五连跌”

  人民币汇率渐稳,资本流出压力将减弱

  来自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3月1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5385,较前一交易日中间价6.5452升值67点。这也是人民币中间价连续五个交易日下跌之后再次出现反弹。与此同时,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也在短线下跌后全面回升。其中,离岸人民币最高升至6.5404,涨幅为近两周最大。

  业内人士分析称,1日是央行降准后的首个交易日,对市场而言这一试点较为“敏感”,中间价的企稳也意味着央行有意在维稳人民币汇率。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3月1日也表示,根据测算,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的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至少被高估10%左右,人民币没有大的贬值空间。保持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基本稳定,加大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力度,是未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主基调。

  实际上,在春节之后,伴随着美元走势的变化以及在央行舆论的引导下,在岸和离岸市场人民币汇率明显企稳,在岸和离岸的汇率价差也在明显收窄。“现在的市场情绪比起今年年初时已经缓解了许多,年初时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好几个客户企业询问汇率和相关业务的电话,现在感觉明显少多了。”一位商业银行某沿海城市分行国际业务部人士表示。

  业内人士表示,伴随着汇率的企稳,市场看空人民币的预期有所减弱,资本外流的压力也在减弱。国家外汇管理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1月,银行结售汇逆差3568亿元人民币,较去年12月5765亿元的结售汇逆差规模相比,下降2197亿元,环比下降幅度为38%。而业内人士预计,2月份的银行结售汇逆差很大可能进一步缩窄。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6年,美国货币政策的变化及其带来的不确定性始终存在,但是其负面影响比2015年可能要弱一些。因为2015年美元持续走强、美国货币政策持续收紧,而目前美元出现了回落,这对跨境资本流动的负面影响有所减弱。目前,从一些指标可看出,偿还外债的压力也在降低,如本外币合计的外债余额目前已经明显下降了,并接近历史较低水平,由于偿债导致的资金外流现象将有所缓解。

  “我国从2005年开始汇改到2015年经过的十年时间,真正让我们认识到汇率波动的还是8.11汇改以来。目前为止社会各界对汇率波动的接受度都有一个上升。我想这对2016年跨境资金的流动也有一定影响,毕竟适应了、了解了汇率波动后,企业、个人可能做出更为理性的选择。”谢亚轩说。

  博耳电力控股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孙健就介绍说,之前人民币对美元一直都处于升值阶段,贬值是小概率事件,企业在外汇风险管理上就适当地留出较多敞口,锁定的部分较少。如以“三三法”实施,就是锁1/3,留2/3的敞口。而当前,人民币汇率在政府的引导下已经接近于市场化,在汇率敞口管理上也要进行相应的调整,改为锁2/3,留1/3敞口有待观察,随时采取进一步操作。

  一位国有大行国际业务部人士也对记者表示,对于企业,在做财务分析时,应该是将通过交易锁定的汇率与生产经营或外汇债务的汇率成本来做比较,而不是去和交易履约日的人民币即期汇率做比较。要尽快适应人民币汇率新机制下的人民币对主要货币汇率的波动特点,理性分析企业的实际避险需求,并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避免“追涨杀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