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石述思:牛市还能跑多远

2015-6-1 09:00:23

来源:经济参考报 选稿:王昕晨

  原标题:石述思:牛市还能跑多远

  即使有震荡调整,A股破5000点指日可待。

  A股的飙升从一开始就与经济面临强大下行压力的经济基本面背离。但仅仅凭这一点,并不能简单判定这轮牛市就是大骗局。任何资本市场的兴衰最终都与实体经济的表现息息相关。也就是说,在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时期,启动股市融资杠杆效应,目标是股市呈现的发展预期转化成实实在在的业绩,靠价值投资理性冲抵最初的疯狂投机。

  尚难预料这场博弈的最终结果,至少从多数投资者的角度,希望这个结果是良性和健康的。

  从改革牛的角度,新政两周年,全面深化改革确定的简政放权、回归市场的关于权力的自我革命受到公众广泛认同,加上反腐倡廉为法治政府的建设扫除障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与互联网和智能工业4.0遥相呼应,“一带一路”的世纪战略描绘了美好蓝图,都构成了普通公众对社会经济发展的积极期待。这是本次股市启动的基本民意基础,短期不会动摇。老百姓对全面深化改革自身获得感的期望日益强烈,而全面加薪和完善社保无法在短期内完成,加上沉淀的民间资本数额庞大,亟待盘活,在政府主导的房地产和基本建设为主的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模式退居二线后,重启股市缓解实体经济资金压力并为百姓创造一个投资出口便形成强烈叠加效应,从而拉动股指快速上扬。

  当下经济振兴的主体重新回到新兴民企,高科技、互联网和现代服务业、文化旅游产业为主导的板块成为主力军。这些企业过去解决融资的主要渠道是国有商业银行,但由于体制性因素和规避风险的诉求,这些中小企业备受歧视,最后往往求助于影子银行和高利贷,缺血严重。伴随着金融改革的深化尤其是股市的重启,许多民企希望之星在创业板和中小板市场得到了及时的弹药。从本次牛市来看,创业板的市盈率一直遥遥领先,最终指数超过主板市场也并不令人惊奇。虽然难免泡沫泛滥,但也不宜过度悲观。在改革开放37年的历史中,这些中国市场经济主体给点阳光就可能灿烂,相信会有一批具有市场空间和国际竞争力的种子选手脱颖而出。

  因此,本轮牛市前期的主角是创业板和中小板,是万千股民对民营新型企业寄予的浓烈期待。

  本轮牛市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推动国企改革和解决地方企业债务问题。对于长期占据经济发展上游资源、被政策护佑、普遍带有垄断色彩的巨无霸们,面临着全面落实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要求,推动混合所有制和市场化任务,肩负着要代表中国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排头兵重任。学界关于央企改革,始终存在两种对立的争论。一种声音强调出于保证社会主义公有制在经济领域主导权、维护国家安全的考虑,必须加强国企,推动行政干预下的做大做强,另外一种是全面市场化,甚至私营化,快速成长为平等的市场竞争主体。显然这两点都与当下中国现实背离。更可行的方案就是在推动改革的大框架下,推动国企的股份制改造,实现全民持股,这是在公有制框架下的最优解决方案。在企业债务高企、管理体制落后的背景下,披着改革外衣的蓝筹股将成为左右股市的另外一个决定性因素,会成为左右牛市后期的力量。与之最密切关联的“一带一路”将提供一个富有想象力的广袤平台。

  从这两个角度衡量,本轮牛市正在狂奔的路上,远远没有到达终点。

  不容否认的是,伴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和民间资本的全面启动,在监管的法治化不到位、监管水平和能力有待提升的背景下,本轮牛市充斥着太多令人忧虑的投机客。

  如果想保证本轮牛市真正造福中国经济,需要全面深化改革能顺利实施,经济结构调整能实现重大突破,有关部门完善法治,健全监管,民企能最终成长为创新的市场核心力量,国企蜕变成全民持股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新兴主体。此外,还需要投资者战胜人性中的贪婪,回到价值投资这一正确的轨道。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石述思:牛市还能跑多远

2015年6月1日 09:00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石述思:牛市还能跑多远

  即使有震荡调整,A股破5000点指日可待。

  A股的飙升从一开始就与经济面临强大下行压力的经济基本面背离。但仅仅凭这一点,并不能简单判定这轮牛市就是大骗局。任何资本市场的兴衰最终都与实体经济的表现息息相关。也就是说,在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时期,启动股市融资杠杆效应,目标是股市呈现的发展预期转化成实实在在的业绩,靠价值投资理性冲抵最初的疯狂投机。

  尚难预料这场博弈的最终结果,至少从多数投资者的角度,希望这个结果是良性和健康的。

  从改革牛的角度,新政两周年,全面深化改革确定的简政放权、回归市场的关于权力的自我革命受到公众广泛认同,加上反腐倡廉为法治政府的建设扫除障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与互联网和智能工业4.0遥相呼应,“一带一路”的世纪战略描绘了美好蓝图,都构成了普通公众对社会经济发展的积极期待。这是本次股市启动的基本民意基础,短期不会动摇。老百姓对全面深化改革自身获得感的期望日益强烈,而全面加薪和完善社保无法在短期内完成,加上沉淀的民间资本数额庞大,亟待盘活,在政府主导的房地产和基本建设为主的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模式退居二线后,重启股市缓解实体经济资金压力并为百姓创造一个投资出口便形成强烈叠加效应,从而拉动股指快速上扬。

  当下经济振兴的主体重新回到新兴民企,高科技、互联网和现代服务业、文化旅游产业为主导的板块成为主力军。这些企业过去解决融资的主要渠道是国有商业银行,但由于体制性因素和规避风险的诉求,这些中小企业备受歧视,最后往往求助于影子银行和高利贷,缺血严重。伴随着金融改革的深化尤其是股市的重启,许多民企希望之星在创业板和中小板市场得到了及时的弹药。从本次牛市来看,创业板的市盈率一直遥遥领先,最终指数超过主板市场也并不令人惊奇。虽然难免泡沫泛滥,但也不宜过度悲观。在改革开放37年的历史中,这些中国市场经济主体给点阳光就可能灿烂,相信会有一批具有市场空间和国际竞争力的种子选手脱颖而出。

  因此,本轮牛市前期的主角是创业板和中小板,是万千股民对民营新型企业寄予的浓烈期待。

  本轮牛市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推动国企改革和解决地方企业债务问题。对于长期占据经济发展上游资源、被政策护佑、普遍带有垄断色彩的巨无霸们,面临着全面落实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要求,推动混合所有制和市场化任务,肩负着要代表中国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排头兵重任。学界关于央企改革,始终存在两种对立的争论。一种声音强调出于保证社会主义公有制在经济领域主导权、维护国家安全的考虑,必须加强国企,推动行政干预下的做大做强,另外一种是全面市场化,甚至私营化,快速成长为平等的市场竞争主体。显然这两点都与当下中国现实背离。更可行的方案就是在推动改革的大框架下,推动国企的股份制改造,实现全民持股,这是在公有制框架下的最优解决方案。在企业债务高企、管理体制落后的背景下,披着改革外衣的蓝筹股将成为左右股市的另外一个决定性因素,会成为左右牛市后期的力量。与之最密切关联的“一带一路”将提供一个富有想象力的广袤平台。

  从这两个角度衡量,本轮牛市正在狂奔的路上,远远没有到达终点。

  不容否认的是,伴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和民间资本的全面启动,在监管的法治化不到位、监管水平和能力有待提升的背景下,本轮牛市充斥着太多令人忧虑的投机客。

  如果想保证本轮牛市真正造福中国经济,需要全面深化改革能顺利实施,经济结构调整能实现重大突破,有关部门完善法治,健全监管,民企能最终成长为创新的市场核心力量,国企蜕变成全民持股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新兴主体。此外,还需要投资者战胜人性中的贪婪,回到价值投资这一正确的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