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正规餐厅不愿做早餐 无照商贩租餐馆时段卖早点

2015-12-28 14:56:16

来源:北京晚报 选稿:王昕晨

原标题: 正规餐厅不愿做早餐 无照商贩租餐馆时段卖早点

正规餐厅不愿做早餐无照商贩租餐馆时段卖早点

  图片说明:无照商贩租餐馆时段卖早点

  小三轮天天搬运锅碗瓢盆 有人检查老板“出面罩着”

  每天早上,街头经常可见一些餐厅开起早餐档,为市民供应热气腾腾的包子馄饨等食物,然而有不少早餐档看似是正规餐厅经营,但实际上却外包给了无照商贩。对无照商贩来说,从餐厅租个时段,正规的门脸不仅能吸引人来吃早饭,还省了“健康证”等各种麻烦事。对餐厅来说,躺着就能挣笔“外快”,何乐而不为呢。

  自带材料厨具做早餐

  在东城区安乐林路上,有一家不起眼的餐馆,每天早上供应包子、馄饨、粥等早餐,来吃早餐的人络绎不绝。但他们很少有人知道,做早餐的人并不是餐厅员工,他们只是租用了餐厅的场地,原材料、餐具、厨具都是自己带来的。

  黑色的筷子随意插放在一个塑料筐里,橙色塑料碗碟散放在一个不锈钢盆里,仔细看看,碗碟的底部已经发黑。盛放碗筷的区域旁边是一个洗手池,一位年纪稍大的女子正在卖力地刷洗着碗筷和盆,不时接过另外一位服务员从桌子上收来的餐具。自来水洗完,再放进一个装着热水的塑料桶里继续洗,整个过程只见使用过洗涤灵,并没有使用消毒柜或者用开水蒸煮的方式消毒。

  餐厅门外的地上是一片黑色的油泥,地上支着一张小桌和一口正在煮水的锅,台阶下面就是车来车往的马路。当有人点鸡蛋汤时,一名穿着围裙的男子就会拿出一个空碗放在小桌上,随手抓些调料撒进碗,打散一个鸡蛋进锅,煮熟后端给客人。

  每月两三千租用早餐时段

  记者以咨询开早餐档的理由与其中一名男子攀谈。原来,每天凌晨3时左右,他们就会带着原材料和厨具,从租住的地方来到餐厅开始做早餐。每天只租用凌晨3时至10时之间7个小时的时段,月租两三千元左右,水电煤气单独算钱。“我们和老板之间是合作关系,那都是签合同的。”

  记者问是否和正规餐厅一样需要办理健康证,男子答道,“不需要,如果有人来查餐厅老板会出面罩着。”

  为何正规餐厅自己不做早餐?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餐厅老板用5个字解释了这个问题:费力不讨好。

  “做早餐起早贪黑很辛苦,赚的只是辛苦钱。”这位老板说,早餐利润很薄,有时候连总利润的一成都不到,餐厅自己的员工白天要忙,根本不愿意凌晨就起床准备。如果再聘一拨人来专门做早餐成本太高,与其让餐厅闲着,不如租出去。另一方面,如今餐厅房租压力很大,挣些这样的“外快”也可以缓解压力,有的餐厅甚至在晚间还要出租给烧烤摊。

  收摊后锅碗瓢盆运回小平房

  过了9点半,客人越来越少,两男两女开始收拾锅碗瓢盆。门口停放着两辆小三轮车,几个人陆续将粥锅、炉子、暖壶、成摞的笼屉、餐碟餐碗,甚至垃圾桶等物品搬上车。等最后一位客人吃完,餐厅桌椅收拾妥当,几人将家伙什儿装好,推车离开。炉子里的炭火还燃烧着,放在上面的水壶冒着热气,记者跟随着这股热气拐进了旁边的小胡同。

  沿着胡同向北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破旧的小平房。七拐八拐,两辆三轮车在一个不起眼的平房门前停下,几个人把车上的厨具搬了进去。透过门朝里看,这是一个狭窄的小院,墙壁有些发黑,地面也有污迹。笼屉被搬进了屋,粥锅和炉子就放在小院黑漆漆的角落里。

  邻居说,这些人租住在这里,凌晨出摊,上午回来,下午再出门采购面粉、肉菜等原材料。“我可不敢吃他们做的早餐,那些原材料不知道从哪儿买的。”邻居撇嘴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正规餐厅不愿做早餐 无照商贩租餐馆时段卖早点

2015年12月28日 14:56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 正规餐厅不愿做早餐 无照商贩租餐馆时段卖早点

正规餐厅不愿做早餐无照商贩租餐馆时段卖早点

  图片说明:无照商贩租餐馆时段卖早点

  小三轮天天搬运锅碗瓢盆 有人检查老板“出面罩着”

  每天早上,街头经常可见一些餐厅开起早餐档,为市民供应热气腾腾的包子馄饨等食物,然而有不少早餐档看似是正规餐厅经营,但实际上却外包给了无照商贩。对无照商贩来说,从餐厅租个时段,正规的门脸不仅能吸引人来吃早饭,还省了“健康证”等各种麻烦事。对餐厅来说,躺着就能挣笔“外快”,何乐而不为呢。

  自带材料厨具做早餐

  在东城区安乐林路上,有一家不起眼的餐馆,每天早上供应包子、馄饨、粥等早餐,来吃早餐的人络绎不绝。但他们很少有人知道,做早餐的人并不是餐厅员工,他们只是租用了餐厅的场地,原材料、餐具、厨具都是自己带来的。

  黑色的筷子随意插放在一个塑料筐里,橙色塑料碗碟散放在一个不锈钢盆里,仔细看看,碗碟的底部已经发黑。盛放碗筷的区域旁边是一个洗手池,一位年纪稍大的女子正在卖力地刷洗着碗筷和盆,不时接过另外一位服务员从桌子上收来的餐具。自来水洗完,再放进一个装着热水的塑料桶里继续洗,整个过程只见使用过洗涤灵,并没有使用消毒柜或者用开水蒸煮的方式消毒。

  餐厅门外的地上是一片黑色的油泥,地上支着一张小桌和一口正在煮水的锅,台阶下面就是车来车往的马路。当有人点鸡蛋汤时,一名穿着围裙的男子就会拿出一个空碗放在小桌上,随手抓些调料撒进碗,打散一个鸡蛋进锅,煮熟后端给客人。

  每月两三千租用早餐时段

  记者以咨询开早餐档的理由与其中一名男子攀谈。原来,每天凌晨3时左右,他们就会带着原材料和厨具,从租住的地方来到餐厅开始做早餐。每天只租用凌晨3时至10时之间7个小时的时段,月租两三千元左右,水电煤气单独算钱。“我们和老板之间是合作关系,那都是签合同的。”

  记者问是否和正规餐厅一样需要办理健康证,男子答道,“不需要,如果有人来查餐厅老板会出面罩着。”

  为何正规餐厅自己不做早餐?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餐厅老板用5个字解释了这个问题:费力不讨好。

  “做早餐起早贪黑很辛苦,赚的只是辛苦钱。”这位老板说,早餐利润很薄,有时候连总利润的一成都不到,餐厅自己的员工白天要忙,根本不愿意凌晨就起床准备。如果再聘一拨人来专门做早餐成本太高,与其让餐厅闲着,不如租出去。另一方面,如今餐厅房租压力很大,挣些这样的“外快”也可以缓解压力,有的餐厅甚至在晚间还要出租给烧烤摊。

  收摊后锅碗瓢盆运回小平房

  过了9点半,客人越来越少,两男两女开始收拾锅碗瓢盆。门口停放着两辆小三轮车,几个人陆续将粥锅、炉子、暖壶、成摞的笼屉、餐碟餐碗,甚至垃圾桶等物品搬上车。等最后一位客人吃完,餐厅桌椅收拾妥当,几人将家伙什儿装好,推车离开。炉子里的炭火还燃烧着,放在上面的水壶冒着热气,记者跟随着这股热气拐进了旁边的小胡同。

  沿着胡同向北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破旧的小平房。七拐八拐,两辆三轮车在一个不起眼的平房门前停下,几个人把车上的厨具搬了进去。透过门朝里看,这是一个狭窄的小院,墙壁有些发黑,地面也有污迹。笼屉被搬进了屋,粥锅和炉子就放在小院黑漆漆的角落里。

  邻居说,这些人租住在这里,凌晨出摊,上午回来,下午再出门采购面粉、肉菜等原材料。“我可不敢吃他们做的早餐,那些原材料不知道从哪儿买的。”邻居撇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