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钢贸业信贷黑洞曝光 银行恐成最后买单者

2014年2月18日 07:55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中国经济周刊》 见习记者 劳佳迪 | 上海报道 选稿:周浩

  债权银行成“惊弓鸟”

  “连肖家守这样的大佬也被起诉了,可见该暴露的都暴露了。”一位钢贸圈人士说道。去年以来,在上海几乎每周都有钢贸商被诉的案件开庭,很多名震一时的钢材市场老板资产清零。钢贸商如今的惨淡局面,与金融危机后的信贷大跃进息息相关。

  在当时宽松的货币政策下,部分钢贸商以联保互保或货物重复质押的形式,从银行拿到大笔信贷资金投向房地产、证券等市场。高峰时期,仅华东地区的钢贸贷款余额就一度接近2000亿元。其后随着银行收贷,大批钢贸商在2012年陷入流动性危机,跑路、自杀等恶性事件屡屡曝出。随之而来的是银行起诉、法院判决和执行等程序,一直延续至今。

  “每天的任务就是不停打电话,要抢在其他银行前面,谁也不想接到最后一棒。”上海一家中小股份制银行企业信贷部业务员吉先生告诉记者,从该分行对联保贷款客户的信用记录调查发现,不少名单上的钢贸客户融资同时涉及多个银行及小额贷款公司。

  让吉先生忧心更盛的是,直观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场刻不容缓的激烈赛跑。“前段时间手头有些钢贸商还在想办法还利息,现在基本都连利息也还不上了。”他对记者表示,向钢贸商“一分一分”地催债,需要使出浑身解数。

  钢材利润过低更让钢贸商雪上加霜。钢铁行业分析师贾良群表示,中国钢价整体已跌至20年前的水准,2013年钢铁行业平均每吨钢材仅赚0.84元,一吨钢的盈利只够买一个鸡蛋。

  在行业整体性衰败的大背景下,钢贸商“两头受气”。据记者了解,由于钢厂所处地位强势,所以钢贸批发企业向钢厂进货时,执行“先款后货”,要求根据订单量先向钢厂全额付款后,钢厂再向批发商发货,如遇钢材紧俏时,批发商还需要预先支付货款,排队等候发货。而按照行规,钢贸企业将钢材销售给用户时,却是货经验收合格后才能收款,不可避免地为下游客户垫资,快则半个月、一个月,长则两三个月,中间的利息悉数要由钢贸企业承担,这无疑更绷紧了钢贸商的资金链。

  “很多钢贸商在之前的行情中已经转行,也有一些通过离婚等手段将名下资产转移到了配偶或者家人的账户里,实在被银行逼得没办法就大不了判刑。”曾经在钢铁交易平台西本新干线身居高位的一位资深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钢贸行业本身就是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行业的利润水平普遍较低,盈利模式主要是在低价差的现状下不断做大销售规模来获取钢厂返点,或者靠垫资来获取相对较高价差。在钢材生产、销售、终端使用这个链条中,钢贸企业一直处于整个链条的弱势地位,其营运资金经常被生产商、终端客户两头占用。”上述资深人士对记者如是解释。

  据悉,2012年起,为了缓和钢贸商和债权银行的矛盾,双方代表也曾多次召开协调会,试图商议出一套解决方案。当年9月底,银行还曾向钢贸企业开出大量半年期的承兑汇票,将付息大限设在2013年3月20日,不料却成了两者最后的蜜月。

  一年转瞬即逝,钢价依旧跌不见底,宏观经济也尚未释放向好的信号,银行开始抓紧催促还贷。有报道称,如今面对钢贸商提出的“停掉利息”、“本金折扣”的还贷方案时,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何凡当场就说了七八个“不可能”。

  面临可能的坏账风险,银行业有苦难言。一家与肖家守发生借贷纠纷的银行信贷人士对记者直言,但凡纠纷牵扯的金额大小能够被“安置”在分行不良贷款的数额范围之内,“一般都是能掩则掩,避免扩散到总行,实在不行就只能谈判。” 尽管就肖家守的个案来看,债权银行当下似乎还不至于穷途末路,但不可否认,上海钢贸圈深不见底的借贷黑洞正在释放出足以吞噬信心的暗能量。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