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皮杂谈:最后的加息是马后炮?

2011年7月10日 15:57 来源:东方网综合 选稿:吴逸敏

  央行宣布本年度第三次加息,很多专家的第一反应是又被我猜中了,第二个反应是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加息,其实猜中央行要加息并没有技术含量,而要判断央行是否最后一次加息也用不着我猜我猜我使劲猜。

  为什么?

  因为第一,早在温家宝总理访欧期间,已经明确表示,货币投放和信贷规模已经回落到正常水平,按现在的15%左右的增幅不但远低于刺激时期的30%,甚至已经低于2008年从紧时期的增幅,继续从紧的空间不大,这也是水皮在杂谈中呼吁宁可加息也不要再提高准备金率的重要原因。

  因为第二,从紧的货币政策挡不住CPI的上升势头,CPI的上涨尤其是近期的屡创新高正是货币供应趋紧,甚至是中小企业面临比2008年更严厉的货币环境下实现的,也就是说目前的通胀和货币现象没有关系,加息也不会导致通胀下降,CPI该涨还会涨,决不会因为加息而回落。

  因为第三,CPI已经出现了下降的可能。中国的CPI主要是一头猪的CPI,猪肉价格以及与猪肉关系密切的粮食价格和食用油的价格占了CPI权重的绝大部分,粮价的上涨带动食用油价格的上涨,同时也带动肉价的上涨。最后一个月的数据表明,无论是小麦还是玉米,芝加哥的期货价格均出现20%以上的暴跌,因此,温总理在辽宁视察时表示,肉价过段时间就会回落并不是一种忽悠而是基于市场前景作出的判断。

  那么,为什么CPI可能见顶之后还要加息呢?坦率地讲,这就叫滞后,马后炮。央行在尽自己的本分,本身并无所谓对错,加息了CPI没有下行和央行没关系,不加息CPI往上走央行脱不了干系,而加息没有发生在最该加息的时段已经是一种遗憾,现在加息发生在王岐山副总理表态金融机构要向中小企业定向宽松之后更是一种遗憾。宏观调控的预见性和针对性、灵活性再一次落空最让人遗憾。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重庆就是个例外。

  由于打黑和唱红,重庆在外人看来多少有些成见,但是很多人也因此忽略了重庆经济突飞猛进的成就,尤其是在民营经济发展上的努力和刺激,没有一个地方会像重庆那样连续六年举办最高规格的民营经济发展论坛,也没有一个地方会像重庆那样一年前就提出小微企业的扶持政策,政府补助的资金注册金就多达5万元,协调融资的银行贷款可达15万元,企业退税也可达15万元,因此,一年中间,重庆的小微企业就诞生了2.7万家,带动的就业人口就近30万,5年内小微企业可达15万个,带动的就业人口就有150万,更有意义的是重庆为自己的企业融资创造了一个小环境和小气候,不但让来自银行的信贷在重庆的投放增长了24%,而且多管齐下,由包括小额信贷、担保公司、信托公司、财务公司、风投公司和私募公司在内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外资与央企共同为重庆提供了高达4000亿的信贷规模,保持了整体20%以上的增长,为全省经济增长16%提供了充分的弹药。

  货币政策宽松的时候,资金都往央企流,民营企业占不到便宜;货币政策从紧的时候,资金首先紧在中小企业,倒霉的就是民营企业,不管是所有制歧视还是风险偏好使然,现实就是这么一个现实。现在定向宽松的细则还没有看到,银行的资金还没有开闸,但是贷款的成本却又增加了0.25个百分点,企业的财务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加重,这和所谓的扶助岂不自相矛盾。

  成功的宏观调控是一种逆向调控,目的是尽可能熨平宏观经济的波动周期,但是需要判断力和承担风险的魄力,否则只会加剧波动的程度,马后炮就属于后者。(华夏时报)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