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希腊银行股复盘暴跌30% 资本管制恐难说再见

2015-8-4 08:13:27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周艾琳 选稿:方翔

原标题: 希腊银行股复盘首日暴跌30% 资本管制恐难说再见

  8月3日,也即在关闭长达五周后,终于恢复交易的希腊股市便迎来暴跌。希腊ASE指数开盘即跌23%,银行业板块开盘暴跌30%。

  截至收盘,希腊ASE指数下跌129.46点,报668.06点,跌幅16.2%。当日开盘近23%的跌幅创下了雅典证交所1876年创立以来单日跌幅的最高纪录。

  更令人担忧的是,此前已经实行资本管制的希腊在短期内几乎看不到“解禁”的曙光。如果塞浦路斯可作为前车之鉴,那么资本管制足足将实行两年才能渐进式退出,因为希腊尚未与国际债权人敲定第三轮援助计划,一旦过早“解禁”而造成大量挤兑或资本外流,这可能造成“满盘皆输”。

  “今天市场的反应符合逻辑(logical),毕竟交易停止了近一个月,今天反映的是此前积聚的国内外市场状况。”雅典证交所CEO在开盘后表示,希腊股市中有60%~65%是国外交易者,11%~16%是国内机构投资者。

  流动性枯竭银行股暴跌30%

  暴跌的银行板块中包括了希腊四大行——希腊第一大行希腊国家银行(AT:NBGr)、希腊第二大行Eurobank(AT:EURBr)、阿尔法银行(AT:ACBr)和雷埃夫斯银行(AT:BOPr)开盘不久便重挫30%。ASE此前规定,股票涨跌幅限制仍维持在30%。若不是这一规定,今日跌幅可能进一步扩大。

  上周五(7月31日)希腊资本市场委员会主席博托普洛斯(CostasBotopoulos)表示,希腊雅典证券交易所将在停摆5周后正式于8月3日恢复交易。希腊政府发布了许可,准许希腊雅典证交所在本周恢复营业。

  然而,这并非是没有前提条件的,而正可能是下述前提引发了希腊股市流动性枯竭。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希腊财政部表示,希腊本国交易员在特定的条件下能够买入股票、债券、衍生品和认股权证。但是,那些在希腊金融市场暂停前还活跃的国际投资者不会面临任何限制。

  根据规定,恢复营业的证交所仍只允许该国境内账户交易,外资账户交易仍将继续被禁止。此外,基于欧洲央行批准的计划,本国投资者可以用现有现金买股票,但不能从希腊银行账户取款买股票。这意味着,投入股市的资金必须是“新生资金”(newmoney),这些资金可以是来自海外汇款,抛售股票而来的现金等。然而,众多国内外资金仍处于观望态势,并无意率先进入股市。

  当然,硬币都有两面。尽管希腊股市开盘首日暴跌,但如果该国股市能够在当天顺利恢复交易,也可能是该国经济开始企稳的重要信号,使得更多投资者能够通过股市来弥补此前的损失。毕竟,健康运行的资本市场对于实体经济而言也至关重要。

  此前,希腊政府已经开始与国际债权人就如何敲定第三轮援助计划开始了新一轮谈判。在此基础上,希腊银行业于7月20日恢复营业,但到目前为止仍维持着每周420欧元的取款额度上限。

  7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传来了并不那么好的消息——IMF表示,除非希腊与其他欧盟国家政府达成协议偿还债务,否则不会参加新一轮救助希腊债务危机的行动。“欧盟和希腊政府都必须作出艰难决定:欧盟必须给希腊提供债务减免,而希腊必须执行经济改革。”

  一直以来,德国官员也表示,除非IMF同意,否则德国联邦众议院不可能同意对希腊提供新一轮860亿欧元的纾困金。

  希腊资本管制恐遥遥无期

  不论好坏,股票交易已经重启,不得不问的是,希腊的资本管制何时收尾?

  希腊经济大臣GiorgosStathakis此前便声明,资本管制将持续数月,但并未为确切表示究竟将持续多久。当年塞浦路斯一管制就管制了几十个月之久。

  希腊于7月底正式宣布资本管制,尽管此后银行在7月20日重新开张,但资本管制仍然“完好无损“,此外规定每日取款上限为60欧元。

  资本管制下,民众生活也难免受到负面打击。也有媒体报道了这样一个场景——雅典卫城的自动取款机旁,一位80多岁的老人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借记卡,她需要以现金支付330欧元房租和39欧元的电话费账单。“我还要来五次才能取到足够的钱支付费用。”老人无奈地表示。

  尽管希腊的资本管制并不限制国内转账,因此工资还是照常发放,但是每人每天只能取60欧元现金。取不出的存款对百姓而言无异于空头支票,还面临未知的“减记还债”风险,因此把资金存放在瘫痪的银行系统中就像一个烫手的山芋。

  希腊政府当然也知道这一点,而如果塞浦路斯可以作为前车之鉴,希腊取消资本管制可能要等上好几个月甚至是几年。

  时间回到2013年,塞浦路斯国内银行恢复营业。且资本管制措施将随银行恢复营业而生效;该国两大银行塞浦路斯银行和大众银行大储户存款减记幅度最高分别为40%和80%。

  根据塞浦路斯政府当时与“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IMF)达成的救助协议,塞浦路斯银行中10万欧元以上的存款将被减记;大众银行将被拆分为“好银行”和“坏银行”,该银行10万欧元以下的存款将被转移至塞浦路斯银行,10万欧元以上的存款将被冻结并部分用于偿债。

  直到2015年4月6日,塞浦路斯才完全解除资本管制,时间跨度长达2年又1个月,而且前提是经济出现复苏。

  当前,希腊尚未与债权人达成救助协议,撤销资本管制无疑将造成大量挤兑资本外流。《金融时报》此前也报道称,遭到资本管制和被迫歇业打击的希腊银行业,仍然举步维艰,并且不排除将实施“自救”(bail-in),即银行储户存款若超过8000欧元,可能至少会被减记30%。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希腊银行股复盘暴跌30% 资本管制恐难说再见

2015年8月4日 08:13 来源:金融时报

原标题: 希腊银行股复盘首日暴跌30% 资本管制恐难说再见

  8月3日,也即在关闭长达五周后,终于恢复交易的希腊股市便迎来暴跌。希腊ASE指数开盘即跌23%,银行业板块开盘暴跌30%。

  截至收盘,希腊ASE指数下跌129.46点,报668.06点,跌幅16.2%。当日开盘近23%的跌幅创下了雅典证交所1876年创立以来单日跌幅的最高纪录。

  更令人担忧的是,此前已经实行资本管制的希腊在短期内几乎看不到“解禁”的曙光。如果塞浦路斯可作为前车之鉴,那么资本管制足足将实行两年才能渐进式退出,因为希腊尚未与国际债权人敲定第三轮援助计划,一旦过早“解禁”而造成大量挤兑或资本外流,这可能造成“满盘皆输”。

  “今天市场的反应符合逻辑(logical),毕竟交易停止了近一个月,今天反映的是此前积聚的国内外市场状况。”雅典证交所CEO在开盘后表示,希腊股市中有60%~65%是国外交易者,11%~16%是国内机构投资者。

  流动性枯竭银行股暴跌30%

  暴跌的银行板块中包括了希腊四大行——希腊第一大行希腊国家银行(AT:NBGr)、希腊第二大行Eurobank(AT:EURBr)、阿尔法银行(AT:ACBr)和雷埃夫斯银行(AT:BOPr)开盘不久便重挫30%。ASE此前规定,股票涨跌幅限制仍维持在30%。若不是这一规定,今日跌幅可能进一步扩大。

  上周五(7月31日)希腊资本市场委员会主席博托普洛斯(CostasBotopoulos)表示,希腊雅典证券交易所将在停摆5周后正式于8月3日恢复交易。希腊政府发布了许可,准许希腊雅典证交所在本周恢复营业。

  然而,这并非是没有前提条件的,而正可能是下述前提引发了希腊股市流动性枯竭。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希腊财政部表示,希腊本国交易员在特定的条件下能够买入股票、债券、衍生品和认股权证。但是,那些在希腊金融市场暂停前还活跃的国际投资者不会面临任何限制。

  根据规定,恢复营业的证交所仍只允许该国境内账户交易,外资账户交易仍将继续被禁止。此外,基于欧洲央行批准的计划,本国投资者可以用现有现金买股票,但不能从希腊银行账户取款买股票。这意味着,投入股市的资金必须是“新生资金”(newmoney),这些资金可以是来自海外汇款,抛售股票而来的现金等。然而,众多国内外资金仍处于观望态势,并无意率先进入股市。

  当然,硬币都有两面。尽管希腊股市开盘首日暴跌,但如果该国股市能够在当天顺利恢复交易,也可能是该国经济开始企稳的重要信号,使得更多投资者能够通过股市来弥补此前的损失。毕竟,健康运行的资本市场对于实体经济而言也至关重要。

  此前,希腊政府已经开始与国际债权人就如何敲定第三轮援助计划开始了新一轮谈判。在此基础上,希腊银行业于7月20日恢复营业,但到目前为止仍维持着每周420欧元的取款额度上限。

  7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传来了并不那么好的消息——IMF表示,除非希腊与其他欧盟国家政府达成协议偿还债务,否则不会参加新一轮救助希腊债务危机的行动。“欧盟和希腊政府都必须作出艰难决定:欧盟必须给希腊提供债务减免,而希腊必须执行经济改革。”

  一直以来,德国官员也表示,除非IMF同意,否则德国联邦众议院不可能同意对希腊提供新一轮860亿欧元的纾困金。

  希腊资本管制恐遥遥无期

  不论好坏,股票交易已经重启,不得不问的是,希腊的资本管制何时收尾?

  希腊经济大臣GiorgosStathakis此前便声明,资本管制将持续数月,但并未为确切表示究竟将持续多久。当年塞浦路斯一管制就管制了几十个月之久。

  希腊于7月底正式宣布资本管制,尽管此后银行在7月20日重新开张,但资本管制仍然“完好无损“,此外规定每日取款上限为60欧元。

  资本管制下,民众生活也难免受到负面打击。也有媒体报道了这样一个场景——雅典卫城的自动取款机旁,一位80多岁的老人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借记卡,她需要以现金支付330欧元房租和39欧元的电话费账单。“我还要来五次才能取到足够的钱支付费用。”老人无奈地表示。

  尽管希腊的资本管制并不限制国内转账,因此工资还是照常发放,但是每人每天只能取60欧元现金。取不出的存款对百姓而言无异于空头支票,还面临未知的“减记还债”风险,因此把资金存放在瘫痪的银行系统中就像一个烫手的山芋。

  希腊政府当然也知道这一点,而如果塞浦路斯可以作为前车之鉴,希腊取消资本管制可能要等上好几个月甚至是几年。

  时间回到2013年,塞浦路斯国内银行恢复营业。且资本管制措施将随银行恢复营业而生效;该国两大银行塞浦路斯银行和大众银行大储户存款减记幅度最高分别为40%和80%。

  根据塞浦路斯政府当时与“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IMF)达成的救助协议,塞浦路斯银行中10万欧元以上的存款将被减记;大众银行将被拆分为“好银行”和“坏银行”,该银行10万欧元以下的存款将被转移至塞浦路斯银行,10万欧元以上的存款将被冻结并部分用于偿债。

  直到2015年4月6日,塞浦路斯才完全解除资本管制,时间跨度长达2年又1个月,而且前提是经济出现复苏。

  当前,希腊尚未与债权人达成救助协议,撤销资本管制无疑将造成大量挤兑资本外流。《金融时报》此前也报道称,遭到资本管制和被迫歇业打击的希腊银行业,仍然举步维艰,并且不排除将实施“自救”(bail-in),即银行储户存款若超过8000欧元,可能至少会被减记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