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到2020年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科创中心

2015-12-17 07:45:52

来源:一财网 选稿:方翔

原标题: 上海:到2020年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


  2020年上海要基本建成“四个中心,这一目标将会确保如期完成。

  2015年12月15日至16日,中国共产党上海市第十届委员会于召开第十次全体会议,全会审议了市委常委会2015年工作报告,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上海市委关于制定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作了讲话,上海市市长杨雄就《建议(讨论稿)》作了说明。

  全会指出,“十三五”时期,确保如期基本建成“四个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为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

  全会强调,到2020年,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基本框架,走出创新驱动发展新路,为推进科技创新、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走在全国前头、走到世界前列奠定基础。

  同时,要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建立健全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制度规范,基本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在更高水平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实在在体现城市让人民生活更美好。

  按照2020年的时间节点,毫无疑问,“十三五”时期将是上海基本建成“四个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冲刺期。

  经过此前多年的努力,上海已经为实现这一目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比如,今年前三季度,上海金融市场交易总额已经达到1100万亿元,预计年底将达到1300万亿元,提前完成“十二五”期末达到1000万亿元的目标。

  这个1000万亿元的目标,是2012年国家发展改革委正式印发的《“十二五”时期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规划》中,按照到2020年“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的战略目标要求而提出的。

  也得益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目前上海已经形成了包括股票、债券、货币、外汇、商品期货、金融期货等在内的全国性市场金融体系,是国际上少数几个产品比较齐全的金融城市之一。在金融市场体系不断完善的同时,金融市场的规模明显提升。

  不过,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肖林撰文指出,近年来,“四个中心”在市场规模和交易量指标上提升显著,但核心功能仍存在“短板”。

  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上,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未完全放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影响力尚存在不小差距。在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上,航运金融、航运保险等高端服务领域仍缺乏话语权,占全球海上保险市场份额不足1%,占船舶贷款市场不足1%。。在国际贸易中心建设上,随着国际投资贸易规则新变化和互联网发展,制度创新力度亟需加大,贸易业态和模式有待创新。

  而在“十三五”的冲刺期,还需要明确的是,与当初设定目标时相比,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外部环境都发生了重大变化,挑战更多,困难更大。

  比如,全球经济仍维持低速增长,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的分化将进一步加大。仅以2016年为例,全球主要国际机构纷纷下调了对2016年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之从3.8%下调到了3.6%,世界银行也下调到了3.3%。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也将继续承受全球经济深度调整和国内转方式、调结构的阵痛,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

  与之对应,2015年上海经济运行中也出现了一些值得重视的问题,比如工业增加值多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商品销售总额增速首次低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外商直接投资和服务业实到外资首次出现负增长。

  身处其中,未来5年上海要实现上述目标,显然要深化对上海市情和中国国情以及世界形势的认识和判断。

  韩正指出,上海已经到了没有改革创新就不能前进的阶段,改革每前进一步就面临更大压力更多挑战,必须意志坚定,我们没有退路,唯有砥砺奋进。

  而要把准改革目标任务,又需要抓牢两方面改革重点攻坚突破。一方面抓牢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深入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另一方面,深入推进基层社会治理体制创新,探索特大型城市社会治理新路,确保城市活力有序。

  得益于包括上海自贸区等在内的一系列改革的推进,上海在整个“十二五”时期,率先进入“新常态”,但又实现了创新引领、改革引领以及开放引领。

  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今,上海经济增速从8.2%缓慢回落到7%左右,年均降幅不到0.3个百分点,展示出良好的韧性和抗波动能力。于此同时,上海的经济结构、质量和效益进一步优化,以及社会、民生和保障进一步改善。

  比如,整个“十二五”期间,上海以年均不到5%的投资增幅,拉动了年均7.5%的GDP增长。

  再比如,上海自贸区挂牌以来,以政府职能转变为核心的事中事后监管制度不断从自贸试验区向外辐射,仅2014年就有27项制度创新成果先后复制推广,有力促进了区域经济发展。

  而借力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战略、上海开放性经济快速成长,对外投资实现跨越式发展,“十二五”期间对外投资总额超过500亿美元,是“十一五”的8倍多。

  肖林认为,“十三五”时期,上海要着力加强“四个中心”与自贸试验区建设、“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等国家战略的深度结合,争取在“四个中心”核心功能建设上取得新的重大突破。

  比如,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面,要以自贸试验区金融创新为突破口,拓展自由贸易账户功能,积极探索离岸市场与在岸市场衔接联动,创新面向国际的人民币金融产品,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深化扩大金融市场的开放度。

  在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方面,大力发展航运金融、航运保险等高能级业务,积极吸引国际航运功能性机构和高端要素集聚,优化与长三角其他港口和舟山新区的分工,加快发展江海直达、海铁联运,优化岸线资源配置。同时,加快国际航空枢纽建设,提升枢纽中转换乘效率,积极发展通用航空;

  在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方面,要加强与国际金融、航运中心建设的联动,积极吸引跨国公司营运中心集聚,促进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联动,大力发展离岸贸易,不断提高服务贸易发展质量和货物贸易附加值,加快跨境电子商务发展,努力推动消费升级。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到2020年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科创中心

2015年12月17日 07:45 来源:一财网

原标题: 上海:到2020年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


  2020年上海要基本建成“四个中心,这一目标将会确保如期完成。

  2015年12月15日至16日,中国共产党上海市第十届委员会于召开第十次全体会议,全会审议了市委常委会2015年工作报告,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上海市委关于制定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作了讲话,上海市市长杨雄就《建议(讨论稿)》作了说明。

  全会指出,“十三五”时期,确保如期基本建成“四个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为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

  全会强调,到2020年,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基本框架,走出创新驱动发展新路,为推进科技创新、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走在全国前头、走到世界前列奠定基础。

  同时,要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建立健全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制度规范,基本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在更高水平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实在在体现城市让人民生活更美好。

  按照2020年的时间节点,毫无疑问,“十三五”时期将是上海基本建成“四个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冲刺期。

  经过此前多年的努力,上海已经为实现这一目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比如,今年前三季度,上海金融市场交易总额已经达到1100万亿元,预计年底将达到1300万亿元,提前完成“十二五”期末达到1000万亿元的目标。

  这个1000万亿元的目标,是2012年国家发展改革委正式印发的《“十二五”时期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规划》中,按照到2020年“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的战略目标要求而提出的。

  也得益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目前上海已经形成了包括股票、债券、货币、外汇、商品期货、金融期货等在内的全国性市场金融体系,是国际上少数几个产品比较齐全的金融城市之一。在金融市场体系不断完善的同时,金融市场的规模明显提升。

  不过,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肖林撰文指出,近年来,“四个中心”在市场规模和交易量指标上提升显著,但核心功能仍存在“短板”。

  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上,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未完全放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影响力尚存在不小差距。在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上,航运金融、航运保险等高端服务领域仍缺乏话语权,占全球海上保险市场份额不足1%,占船舶贷款市场不足1%。。在国际贸易中心建设上,随着国际投资贸易规则新变化和互联网发展,制度创新力度亟需加大,贸易业态和模式有待创新。

  而在“十三五”的冲刺期,还需要明确的是,与当初设定目标时相比,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外部环境都发生了重大变化,挑战更多,困难更大。

  比如,全球经济仍维持低速增长,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的分化将进一步加大。仅以2016年为例,全球主要国际机构纷纷下调了对2016年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之从3.8%下调到了3.6%,世界银行也下调到了3.3%。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也将继续承受全球经济深度调整和国内转方式、调结构的阵痛,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

  与之对应,2015年上海经济运行中也出现了一些值得重视的问题,比如工业增加值多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商品销售总额增速首次低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外商直接投资和服务业实到外资首次出现负增长。

  身处其中,未来5年上海要实现上述目标,显然要深化对上海市情和中国国情以及世界形势的认识和判断。

  韩正指出,上海已经到了没有改革创新就不能前进的阶段,改革每前进一步就面临更大压力更多挑战,必须意志坚定,我们没有退路,唯有砥砺奋进。

  而要把准改革目标任务,又需要抓牢两方面改革重点攻坚突破。一方面抓牢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深入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另一方面,深入推进基层社会治理体制创新,探索特大型城市社会治理新路,确保城市活力有序。

  得益于包括上海自贸区等在内的一系列改革的推进,上海在整个“十二五”时期,率先进入“新常态”,但又实现了创新引领、改革引领以及开放引领。

  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今,上海经济增速从8.2%缓慢回落到7%左右,年均降幅不到0.3个百分点,展示出良好的韧性和抗波动能力。于此同时,上海的经济结构、质量和效益进一步优化,以及社会、民生和保障进一步改善。

  比如,整个“十二五”期间,上海以年均不到5%的投资增幅,拉动了年均7.5%的GDP增长。

  再比如,上海自贸区挂牌以来,以政府职能转变为核心的事中事后监管制度不断从自贸试验区向外辐射,仅2014年就有27项制度创新成果先后复制推广,有力促进了区域经济发展。

  而借力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战略、上海开放性经济快速成长,对外投资实现跨越式发展,“十二五”期间对外投资总额超过500亿美元,是“十一五”的8倍多。

  肖林认为,“十三五”时期,上海要着力加强“四个中心”与自贸试验区建设、“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等国家战略的深度结合,争取在“四个中心”核心功能建设上取得新的重大突破。

  比如,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面,要以自贸试验区金融创新为突破口,拓展自由贸易账户功能,积极探索离岸市场与在岸市场衔接联动,创新面向国际的人民币金融产品,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深化扩大金融市场的开放度。

  在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方面,大力发展航运金融、航运保险等高能级业务,积极吸引国际航运功能性机构和高端要素集聚,优化与长三角其他港口和舟山新区的分工,加快发展江海直达、海铁联运,优化岸线资源配置。同时,加快国际航空枢纽建设,提升枢纽中转换乘效率,积极发展通用航空;

  在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方面,要加强与国际金融、航运中心建设的联动,积极吸引跨国公司营运中心集聚,促进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联动,大力发展离岸贸易,不断提高服务贸易发展质量和货物贸易附加值,加快跨境电子商务发展,努力推动消费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