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房:市场与政府谁也不能少

2011年5月29日 10:42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杨群 选稿:吴逸敏

  快速的经济发展过程中,住房问题备受关注。

    东方网5月29日消息:在昨天举行的“可支付住房:政府与市场的责任划分”——“上海论坛2011”圆桌会议上,各国专家就这一问题用案例对话,以欧洲各国、新加坡、香港等地区案例为中国公共住房政策把脉、建言。

  走出“政策不分”的误区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认为,住房不仅是经济产品,更是社会产品,“‘居者有其屋’是一项重要社会工程。”因此,对于提供保障性住房,政府部门责无旁贷。

  在郑永年看来,中国过去的房地产政策曾经走入了 “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不分”的误区。他强调,对城市化进程中的中国,住房是保障社会稳定的基础,因此应该引起政府部门足够的重视。

  英国剑桥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克里斯汀·怀特海女士以欧洲为例,也指出了政府在提供可支付性公共住房方面的主导作用。她认为,对存量房的改造、住房支出与收入的关系、财政补贴等层面的关注,都是政府的责任。

  政府与市场,边界在哪里?

  政府与市场,究竟谁来调节社会住房供应?政府以何种角色调节住房市场?各国经验都表明,住房保障要集社会之力,不仅有政府部门参与,还应加入市场元素。市场与政府谁也不能少,合作是一种方式,并存是另一种方式。

  德国柏林参议院城市发展住房建设部常任秘书海拉女士在介绍德国在公共住房政策方面的得失时指出,政府与私营部门合作,由政府提供优惠政策、贷款保证等来吸引私营伙伴,并由私营部门对低收入群体提供廉租住房,这是解决可持续性住房发展问题的一条途径。她介绍,目前德国有60%的房屋为租赁房,40%为自住房,在柏林地区,自住房比例更是低至14%,这是合作带来的成效。

  新加坡经验则给出另一种建议。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所所长邓永恒教授介绍,目前新加坡80%—90%的住房市场由政府控制,以严格控制住房价格。郑永年建议,中国应该在五至十年后,也形成市场调节与政府调节并存的两个住房市场。

  提高保障房质量是政府职责

  在圆桌会议上,专家学者指出,提高住房质量,应列为保障性住房发展重要环节。

  邓永恒指出,现在新加坡的公共住房的质量与配套环境质量已与私有住房持平。香港大学城市规划与设计系教授、香港房屋委员会委员赵丽霞指出,住房部门应该引入管理体系,使得公共住房环境优化。据她介绍,目前香港有30%的公租房在主城区。

  海拉女士说,德国的住房公共政策提出了三个层次的政府职责,即联邦政府制定相关法律保护相关群体:如土地拥有者、租户、开发商等;州政府负责社会住房的翻新工作,改善居住环境,提升住房质量;地方市政府则负责本地住房市场,以提供足够的住房。

  昨天上午,由复旦大学主办的“上海论坛2011”在西郊宾馆开幕。为期3天的会期里,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名代表将汇聚上海,围绕“经济全球化与亚洲的选择:市场、政府和全球治理结构”的主题展开研讨,并将发表论坛共识。

  上海市副市长赵雯,教育部党组成员、国家教育行政学院院长顾海良出席并致辞。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