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冬奥来了,中国冰雪产业该怎么玩?

2015-8-3 07:29:34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徐 明 选稿:方翔

原标题: 管理学专家苏勇谈2022年冬奥会 冬奥来了,中国冰雪产业该怎么玩?

  图片说明:河北省张家口市市民在大境门广场庆祝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


  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对我们究竟意味着什么?未来7年甚至10年,我们的生活究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复旦大学东方管理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苏勇说:“毫无疑问,2022年冬奥会将促使冰雪产业拉动内需,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而从文化角度来看,对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民族性格而言,冬季项目带来的冒险精神或许将对国人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晨报:苏教授,从经济角度来看,中国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究竟对老百姓意味着什么?
  苏勇:从经济上来说,2022年冬奥会的成功申办将成为中国拉动内需的重要增长点,增加就业,培育新的产业体系。这对北京、特别是张家口地区的发展具有极大推动力。而对普通百姓来说,随着经济增长,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人们对消费会产生高端变化,体育和旅游就会开始得到重视,再加上冬奥会概念的热潮,人们将开始追求精神层面的满足。
  晨报:可以想象,在国内滑雪文化还处于非常落后的状态下,冬奥会将推动冬季项目休闲、文化、旅游等产业的快速发展。

  苏勇:对大部分人来说,冰雪是个新兴的运动和产业,它能带动旅游等多个产业的联动发展,包括户外用品、户外旅行、装备,形成一个大的产业生态链。
  晨报:相比我国的夏季运动项目,中国的冬季运动发展相对落后。作为学者,您是怎么看待这一问题的?
  苏勇:从文化角度考量,我一直在想,中华民族深受儒家思想影响,信奉“以和为贵”、“仁爱”等价值观点。纵观全球历史的发展,民族性格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历史的进程。一个普遍的规律是:游牧民族更加骁勇善战,相对而言,农耕民族则比较温顺谦和。而冰雪运动恰好充满了冒险、未知或探险等元素,比如世界上生活在严寒中的民族都具有一种冒险精神。
  晨报:所以冰雪项目领先的国家基本都具备严寒的气象条件。
  苏勇:俄罗斯就是个例子。我们知道,冰雪运动对于习惯生活在温带地区的人来说,首先意味着一种挑战。所以从长远来看,冬奥会产生的深远影响将不止是经济方面的,它可能会将提升民族的一种冒险精神。
  晨报:冬奥会对国人的影响将至深,对一座城市的发展意义深远。我看过一份材料,根据2015年中国城市等级划分,张家口(河北地级市)属于四线城市,与一线城市北上广深津相比,是第一次承办世界顶级赛事,对这样的四线城市(或居民)而言,举办冬奥会意味着什么?
  苏勇:张家口的机遇是千载难逢。作为非一线城市,这次与北京联合承办冬奥会,将给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竖立一个标杆,就是一座城市本来默默无闻,然后一下子要接待世界级的比赛。我相信那里的硬件不是问题,比如场馆设施,交通出行等,将有充分的资金保障,但是软件的提高就不是那么容易。相比之下,我更担心软实力。就像你刚才说的,张家口的大型赛事举办经验有限,世界顶级赛事的到来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市民素质、公共服务、地区文化等都将接受外界的考验。所以提升软实力也非常重要。
  晨报:近些年,中国举办大型赛事的机会越来越多,这给冬奥会举办城市提供了哪些借鉴?
  苏勇:不能否认,这是一次极好的历史契机,城市要抓住机遇,促进自身发展。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必须防止浪费资源。以往,有的地方政府在承办大型赛事过程中,拼命砸钱,结果后续场馆没有很好利用,对这一点,城市管理者尤其要反思。
  晨报:这其实是考验当地城市管理者的能力。
  苏勇:我们会发现,当外来活动越来越多的时候,城市建造了很多场馆,基础设施投资增加,歌剧院、音乐厅、博物馆,还有很豪华的市民中心,当时看上去很热闹。但是,有些地方对后续经营管理没有很好的考虑,导致资源浪费。像冬奥会这样的比赛,实际举办天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因此,城市管理者在规划时,必须考虑冬奥会结束后,这些新建的设施怎样贴近当地的市民生活,很好地利用资源,而不是当作摆设。
  晨报:2008年奥运会举办之后,北京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不少经验。
  苏勇:对,就是怎么能做到举办城市之间的联动,这需要通盘考虑。举办冬奥会期间,两座城市如何分工。另外,我看到一篇报道,说张家口可能利用现有的雪场等设施举办比赛,这当然很好,但对于那些新建的设施,在建设前就要考虑清楚。如果以后将奥运村改成办公用地,或商品房出售,那么,房型设计、相关配套都是设计重点,我相信我们的相关部门会对此总结经验,避免浪费。
  晨报:冬奥会申办成功后,一个统计数据估算,冬奥会冰雪运动带动的关联产业收入将达到3000亿元以上,2022年将推动3亿人次进行冰雪运动,我们怎么看待这一组数据?
  苏勇: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加速布局,抢占冰雪市场,这在未来7年会越来越明显。但我们同时要注意一哄而上。第一,开发市场的同时,可能会占地、建场馆,也可能会环境保护意识薄弱,最后对环境造成破坏,特别是当地的冰雪资源,开发要适度。第二,对市场容量要有客观清醒认识,冰雪产业的确能促进更多人群参与消费,但这一容量到底有多大?我们的顾客需求到底是什么?和国外相比,中国冬季运动基本是一片空白(除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和东北地区),国内很多地方几乎没有冰上运动基础,消费能力几乎是零。因此,冰雪创业者必须清楚你的用户在哪里?你的盈利和商业化空间在哪儿?如何挖掘用户的消费需求?
  晨报:所以我们常说,冬奥会可能会让冬季项目火起来,但并不是所有创业都靠谱。

  苏勇:对。首先你要确定创业方向是什么?它可能是竞技类的、休闲类的,或者具有民族地方特色的文化类产业,冬奥会是以竞技体育为核心的,但它会带来一种全新的体育休闲市场。
  晨报:冬奥会与夏奥会不同,对渴望抢占这一市场的国内企业来说,它们的奥运战略侧重点也有不同需求?
  苏勇:对企业品牌来说,你必须对冬奥会有通盘考虑,制定步骤,并有落地实施战术。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恒源祥的品牌创建与奥运营销之路》。2008年北京奥运会,恒源祥为中国体育代表团提供开幕式服装,借助这一平台,扩大了自己的品牌影响力。这样的企业可能并非财力雄厚的国际大型企业,但它的奥运营销战略强调把企业品牌与奥运品牌紧密结合在一起,着眼于品牌提升的长远回报。但是,冬奥会与夏奥会又有很大不同,它的市场落点也存在很大差异。
  晨报:最后一个问题,也是冰雪爱好者比较关心的。以往我们提到冰雪运动,首先想到的是东北三省的冰雪资源,那里也是冰雪运动爱好者的天堂。但是,在北京与张家口联合承办冬奥会后,是否会对东北地区的冰雪市场造成冲击?
  苏勇:我认为不会产生影响,反而会起到推动作用。冬奥会只能加速产业前进,拉动内需,并可能成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所以它不仅扩大了冰雪运动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冰雪运动,而且会带动整个市场的冰雪热,届时东北地区的冰雪经济也会受益。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冬奥来了,中国冰雪产业该怎么玩?

2015年8月3日 07:29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 管理学专家苏勇谈2022年冬奥会 冬奥来了,中国冰雪产业该怎么玩?

  图片说明:河北省张家口市市民在大境门广场庆祝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


  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对我们究竟意味着什么?未来7年甚至10年,我们的生活究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复旦大学东方管理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苏勇说:“毫无疑问,2022年冬奥会将促使冰雪产业拉动内需,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而从文化角度来看,对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民族性格而言,冬季项目带来的冒险精神或许将对国人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晨报:苏教授,从经济角度来看,中国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究竟对老百姓意味着什么?
  苏勇:从经济上来说,2022年冬奥会的成功申办将成为中国拉动内需的重要增长点,增加就业,培育新的产业体系。这对北京、特别是张家口地区的发展具有极大推动力。而对普通百姓来说,随着经济增长,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人们对消费会产生高端变化,体育和旅游就会开始得到重视,再加上冬奥会概念的热潮,人们将开始追求精神层面的满足。
  晨报:可以想象,在国内滑雪文化还处于非常落后的状态下,冬奥会将推动冬季项目休闲、文化、旅游等产业的快速发展。

  苏勇:对大部分人来说,冰雪是个新兴的运动和产业,它能带动旅游等多个产业的联动发展,包括户外用品、户外旅行、装备,形成一个大的产业生态链。
  晨报:相比我国的夏季运动项目,中国的冬季运动发展相对落后。作为学者,您是怎么看待这一问题的?
  苏勇:从文化角度考量,我一直在想,中华民族深受儒家思想影响,信奉“以和为贵”、“仁爱”等价值观点。纵观全球历史的发展,民族性格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历史的进程。一个普遍的规律是:游牧民族更加骁勇善战,相对而言,农耕民族则比较温顺谦和。而冰雪运动恰好充满了冒险、未知或探险等元素,比如世界上生活在严寒中的民族都具有一种冒险精神。
  晨报:所以冰雪项目领先的国家基本都具备严寒的气象条件。
  苏勇:俄罗斯就是个例子。我们知道,冰雪运动对于习惯生活在温带地区的人来说,首先意味着一种挑战。所以从长远来看,冬奥会产生的深远影响将不止是经济方面的,它可能会将提升民族的一种冒险精神。
  晨报:冬奥会对国人的影响将至深,对一座城市的发展意义深远。我看过一份材料,根据2015年中国城市等级划分,张家口(河北地级市)属于四线城市,与一线城市北上广深津相比,是第一次承办世界顶级赛事,对这样的四线城市(或居民)而言,举办冬奥会意味着什么?
  苏勇:张家口的机遇是千载难逢。作为非一线城市,这次与北京联合承办冬奥会,将给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竖立一个标杆,就是一座城市本来默默无闻,然后一下子要接待世界级的比赛。我相信那里的硬件不是问题,比如场馆设施,交通出行等,将有充分的资金保障,但是软件的提高就不是那么容易。相比之下,我更担心软实力。就像你刚才说的,张家口的大型赛事举办经验有限,世界顶级赛事的到来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市民素质、公共服务、地区文化等都将接受外界的考验。所以提升软实力也非常重要。
  晨报:近些年,中国举办大型赛事的机会越来越多,这给冬奥会举办城市提供了哪些借鉴?
  苏勇:不能否认,这是一次极好的历史契机,城市要抓住机遇,促进自身发展。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必须防止浪费资源。以往,有的地方政府在承办大型赛事过程中,拼命砸钱,结果后续场馆没有很好利用,对这一点,城市管理者尤其要反思。
  晨报:这其实是考验当地城市管理者的能力。
  苏勇:我们会发现,当外来活动越来越多的时候,城市建造了很多场馆,基础设施投资增加,歌剧院、音乐厅、博物馆,还有很豪华的市民中心,当时看上去很热闹。但是,有些地方对后续经营管理没有很好的考虑,导致资源浪费。像冬奥会这样的比赛,实际举办天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因此,城市管理者在规划时,必须考虑冬奥会结束后,这些新建的设施怎样贴近当地的市民生活,很好地利用资源,而不是当作摆设。
  晨报:2008年奥运会举办之后,北京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不少经验。
  苏勇:对,就是怎么能做到举办城市之间的联动,这需要通盘考虑。举办冬奥会期间,两座城市如何分工。另外,我看到一篇报道,说张家口可能利用现有的雪场等设施举办比赛,这当然很好,但对于那些新建的设施,在建设前就要考虑清楚。如果以后将奥运村改成办公用地,或商品房出售,那么,房型设计、相关配套都是设计重点,我相信我们的相关部门会对此总结经验,避免浪费。
  晨报:冬奥会申办成功后,一个统计数据估算,冬奥会冰雪运动带动的关联产业收入将达到3000亿元以上,2022年将推动3亿人次进行冰雪运动,我们怎么看待这一组数据?
  苏勇: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加速布局,抢占冰雪市场,这在未来7年会越来越明显。但我们同时要注意一哄而上。第一,开发市场的同时,可能会占地、建场馆,也可能会环境保护意识薄弱,最后对环境造成破坏,特别是当地的冰雪资源,开发要适度。第二,对市场容量要有客观清醒认识,冰雪产业的确能促进更多人群参与消费,但这一容量到底有多大?我们的顾客需求到底是什么?和国外相比,中国冬季运动基本是一片空白(除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和东北地区),国内很多地方几乎没有冰上运动基础,消费能力几乎是零。因此,冰雪创业者必须清楚你的用户在哪里?你的盈利和商业化空间在哪儿?如何挖掘用户的消费需求?
  晨报:所以我们常说,冬奥会可能会让冬季项目火起来,但并不是所有创业都靠谱。

  苏勇:对。首先你要确定创业方向是什么?它可能是竞技类的、休闲类的,或者具有民族地方特色的文化类产业,冬奥会是以竞技体育为核心的,但它会带来一种全新的体育休闲市场。
  晨报:冬奥会与夏奥会不同,对渴望抢占这一市场的国内企业来说,它们的奥运战略侧重点也有不同需求?
  苏勇:对企业品牌来说,你必须对冬奥会有通盘考虑,制定步骤,并有落地实施战术。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恒源祥的品牌创建与奥运营销之路》。2008年北京奥运会,恒源祥为中国体育代表团提供开幕式服装,借助这一平台,扩大了自己的品牌影响力。这样的企业可能并非财力雄厚的国际大型企业,但它的奥运营销战略强调把企业品牌与奥运品牌紧密结合在一起,着眼于品牌提升的长远回报。但是,冬奥会与夏奥会又有很大不同,它的市场落点也存在很大差异。
  晨报:最后一个问题,也是冰雪爱好者比较关心的。以往我们提到冰雪运动,首先想到的是东北三省的冰雪资源,那里也是冰雪运动爱好者的天堂。但是,在北京与张家口联合承办冬奥会后,是否会对东北地区的冰雪市场造成冲击?
  苏勇:我认为不会产生影响,反而会起到推动作用。冬奥会只能加速产业前进,拉动内需,并可能成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所以它不仅扩大了冰雪运动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冰雪运动,而且会带动整个市场的冰雪热,届时东北地区的冰雪经济也会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