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希腊"何去何从"倒计时 财经已步入崩溃边缘

2015-7-10 08:30:08

来源:人民日报 选稿:方翔

原标题: 希腊“何去何从”进入倒计时 财经已步入崩溃边缘

图片说明:众多希腊老人在雅典一家银行外排队领取养老金


  按照7月7日欧元区领导人对希腊发出的最后通牒,希腊需要在7月9日午夜之前向债权人提交新的具体改革方案,并在12日与债权人达成协议。也就是在本周日,欧盟28个成员国的领导人将在布鲁塞尔开会,决定是给予希腊第三轮经济援助,还是让希腊退出欧元区。至此,希腊未来是否继续留在欧元区已经进入倒计时。

  “公投要求”让欧元区财长们大为恼怒

  按照欧元区领导人提出的要求,希腊已经在7月8日正式在欧元稳定机制的框架下提出了新救援申请。不过,未来希腊能否提出让欧元区领导人满意的改革方案,事关双方能否在最后时刻达成妥协。

  虽然在之前希腊债务问题的谈判中,多次设定的最后期限一再被打破,不过,7月8日,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举行的欧洲议会全会上阐述了当前事态的严重性:“我毫不怀疑现在是欧盟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时刻。现实非常严峻,我们只剩下4天时间来达成最终协议。直到今天,我一直回避谈截止日期。但是,今天我不得不把话说得一清二楚,最后的截止日期就在本周日。”

  在7月7日布鲁塞尔召开的欧元区财长紧急会议上,希腊公投之后新上任的财长察卡洛托斯并未提交出任何新的救助方案,而是建议对此前的一份草案做出几处修改,称这样旨在尊重“公投的要求”,使得与会的各国财长大为失望与恼怒。希腊全民公决结果非但没有像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期待的那样增加希腊的谈判砝码,反而让希腊正式进入退欧倒计时。

  据欧洲媒体透露,几天前,除了法国和塞浦路斯之外,18个欧元区国家中已有16个可能赞成希腊退出。7日的财长会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表示,尽管他反对希腊退出欧元区,但如果希腊不按要求去做,不排除希腊退欧的可能性,“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具体预备方案,同时也制定了必要的‘人道主义救援计划’”。

  希腊最大的债权方德国,依然表示反对无条件减免希腊的债务,称这将毁掉欧元区。德国总理默克尔7日悲观地表示,目前欧洲领导人正在讨论在希腊退出的情况下,欧元区是否应该发行平行货币。

  不过和德国的态度相反,法国对希腊仍抱有同情和希望,法国总统奥朗德敦促希腊在本周之内必须拿出“严肃、可靠的提案”。

  法国总理瓦尔斯8日在法国国民议会发表演讲时指出,维护欧洲的整体利益是法国着力挽留希腊的关键原因。希腊在欧洲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要性。从经济角度讲,希腊退出欧元区,将会给希腊和欧洲经济同时造成难以预期的不良影响。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希腊和俄罗斯以及东正教世界具有密切关系,在欧洲东部地区的合作中具有重要地位。作为北约成员国,希腊也是近东地区的前哨。同时,希腊和意大利等国,都处于移民最多的国家的行列,妥善处理移民问题离不开这些国家的合作。正因为如此,法国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

  希腊财政和经济形势已步入崩溃边缘

  希腊财政部副部长季米特里斯·马达斯7月9日表示,希腊将把银行系统停业的时间延长至下周一,也就是13日。从6月29日开始实施的资本管制,特别是银行停业,已经把希腊带入财政和经济崩溃的边缘。

  8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被邀请首次参加了欧洲议会全会,并在来自欧盟28个成员国的700多名议员面前做了15分钟的发言,阐述希腊政府目前的立场,并听取议员们对希腊危机的辩论。

  齐普拉斯表示,希腊早前公投的结果并不代表要和欧盟分裂,而是为了寻求一个“公正、可行的协议,协议将不再含有过去导致经济衰退,恶性循环的错误”。“我们不想与欧洲对抗,但是希腊在过去5年已经成为了‘紧缩政策的实验室’,我们想改变国家的局势。”

  齐普拉斯的演讲在欧洲议会议员中激起了强烈的反应,大多数议员对于希腊政府迟迟没有在经济改革方案的细节上与国际债权人达成一致表达了不满和批评。比利时前首相、欧洲议会自由派党团领袖居伊·伏思达直接指出:“希腊一直在谈改革,但我们从未看到改革的具体方案。”

  在当天的会议上,也有一些议员包括法国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与英国独立党领导人法拉奇,直接劝说希腊退出欧元区。勒庞表示,目前欧元和紧缩措施是一对“双胞胎”,它们是密不可分的,实际上,如果不退出欧元区,希腊民众不可能摆脱紧缩措施。

  瓦尔斯表示,7日的欧元区领导人峰会已经使得债权人和希腊的对话重启,12日将召开欧盟领导人会议,这期间是债权人和希腊达成协议的最后关键窗口期。

  随着希腊债务危机最终倒计时的开始,双方都到了摊牌的最后时刻。欧洲著名智库布鲁格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范龙向记者表示,“如果本周日的峰会前各方仍不能够达成一份协议,希腊离开欧元区将很难避免。”

  (本报布鲁塞尔、罗马7月9日电)

  >> 点 评 <<

  陈新(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希腊退欧,双方均难以承受。但相对来说,希腊将更为惨烈。对于希腊来说,政治上将从一度的“新入盟者的榜样”变为欧盟的“二等生”甚至“差生”。经济上,金融系统所遭受的瞬时冲击将使摇摇欲坠的国民经济陷入破产境地。投资者的信心也会遭受打击而选择撤资。社会因经济危机而动荡,实际上受到冲击最大的依然是社会的中低阶层。而退欧之后,希腊本币的剧烈贬值将加重而不是减轻债务偿还的负担,有可能爆发的超级通货膨胀将使居民收入急剧缩水。希腊的出口部门单一,最大的出口部门是建立在进口之上的石油加工,进口成本加大抵消了本币贬值的出口刺激。本币的贬值可能会促进旅游业的增长,但对于希腊老百姓来说,出国度假、进口产品的消费将成为奢侈行为。

  对于欧盟来说,欧元会受到冲击,但由于欧洲央行已经成为实际上的“最后贷款人”,祭出“定海神针”将会减轻希腊退欧对欧元的冲击。欧盟与希腊的贸易占欧盟内部贸易的比例不大,因此对贸易影响有限。政治上,希腊退欧可能会影响对欧洲一体化的信心,进而会给南欧国家的民粹势力带来示范效应。希腊退欧的最大悬念是巨额债务如何处理。鉴于希腊的最大债主是欧盟的诸多成员国,因此这门欧盟的“家务事”还得先由欧盟来寻找解决方案。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希腊"何去何从"倒计时 财经已步入崩溃边缘

2015年7月10日 08:30 来源:人民日报

原标题: 希腊“何去何从”进入倒计时 财经已步入崩溃边缘

图片说明:众多希腊老人在雅典一家银行外排队领取养老金


  按照7月7日欧元区领导人对希腊发出的最后通牒,希腊需要在7月9日午夜之前向债权人提交新的具体改革方案,并在12日与债权人达成协议。也就是在本周日,欧盟28个成员国的领导人将在布鲁塞尔开会,决定是给予希腊第三轮经济援助,还是让希腊退出欧元区。至此,希腊未来是否继续留在欧元区已经进入倒计时。

  “公投要求”让欧元区财长们大为恼怒

  按照欧元区领导人提出的要求,希腊已经在7月8日正式在欧元稳定机制的框架下提出了新救援申请。不过,未来希腊能否提出让欧元区领导人满意的改革方案,事关双方能否在最后时刻达成妥协。

  虽然在之前希腊债务问题的谈判中,多次设定的最后期限一再被打破,不过,7月8日,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举行的欧洲议会全会上阐述了当前事态的严重性:“我毫不怀疑现在是欧盟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时刻。现实非常严峻,我们只剩下4天时间来达成最终协议。直到今天,我一直回避谈截止日期。但是,今天我不得不把话说得一清二楚,最后的截止日期就在本周日。”

  在7月7日布鲁塞尔召开的欧元区财长紧急会议上,希腊公投之后新上任的财长察卡洛托斯并未提交出任何新的救助方案,而是建议对此前的一份草案做出几处修改,称这样旨在尊重“公投的要求”,使得与会的各国财长大为失望与恼怒。希腊全民公决结果非但没有像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期待的那样增加希腊的谈判砝码,反而让希腊正式进入退欧倒计时。

  据欧洲媒体透露,几天前,除了法国和塞浦路斯之外,18个欧元区国家中已有16个可能赞成希腊退出。7日的财长会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表示,尽管他反对希腊退出欧元区,但如果希腊不按要求去做,不排除希腊退欧的可能性,“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具体预备方案,同时也制定了必要的‘人道主义救援计划’”。

  希腊最大的债权方德国,依然表示反对无条件减免希腊的债务,称这将毁掉欧元区。德国总理默克尔7日悲观地表示,目前欧洲领导人正在讨论在希腊退出的情况下,欧元区是否应该发行平行货币。

  不过和德国的态度相反,法国对希腊仍抱有同情和希望,法国总统奥朗德敦促希腊在本周之内必须拿出“严肃、可靠的提案”。

  法国总理瓦尔斯8日在法国国民议会发表演讲时指出,维护欧洲的整体利益是法国着力挽留希腊的关键原因。希腊在欧洲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要性。从经济角度讲,希腊退出欧元区,将会给希腊和欧洲经济同时造成难以预期的不良影响。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希腊和俄罗斯以及东正教世界具有密切关系,在欧洲东部地区的合作中具有重要地位。作为北约成员国,希腊也是近东地区的前哨。同时,希腊和意大利等国,都处于移民最多的国家的行列,妥善处理移民问题离不开这些国家的合作。正因为如此,法国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

  希腊财政和经济形势已步入崩溃边缘

  希腊财政部副部长季米特里斯·马达斯7月9日表示,希腊将把银行系统停业的时间延长至下周一,也就是13日。从6月29日开始实施的资本管制,特别是银行停业,已经把希腊带入财政和经济崩溃的边缘。

  8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被邀请首次参加了欧洲议会全会,并在来自欧盟28个成员国的700多名议员面前做了15分钟的发言,阐述希腊政府目前的立场,并听取议员们对希腊危机的辩论。

  齐普拉斯表示,希腊早前公投的结果并不代表要和欧盟分裂,而是为了寻求一个“公正、可行的协议,协议将不再含有过去导致经济衰退,恶性循环的错误”。“我们不想与欧洲对抗,但是希腊在过去5年已经成为了‘紧缩政策的实验室’,我们想改变国家的局势。”

  齐普拉斯的演讲在欧洲议会议员中激起了强烈的反应,大多数议员对于希腊政府迟迟没有在经济改革方案的细节上与国际债权人达成一致表达了不满和批评。比利时前首相、欧洲议会自由派党团领袖居伊·伏思达直接指出:“希腊一直在谈改革,但我们从未看到改革的具体方案。”

  在当天的会议上,也有一些议员包括法国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与英国独立党领导人法拉奇,直接劝说希腊退出欧元区。勒庞表示,目前欧元和紧缩措施是一对“双胞胎”,它们是密不可分的,实际上,如果不退出欧元区,希腊民众不可能摆脱紧缩措施。

  瓦尔斯表示,7日的欧元区领导人峰会已经使得债权人和希腊的对话重启,12日将召开欧盟领导人会议,这期间是债权人和希腊达成协议的最后关键窗口期。

  随着希腊债务危机最终倒计时的开始,双方都到了摊牌的最后时刻。欧洲著名智库布鲁格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范龙向记者表示,“如果本周日的峰会前各方仍不能够达成一份协议,希腊离开欧元区将很难避免。”

  (本报布鲁塞尔、罗马7月9日电)

  >> 点 评 <<

  陈新(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希腊退欧,双方均难以承受。但相对来说,希腊将更为惨烈。对于希腊来说,政治上将从一度的“新入盟者的榜样”变为欧盟的“二等生”甚至“差生”。经济上,金融系统所遭受的瞬时冲击将使摇摇欲坠的国民经济陷入破产境地。投资者的信心也会遭受打击而选择撤资。社会因经济危机而动荡,实际上受到冲击最大的依然是社会的中低阶层。而退欧之后,希腊本币的剧烈贬值将加重而不是减轻债务偿还的负担,有可能爆发的超级通货膨胀将使居民收入急剧缩水。希腊的出口部门单一,最大的出口部门是建立在进口之上的石油加工,进口成本加大抵消了本币贬值的出口刺激。本币的贬值可能会促进旅游业的增长,但对于希腊老百姓来说,出国度假、进口产品的消费将成为奢侈行为。

  对于欧盟来说,欧元会受到冲击,但由于欧洲央行已经成为实际上的“最后贷款人”,祭出“定海神针”将会减轻希腊退欧对欧元的冲击。欧盟与希腊的贸易占欧盟内部贸易的比例不大,因此对贸易影响有限。政治上,希腊退欧可能会影响对欧洲一体化的信心,进而会给南欧国家的民粹势力带来示范效应。希腊退欧的最大悬念是巨额债务如何处理。鉴于希腊的最大债主是欧盟的诸多成员国,因此这门欧盟的“家务事”还得先由欧盟来寻找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