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富士康旗下大厂迁出 衍生社区顿时见荒芜

2014年1月3日 15:55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黄汉城 选稿:周浩

    原标题: 富士康旗下大厂迁出 衍生社区顿时见荒芜

  普立华外迁后,附近村落中房屋出租小广告一下子多了起来 记者 黄汉城 摄

  当年东莞丽能厂门口遍布小贩的街道已经变得冷清,只有水塔孤独耸立 记者 单辉强 摄

  一条不足8米宽的黑色河涌,从西向东笔直流淌,隔开了普立华工厂与佛山禅城区的古灶村。数十间店铺临涌而建,一字排开。这一带商圈,被当地人戏谑为佛山的“黑龙江”。

  这里门诊、快递、酒吧,一应俱全,俨然一座小城镇。早前,这里煎饼店早上一会工夫就能卖光200多个包子。而今,一股冷清的寒意充斥着“黑龙江”地带。

  变化,从2013年3月份富士康旗下大厂普立华迁走开始。最高峰时,这个占地超过16万平方米的巨型工厂,容纳了两万多人。去年3月下旬,普立华开始迁出生产线,7000个员工陆续离职。一保安称,如今一二期还有几百个人,不久会全部走完,三期厂址只剩两千个员工。

  网吧爆满不再出现

  晌午时刻,一个2007年便进入普立华做行政的女文员,沿着工厂走了大半圈后,掏出手机发了一条微博,她说,只看见一个人的身影,四辆摩托车,二十来辆单车,这场景如此凄凉。

  原先,每逢普立华上下班时,其所在的工业园区都会交通堵塞。

  在这里,聚集了华国光学、华永科技、蓝箭电子等劳动密集型工厂,但人数最多的,要属普立华。从1990年成立至今,它已经走过了二十多个年头。对当地政府来讲,普立华是一个纳税大户,2012年,它在整个佛山市的“超亿元纳税排行榜”中排名第46。

  作为中国最大的相机制造厂之一,普立华对外宣传曾保持着高调口径:当今全球市场上每7至8部相机就有一部出自普立华员工灵巧的双手。

  顺丰快递员小宋清楚记得,以前遇到普立华工厂下班,骑着电动车路过,总见到黑压压的人群持着通行卡,像潮水一般涌出门口,挤满周边的地摊、网吧。

  而现今,“黑龙江”一带倒闭了3家网吧。见到“新数字网吧”主管张先容时,她正在电脑前打“穿越火线”游戏,旁边几个座位空空荡荡。

  在张先容眼里,2013年前,普立华每隔几个月就会新招一批员工,给“黑龙江”注入一股强势的消费能力。除了夜摊和酒吧,网吧便是这些务工群体最主要的娱乐场所。

  “以前5点下班,为了能抢到位置,他们会轮流派一个人,拿着几张上网卡刷卡占座,其他人先去吃饭。”张先容手里攥着一张印有“佛山市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上网卡”的蓝色卡片,叹了一口气说。

  早前,“新数字”每个月能卖出700张上网卡,现在这个数字降到了100张以下。紧跟着,因为生意萧条,网吧撤走了一半的电脑,如今这个有150台电脑的“黑屋子”,白天的客人稀稀拉拉,“用手指可以数得清”,即便夜里高峰时,也不到60个客人。

  张先容很怀念从前,晚上七八点,300台机子都爆满,“但那种辉煌,已经不在了”。

  曾经旺铺逐渐消亡

  上世纪90年代,由佛山市政府统一征地,古灶、海口、大江等村落数百亩地划入普立华,随即一座大型工厂便拔地而起。此时,珠三角的制造业正如火如荼,外地民工蜂拥而至。

  或许是外来务工人群的庞大,才使得普立华所在的工业园区这块位于市中心位置的地带,给外界一种“郊区”的印象。

  普立华的勃兴,带动了周边的发展。将这家工厂巨人包围住的古灶村,本地村民只有900多户,外来人口却高达近1万人。在这一带,到处可见操着外地口音的小商贩。这些人或者摆起地摊,或者开饭馆,或者从本地村民手中租下一个门面做起小生意。

  151线路的公交司机老吴说,2013年3月份前,从普立华门口的公交站台始发,车里坐满去市区的工人,过道里也很拥挤,如今乘客则很稀少。

  大批员工离职后,一股萧条的气息迅速袭击周边。仍坚持留守的煎饼摊女老板掰着指头数道:600平方米的“好多多”超市倒闭了,数十个座位的木桶饭餐馆关了,超速度网吧转手了……“现在基本上每隔几天,就有一家商铺关门”。

  走进“黑龙江”片区的永丰商场,主要经营廉价服装,多家档口贴出“旺铺急转”的告示。

  一位档主卓小姐说,2013年1月份,她花了5万元转租费接手这个铺,到2013年3月份就后悔了,“每天不超过10个人进来看,一天赚不了20块钱”。

  工厂的外迁,危机感最强的或许并不是本地村民。一位不愿意具名的村民说,普立华的用地早年已卖给富士康,使用权限为50年,搬走之后村民分红并不会减少。

  因此,只有从外地来做营生的人,才会陷入坚守或离去的两难困境。对于还未离去的人来说,一个新工厂的入驻成为他们翘首以盼的事。

  保安变老板神话不再

  普立华大外迁后,仍留职的工人发现,附近村落中的房屋出租小广告一下子多了起来。

  在生村平阳中巷,清远人谢丽(化名)经营了一家改裤脚的档口。在她斜对面,有一堵张贴广告的外墙。2013年3月份起,她发现墙上的广告被撕了又贴,贴了又撕,覆盖了好几层。

  回忆起2006年来生村时,谢丽感慨当时的房子好难找。“上午看完一家,出去一会再回来,就被租走了。”

  2013年12月29日晚6时,在普立华西门的对面,有一排整齐的商铺,门可罗雀。一家挂有“成人用品专卖店”的店铺里,坐着60多岁的唐姨,她看起来百无聊赖,旁边柜架上摆着三四排避孕套,包装上落满了灰尘。

  这实际上是个小宾馆。“现在的物价往上走,住宿费却一直在跌。”唐姨说。

  正说话间,一辆银白色的别克轿车停在门口,走下一个打扮帅气的小伙子。这是唐阿姨的儿子刘丹。只见他打开后备箱,取出一盆挂满小灯的圣诞树,摆在宾馆门前,打开灯,“这是为了增添宾馆气氛,吸引人气”。

  若非介绍,没有人看得出,半月前他还是普立华的一名保安。

  2006年为了追随女朋友的脚步,26岁的刘丹从湖南来到张槎,在普立华穿上了保安服。前脚刚到,后脚普立华便被富士康收购,成为全球500强企业富士康科技集团旗下第九事业群——机光电事业群。

  彼时,刘丹周围的工友间传递着一份隐约的骄傲。不少年轻工友登录个人门户,将资料中的工作单位,改为更为洋气的Foxconn(富士康英文名)。

  每天出入工厂都要被人海淹没的刘丹,敏锐地捕捉到出租屋的商机。2010年3月,他从株洲老家接来父母,从本地村民手中转租了一栋小楼,改做小宾馆,白天在普立华巡逻时,就交给父母打理。

  宾馆有20个房间。此前生意非常好,没有一个房间空过两天。很快,他就积累了资本组建家庭,2012年9月,他入手一台崭新的别克轿车。

  可惜好景不长,2013年3月份普立华大外迁后,生意便一落千丈,14个临时房一个都没人住,其中有两个临时房,超过一年没有人住过。

  不久,刘丹辞掉了保安的工作。“没什么方向,但反正我是不会离开这里。”他重重地吸了一口烟,望着马路对面一片漆黑的普立华,陷入了沉默。

  转型背后的阵痛

  在珠三角,工厂内迁不单是普立华独有的命运。放在大环境下考虑,这也迎合了当地政府对转型升级的需要。

  作为一家享受优惠政策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普立华账面上的“纳税过亿”,其实实收不到一半。2010年它的亩产税收仅40万元。面对普立华外迁,政府内部甚至有这样的声音——现在搬走的话,换个角度看未必是坏事。

  早在2007年,佛山掀起产业转移升级风暴,淘汰了一批落后产能,改造提升一批传统产业,像“双转移”过程中便有600多家企业外迁。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韩孟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从经济的方面考虑,像普立华这样的大型工厂外迁,是为了腾笼换鸟,周边的商业服务确实会受到很大影响,可以说是转型升级所要经历的阵痛。

  普立华外迁后数月,在“黑龙江”区域的小商贩群体中,流传着一种未经证实的说法——政府将引进韩国三星工厂入驻。

  这无疑重新点燃了周边居民的激情。不少外人冲着这个名头,在萧条的情况下,转租了人家关闭的店铺,觉得只要熬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但张槎街道办相关负责人“浇灭”了这个希望。2013年12月30日,该人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这与市政府、区政府对张槎的定位不一致,我们的招商重点是资本密集型、科技密集型企业。”

  离开普立华后,向南走约半公里,那里有一片还未完工的高层写字楼,建筑工人进进出出。这是一个叫“智慧新城”的项目。在官方定义中,这个重点发展新IT产业、物联网产业、智慧型服务产业、LED新材料产业的智慧新城,将是一个产业、创新、人才集聚的高地,成为禅城区的发动机。(记者 黄汉城)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