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美元流向新兴经济体 3000亿热钱主攻中国

2011年6月3日 07:44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张莫 选稿:吴逸敏

  2011年全年,将有大约10410亿美元全球资本流入新兴经济体,而中国,作为其中最具有吸引力的目的地,将“吸收”其中大约三成的资金量,估算下来,约为3000多亿美元。

  这一图景是国际金融学会(IIF)在其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为大家阐述的。作为“首当其冲”的中国,如何降低外汇流入对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影响、减小央行为对冲外汇占款而产生的成本,正成为高层的当务之急。

  预测

  国际金融学会在其6月1日最新发布的题为《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流入》的报告中称,2011年全球资本将有10410亿美元流向新兴经济体,此预测比今年1月的预测高出800多亿美元,主要是因为中国和巴西吸引外来资本的势头明显增强。报告还预测,2012年这一数字将达10560亿美元。

  报告所说的资本除了外国直接投资外,也包括投向股票市场的外资以及银行间的资本流动。根据IIF的这份报告,2010年新兴经济体吸引了9900亿美元的资本,比当年1月份预期的高出800多亿美元。

  IIF称,其之所以预测2011年和2012年流入新兴经济体的资本流入仍然强劲,是基于其对新兴经济体的基本面的判断。在2011年和2012年,新兴市场国家的GDP增长预计仍将高于6%。对长期经济增长前景的预期将有利于资金流入新兴经济体。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为应对经济过热而采取的加息措施将使得新兴经济体和成熟经济体的利差进一步扩大,这也会增加资金流入的动力。

  报告称,尽管在今年头几个月,由于某些新兴经济体的股市泡沫的破裂,股权基金类资金流入新兴经济体的速度出现下跌,但是仍然预期在2012年全球资产配置青睐全球新兴市场。

  此外,由于越来越多的投资机会开始显现,流入新兴经济体的FDI也将呈上升趋势。与此同时,流入新兴经济体的银行债务也将再次增加。

  另外,因为有看法认为新兴经济体比起成熟经济体拥有更完善的公共财政体系,新兴市场债券基金也有可能面临强劲流入。

  而汇丰发布的最新一期《汇丰财智》指出,过去几个星期新兴市场资本流入又重新有所加快,逆转了自今年1月以来资金回流发达经济体的趋势。美国GDP增长低于预期以及超宽松货币政策仍将持续触发了这一变动。3月底至5月中旬,流入新兴市场固定收益基金的资本总额达到了4.75万亿美元。股权基金流入存量也已经达到了137亿美元。预计新兴市场固定收益基金资本流入仍将继续保持增长,继续超越新兴市场股权基金资本流入。

  更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有越来越多的投行开始预测美联储未来推出QE3的可能性大增,而QE3或许将为市场创造更多的流动性。

  兴业银行资深经济学家鲁政委指出,衡量美国房屋价格的标普希勒指数显示,从同比来看,自2010年10月至今年3月美国房屋价格已连续6个月下跌,而且跌幅呈扩大趋势;而从环比来看,自2010年7月开始已连续9个月下跌。在当前美国CPI不断走高的情况下,作为美国浮动利率抵押贷款基准的美国十年及以上期限的国债收益率必将上行,这无疑会令美国房地产市场更加雪上加霜。市场机构由此预期,为了能够遏制长期国债利率的上升,未来美联储再推出QE3的可能性已大大上升。

  目标

  万亿美元全球资本涌向新兴经济体

  中国是国际资本主要目的地

  IIF报告指出,中国是最大的国际资本净流入目的地,约占新兴经济体吸引资本总量的三成。从2008年以来,中国一直是国际资本最大的目的地,2010年到2012年资本净流入都在2500亿美元上下,是巴西的近2倍,是印度的近3倍。

  而近期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金融机构外汇占款的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达3107.18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约24%。

  有人将此解读为,这可能是一个拐点的信号,显示热钱流入正在放缓。不过,也有专家表示,虽然环比下降幅度较大,但是同比来看,一季度数据增加了近一倍,即使考虑美元贬值的因素,新增量仍然较高。这都显示热钱流入的压力确实不小。

  更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一季度,我国资本和金融项目(含净误差与遗漏)顺差1114亿美元,低于去年四季度的1189亿美元,但显著高于去年同期的612亿美元,同比增幅达103%。

  鲁政委指出,内地信贷紧缩加快了“热钱”流入的速度。去年以来,虽然我国外贸顺差总体呈现缩小趋势,但外汇储备却呈加速增长态势,这在今年第一季度表现得尤其明显。究其背后的原因,主要有三点:

  第一,本轮危机中,中国率先复苏,国际投资者因看好中国增加了对华投资;第二,人民币会继续升值的预期,使套利资本加速流入国内(包括内资企业以本币质押借用外币贷款的套利行为);第三,内地信贷紧缩,最初的信贷控制集中在人民币贷款上,企业首先转向外币贷款,当外币贷无可贷、同时央行也开始转向涵盖了外币贷款的社会融资总量监控之后,企业就把筹资目光从内地转向了海外。

  根据媒体报道,香港金管局副总裁阮国恒表示:“去年前三季度,香港银行业的‘非银行中资企业贷款’同比增长了41.6%,……由于内地收紧银根,内地企业转而到香港争取贷款的数目增加。”这些内地借款人主要是国内大型国有企业、红筹公司或其附属企业、由省市政府拥有的公司。

  考验

  巨额外汇流入挑战央行政策

  实际上,鲁政委所提的三个因素将长期存在于当前的中国经济中。仅以人民币升值这一条而言,来自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6月2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4886,较前一交易日小幅回落。不过此前,人民币对美元中间连续5个交易日上涨,并连续创下汇改以来最高纪录。除了即期市场人民币汇率连创新高,有消息称,海外看空美元/人民币的NDF(无本金交割远期)仓位在近几周也有所增加。

  巨额的外部资本流入直接导致了央行对冲外汇占款所付出的成本也越来越高。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室副主任张明撰文表示,央行是通过在外汇市场上购买外汇而形成外汇储备的,因此央行积累外汇储备的过程就是向市场释放基础货币的过程。1999年12月底至2011年3月底,中国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增量为22.22万亿元人民币,是同期内中国狭义货币M1增量的1.01倍。这意味着,过去11年内的大部分时间内,外汇占款已成为中国央行发行基础货币的最重要甚至唯一渠道。

  截至今年3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仍列全球第一,达到3.0447万亿美元。而有媒体测算过,央行对冲外汇占款,已经在2003年至2010年间累计为央行票据和银行体系存款准备金(超过6%的部分)支付利息10380.6亿元,数额巨大。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黄益平曾表示,随着央行票据和法定储备金规模的不断提高,货币当局的还债成本也在上升。货币当局代表了国家,除了可以发货币,还能从财政借钱,甚至可以改变游戏规则,比如降低法定准备金利率,从还债的角度看对冲操作可以持续很长时间。但持续时间越长,规模越大,公共财政的成本越大,资源配置损失越大,从得失的角度看,应该尽快减少对冲操作。

  张明也建议,中国央行应减少对外汇的购买,放大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日均波幅。让人民币汇率在更大程度上由市场供求来决定。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幅在不超过中间价的0.5%的区间之内,伴随着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的升温,和张明建议类似的有关人民币汇率增加弹性的呼声也越来越大。鲁政委曾指出,“汇改”已进入第六个年头,而目前人民币对美元的波动幅度仍然在0.5%的极为狭窄的区间,仍大大小于很多由固定汇率成功有序退出到浮动汇率的经济体一开始允许的1.0%。这使得中国外汇避险市场始终“发而不育”,由此进一步使得外汇交易商的数目偏少、外汇交易无法活跃。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