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阿姨的两轮牛市实录

2015-4-28 07:12:26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李艳秋 选稿:方翔

原标题: 上海阿姨的两轮牛市实录

  弱弱的草在她的三个“据点”之一 /受访者提供


  弱弱的草曾经在2007年的那轮大牛市中有过最高14万元的盈利,达到了此前的既定目标:赚了钱就买一辆车。对于当时55岁的她来说,这笔钱足够买一辆体面的中级车,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挂一张当时4万多元可拍到的沪牌。
  ——当然,这辆车一直只存在于想象中。事实是她跟大多数股民一样,从高位重重跌下,经历了“2·27”,经历了“5·30”,仍然不甘心面对大牛市已经结束的事实,一直到上证指数躺平在1664点为止。账面上是没有亏,但所有的盈利全部还了回去。
  所以直到现在她还是股市中一棵“弱弱的草”——当初起这个网名,是便于在一些荐股博客上向一些她景仰的网络红人提问、请教。
  以下是这位退休的上海阿姨在两轮牛市中的亲历——

  踏空的懊恼,会使有着10多年股龄的老股民也心态变坏——最近两周,她有点冒进地一连买进了3只“消息股”。

  “最近收益哪能?”
  “勿要提股票,一提就懊恼。”
  作为老股民,弱弱的草从3月中上旬就开始看空了。不敢买,空仓。“因为上证指数几个月内涨了1000多点,实在涨得太快了啊”,她关注的几个高手博客都在网上频频提示,要控制风险,她对女儿女婿也是这样说:“……不要刀口舔血……仓位要轻一点哟……”
  然而这一次,市场之强势让所有人出乎意料,就在她看空的大半个月,上证指数一路又从3300点涨到4400点,几乎没个像样的调整,让她连瞅空抄个低价的机会都没有。
  踏空的懊恼,会使有着10多年股龄的老股民也心态变坏——最近两周,她有点冒进地一连买进了3只“消息股”。
  “什么样的消息股?”
  “就是对方说可以买,以后有题材,会翻倍”。
  “就这样就买了?没有基本面,没有技术分析,啥都没有?”
  “……没有,可是这个人说的前两只股票,都一直在涨……”
  因为某个消息源推荐的某只股票涨了,就相信来自它的其他荐股也会涨——这个推论在逻辑上其实很不靠谱,可这种心态市场里实在不少见。
   
    弱弱的草格外痴迷“消息”两个字,源于上一轮牛市中尝过甜头——那次她的战绩,与一家神秘的荐股机构分不开。
  弱弱的草格外痴迷“消息”,源于上一轮牛市中尝过甜头——那次她的战绩,与一家神秘的荐股机构分不开,不妨称它为Z投资。
  “怎么会认识Z投资的人呢?”
  “短信。牛市里厢,手机上总会收到各种荐股短信。不过,很多短信发过来说‘我们昨天看好的**股票,今天涨停了’的时候,早就已经开盘一段辰光了,蛮假的。只有这一家,固定在晚上9点钟发短信,第二天真的会涨停。”
  这样,经过几次综合比较,弱弱的草认为Z  投资是比较靠谱的,当然眼见为实,她还是和自己的大哥一起,去实地考察了一番。
  “是在徐汇那边的一个小区里,一套三房的房子,大概有7、8个人在盯着电脑看大盘,一位Y老师介绍说,他的哥哥在基金公司做,所以有内幕消息。只要交纳会员费,就可以一起跟着炒。”
  “那你们就交费了?”
  “交了,两个人3600块,银行汇过去的。”对方收到钱,就发来了一个股票代码,弱弱的草至今都清楚地记得,那是一只核电股。
  Y老师的指示非常精准:买进价位可挂在7.39元到7.45元之间。“他说,这只股票很好的,你多买点,买个2万股吧!”
  “买了吗?”
  “怎么敢,怕的呀,我说我不敢买这么多。Y  老师说格么你买个6000股,最后我和我哥每人只买了2000股。”
  这只股票第二天就涨停了,连续两个涨停后,Y老师发来指示:马上抛掉。
     弱弱的草照做了,这一笔赚了3000多元。
  讲起那段赚钱的经历来,她两眼放光、沉醉无比——涨这个字,对人性中贪婪的刺激,实在是立竿见影。
  后来Y老师又陆续推荐过好几只股票,几乎都是隔天就涨停的。一般两个涨停板后就会指示抛掉,“……但是这些股票大多都会再涨一段时间,比如第一只核电股最高曾涨到11块多。所以后来慢慢我们也学滑头了,藏一段时间再抛,多吃点肉。”
  渐渐地,周围的人都开始听她的消息炒股,她家成了一个小型消息集散地+交易中心,摆了3台电脑同时看盘,小姊妹、邻居、好友……固定的五人搭子每天准时“上班”,看看消息面,帮忙盯各自的股票,每天收盘算算赚了多少钞票,“那段辰光真是有劲,开心”。
  “他们推荐的股票有失误的吗?”
  “有过一次,推荐了一个环保股,结果碰到那天是‘2·27’,大盘震荡得很厉害,很多股票都跌停了,我买进没多久就跌破了成本”,这下弱弱的草急了,“这么多人都买了,亏钱怎么办呢?”她打了很多个电话去质问,Z投资的态度倒是不错的,耐心解释,跌是因为大盘自身的调整,稍微等几天,“一定会涨回来的”。
  要说这家机构居然也算得上守信,仅过了一天,这只环保股又涨停了。
  后来,不光是弱弱的草和她的五人炒股小分队,整个社会都在为股市而疯狂了。弱弱的草她们也作出了狂热的决定:主动给Z投资打电话,要求追加会费、升级为高级会员。
  “他们怎么说?”
  “同意啦,这次是派了个司机来取的现金,共2700元”。
  “升级”后,Y老师发来的股票依然持续强势。此时正是2007年4月初,股市越来越烫手,大盘泡沫也越来越明显,谁也没有料到,后面有一个“5·30”大跌等着所有人。
  “那天在帮小女儿带外孙,不在电脑旁,所以就打电话委托我哥帮我清仓——可是他说他坚决不跑,那我也犹豫了,想再看看吧”。结果到了下午,几乎所有股票都躺在跌停板上了,想跑也跑不了了。
  “有一只也是Y投资推荐的农业股,上午只跌掉1角6分,要跑还是有机会的,但是下午就跌停了”。
  这一跌就连续跌了四五天,弱弱的草的市值再也没回到那个最高点。

    这大约是弱弱的草这一代人的共同点:技术分析虽然奏效,但更崇拜的是左右股市的那股“神秘力量”。
  虽然在上一轮牛市中大起大落、颗粒无收,可是由此积累的对市场的感觉,却是无法替代的。就在股市开户数创下天量、新股民跑步进场的时候,弱弱的草早在2014年年中就已经重新入市,并取得了翻倍的盈利。
  “那后来Y老师还推荐过股票吗?”
  “很少了……大盘跌得我们都垂头丧气了,一年会员到期,后来就中断了联系。”
  即使有消息,也只在一个强势的市场中才奏效——大约是这段经历唯一学到的东西。
  在市场中呛过水、“裸泳”过以后,弱弱的草逐渐建立起她自己的“模型”:
  每股净资产、每股收益率、市盈率、MACD  线、量和价的配合、公司基本信息……从财经节目、博客中获取资讯,锁定几个有价值的板块,然后从这个板块的上市公司里选出几家,根据这些指标逐项分析,最后筛选出几只她认为值得买的个股。
  “现在做股票也有点吃力,一周有4天要帮两个女儿带小孩,所以我每周在大女儿家、小女儿家、自己家的3台不同的电脑上操作。有时在大女儿家关注的股票,忘记放在小女儿家电脑的‘自选股’里,就会错过买入时机。”
  “女儿们听你的股票经吗?”
  “她们年轻人的想法不一样,要什么价值投资、做长线,有时她们的股票涨停了,我打电话去提醒可以跑了,总会被她们讲大惊小怪。”
  女儿的说法略有差异:“我妈选股票其实蛮准的,她做过会计,对数字感觉好,而且上一轮牛市中经手的股票多,对市场比较熟悉,有几家老牌子上市企业是她推荐的,说业绩不错,我买了以后真的涨得很好。而且她对盘面的估计很有一套:同样买进一只股,她挂的价格总是能够非常接近那一个区间内的最低价”。弱弱的草的女儿说,她老妈最大的弱点是不自信,总认为自己分析出的股票远不如消息股。
  这大约是弱弱的草这一代人的共同点:技术分析虽然奏效,但更崇拜的是左右股市的那股“神秘力量”。
  就在前两天,弱弱的草还试图联系过Y老师,不过据说,他出国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阿姨的两轮牛市实录

2015年4月28日 07:12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 上海阿姨的两轮牛市实录

  弱弱的草在她的三个“据点”之一 /受访者提供


  弱弱的草曾经在2007年的那轮大牛市中有过最高14万元的盈利,达到了此前的既定目标:赚了钱就买一辆车。对于当时55岁的她来说,这笔钱足够买一辆体面的中级车,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挂一张当时4万多元可拍到的沪牌。
  ——当然,这辆车一直只存在于想象中。事实是她跟大多数股民一样,从高位重重跌下,经历了“2·27”,经历了“5·30”,仍然不甘心面对大牛市已经结束的事实,一直到上证指数躺平在1664点为止。账面上是没有亏,但所有的盈利全部还了回去。
  所以直到现在她还是股市中一棵“弱弱的草”——当初起这个网名,是便于在一些荐股博客上向一些她景仰的网络红人提问、请教。
  以下是这位退休的上海阿姨在两轮牛市中的亲历——

  踏空的懊恼,会使有着10多年股龄的老股民也心态变坏——最近两周,她有点冒进地一连买进了3只“消息股”。

  “最近收益哪能?”
  “勿要提股票,一提就懊恼。”
  作为老股民,弱弱的草从3月中上旬就开始看空了。不敢买,空仓。“因为上证指数几个月内涨了1000多点,实在涨得太快了啊”,她关注的几个高手博客都在网上频频提示,要控制风险,她对女儿女婿也是这样说:“……不要刀口舔血……仓位要轻一点哟……”
  然而这一次,市场之强势让所有人出乎意料,就在她看空的大半个月,上证指数一路又从3300点涨到4400点,几乎没个像样的调整,让她连瞅空抄个低价的机会都没有。
  踏空的懊恼,会使有着10多年股龄的老股民也心态变坏——最近两周,她有点冒进地一连买进了3只“消息股”。
  “什么样的消息股?”
  “就是对方说可以买,以后有题材,会翻倍”。
  “就这样就买了?没有基本面,没有技术分析,啥都没有?”
  “……没有,可是这个人说的前两只股票,都一直在涨……”
  因为某个消息源推荐的某只股票涨了,就相信来自它的其他荐股也会涨——这个推论在逻辑上其实很不靠谱,可这种心态市场里实在不少见。
   
    弱弱的草格外痴迷“消息”两个字,源于上一轮牛市中尝过甜头——那次她的战绩,与一家神秘的荐股机构分不开。
  弱弱的草格外痴迷“消息”,源于上一轮牛市中尝过甜头——那次她的战绩,与一家神秘的荐股机构分不开,不妨称它为Z投资。
  “怎么会认识Z投资的人呢?”
  “短信。牛市里厢,手机上总会收到各种荐股短信。不过,很多短信发过来说‘我们昨天看好的**股票,今天涨停了’的时候,早就已经开盘一段辰光了,蛮假的。只有这一家,固定在晚上9点钟发短信,第二天真的会涨停。”
  这样,经过几次综合比较,弱弱的草认为Z  投资是比较靠谱的,当然眼见为实,她还是和自己的大哥一起,去实地考察了一番。
  “是在徐汇那边的一个小区里,一套三房的房子,大概有7、8个人在盯着电脑看大盘,一位Y老师介绍说,他的哥哥在基金公司做,所以有内幕消息。只要交纳会员费,就可以一起跟着炒。”
  “那你们就交费了?”
  “交了,两个人3600块,银行汇过去的。”对方收到钱,就发来了一个股票代码,弱弱的草至今都清楚地记得,那是一只核电股。
  Y老师的指示非常精准:买进价位可挂在7.39元到7.45元之间。“他说,这只股票很好的,你多买点,买个2万股吧!”
  “买了吗?”
  “怎么敢,怕的呀,我说我不敢买这么多。Y  老师说格么你买个6000股,最后我和我哥每人只买了2000股。”
  这只股票第二天就涨停了,连续两个涨停后,Y老师发来指示:马上抛掉。
     弱弱的草照做了,这一笔赚了3000多元。
  讲起那段赚钱的经历来,她两眼放光、沉醉无比——涨这个字,对人性中贪婪的刺激,实在是立竿见影。
  后来Y老师又陆续推荐过好几只股票,几乎都是隔天就涨停的。一般两个涨停板后就会指示抛掉,“……但是这些股票大多都会再涨一段时间,比如第一只核电股最高曾涨到11块多。所以后来慢慢我们也学滑头了,藏一段时间再抛,多吃点肉。”
  渐渐地,周围的人都开始听她的消息炒股,她家成了一个小型消息集散地+交易中心,摆了3台电脑同时看盘,小姊妹、邻居、好友……固定的五人搭子每天准时“上班”,看看消息面,帮忙盯各自的股票,每天收盘算算赚了多少钞票,“那段辰光真是有劲,开心”。
  “他们推荐的股票有失误的吗?”
  “有过一次,推荐了一个环保股,结果碰到那天是‘2·27’,大盘震荡得很厉害,很多股票都跌停了,我买进没多久就跌破了成本”,这下弱弱的草急了,“这么多人都买了,亏钱怎么办呢?”她打了很多个电话去质问,Z投资的态度倒是不错的,耐心解释,跌是因为大盘自身的调整,稍微等几天,“一定会涨回来的”。
  要说这家机构居然也算得上守信,仅过了一天,这只环保股又涨停了。
  后来,不光是弱弱的草和她的五人炒股小分队,整个社会都在为股市而疯狂了。弱弱的草她们也作出了狂热的决定:主动给Z投资打电话,要求追加会费、升级为高级会员。
  “他们怎么说?”
  “同意啦,这次是派了个司机来取的现金,共2700元”。
  “升级”后,Y老师发来的股票依然持续强势。此时正是2007年4月初,股市越来越烫手,大盘泡沫也越来越明显,谁也没有料到,后面有一个“5·30”大跌等着所有人。
  “那天在帮小女儿带外孙,不在电脑旁,所以就打电话委托我哥帮我清仓——可是他说他坚决不跑,那我也犹豫了,想再看看吧”。结果到了下午,几乎所有股票都躺在跌停板上了,想跑也跑不了了。
  “有一只也是Y投资推荐的农业股,上午只跌掉1角6分,要跑还是有机会的,但是下午就跌停了”。
  这一跌就连续跌了四五天,弱弱的草的市值再也没回到那个最高点。

    这大约是弱弱的草这一代人的共同点:技术分析虽然奏效,但更崇拜的是左右股市的那股“神秘力量”。
  虽然在上一轮牛市中大起大落、颗粒无收,可是由此积累的对市场的感觉,却是无法替代的。就在股市开户数创下天量、新股民跑步进场的时候,弱弱的草早在2014年年中就已经重新入市,并取得了翻倍的盈利。
  “那后来Y老师还推荐过股票吗?”
  “很少了……大盘跌得我们都垂头丧气了,一年会员到期,后来就中断了联系。”
  即使有消息,也只在一个强势的市场中才奏效——大约是这段经历唯一学到的东西。
  在市场中呛过水、“裸泳”过以后,弱弱的草逐渐建立起她自己的“模型”:
  每股净资产、每股收益率、市盈率、MACD  线、量和价的配合、公司基本信息……从财经节目、博客中获取资讯,锁定几个有价值的板块,然后从这个板块的上市公司里选出几家,根据这些指标逐项分析,最后筛选出几只她认为值得买的个股。
  “现在做股票也有点吃力,一周有4天要帮两个女儿带小孩,所以我每周在大女儿家、小女儿家、自己家的3台不同的电脑上操作。有时在大女儿家关注的股票,忘记放在小女儿家电脑的‘自选股’里,就会错过买入时机。”
  “女儿们听你的股票经吗?”
  “她们年轻人的想法不一样,要什么价值投资、做长线,有时她们的股票涨停了,我打电话去提醒可以跑了,总会被她们讲大惊小怪。”
  女儿的说法略有差异:“我妈选股票其实蛮准的,她做过会计,对数字感觉好,而且上一轮牛市中经手的股票多,对市场比较熟悉,有几家老牌子上市企业是她推荐的,说业绩不错,我买了以后真的涨得很好。而且她对盘面的估计很有一套:同样买进一只股,她挂的价格总是能够非常接近那一个区间内的最低价”。弱弱的草的女儿说,她老妈最大的弱点是不自信,总认为自己分析出的股票远不如消息股。
  这大约是弱弱的草这一代人的共同点:技术分析虽然奏效,但更崇拜的是左右股市的那股“神秘力量”。
  就在前两天,弱弱的草还试图联系过Y老师,不过据说,他出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