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玉贵:人民币国际化欲速则不达

2011年5月15日 09:13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章玉贵 选稿:吴逸敏

  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既不能过于保守,也不能“拔苗助长”。基于经济实力成长而提升国际金融分工地位,只是超级新兴经济货币国际化的动因之一。在金融市场体系尚未发育成熟之前,在金融监管水平尚待进一步提高之前,通过加快资本项目可兑换,进而提速人民币国际化,尽管会获得一些“红利”,但最终可能过犹不及。

  最近一段时期,关于人民币国际化无论是在操作层面还是舆论层面都有加速推进的趋势。央行在2011年1号文件《境外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中,即明确支持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地区的银行和企业可开展境外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试点,被媒体普遍解读为央行力推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此前,监管机构将可用人民币结算国际贸易的出口商数量由试点初期的365家扩展至67724家;今年一季度银行累计办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3603亿元,已经占到去年业务总量5063亿元的70%;金砖国家已经表示将稳步扩大本币结算和贷款的业务规模,服务金砖国家间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以规避贸易中使用美元带来的汇率风险和成本;作为亚洲主要经济体,中日韩三国财长日前已同意就使用本国货币结算相互之间的进出口贸易展开可行性研究;急于在上海国际板上市的汇丰银行日前更是发布调查报告,称人民币预期将首次超越英镑,成为全球贸易企业在未来半年考虑采用的三种主要结算货币之一;还有一项听起来有点离谱的统计研究,称人民币已取代日元在亚洲的主导地位;至于舆论层面,除了不少媒体鼓吹人民币应该加快国际化步伐之外,连中投副总经理兼副首席投资官谢平,日前也呼吁加快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并列举了加快这一进程的诸多好处。

  国际化是内生发育过程

  对刚刚登上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台阶且一直苦于没有国际化货币杠杆的中国来说,人民币如果能够尽快国际化进而成为比肩美元和欧元的世界三大货币之一,不仅标志着中国经济和金融实力的全面崛起,同时也可为中国参与国际顶层金融分工提供实质性支撑。正因如此,人民币国际化不仅是国内问题,更是国际话题,是关系到全球经济与金融格局洗牌的头等大事之一。

  只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既不能过于保守,也不能“拔苗助长”。因为按照中央的设想,人民币国际化并非简单的可兑换,而是有很高的标准和层级。首先是可替换;二是要全功能的,国际货币的所有功能都要具备;三要大比例,即在国际货币体系与贸易与投资结算中要有足够的分量。笔者认为,人民币迟早会加入由美元、欧元、日本和英镑等主要货币组成的特别提款权(SDR)俱乐部,并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之一,但这不能简单地靠政府和舆论的推动,而主要是一个内生的发育过程。因为从英镑和美元的国际化以及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路径演变来看,基于经济实力提升而寻求对国际经济秩序的主导权只是货币国际化的动因之一。成熟的国内金融市场体系、健全的金融法律制度、无所不在的风险意识以及高水准的金融监管机制,才是支撑货币国际化的内生性条件。

  无法回避的美元高墙

  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人民币国际化的外部舆论环境的确有所改善。包括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卡恩在内的主要国际经济组织高官都在不同场合呼吁实现全球货币体系现代化,以便能够涵盖多个主要货币。甚至过去在人民币问题上喜欢向中国发难的美国波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主任弗雷德·伯格斯滕也呼吁美国接受人民币可能成为全球性货币的事实,并要加速这个过程。

  不过,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如果没有主要玩家尤其是美国的支持,充其量只是一部分国家的“自娱自乐”。因此,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更要关注国际约束条件。从目前的国际形势来看,中国尽管可以加快资本项目下可兑换,也可能会拿到一点国际化“红利”。但并不意味可以获得相应的金融话语权,进而成为世界金融强国。美国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决不会轻易让中国发展成为国际金融大国。二战以来,美国一直握有世界金融大权,任何实质性的挑战都要遭到他的打压,即使是盟友日本和欧盟也不例外。

  尽管盖特纳依然认为全球货币体系在未来10至20年内不太可能出现重大变动。但在一向特别重视趋势变迁的美国战略家看来,将来真正能够动摇美元地位的,是越来越受国际瞩目的人民币。尽管人民币目前连区域性的国际货币都算不上。不乏危机意识的美国人近期不断发出警告,提醒美元正在面临或即将面临的危机。其实,从替代性的角度来看,无论是黄金、特别提款权(SDR),或者是正在国际化的人民币,都不具备美元的基本特质。而美元符号背后的超强经济与金融实力、尤其是发达的金融市场和机制化霸权,是潜在挑战者短期内根本不具备的。正如美国人自己所说的,眼下,对美元霸主地位构成威胁的主要国家,还是美国自身。

  但是美国一旦认准中国试图以货币国际化来博得金融话语权,一定会在中国经济和金融力量工具不十分强大之前,利用他们操控的国际金融秩序对中国施加各种压力和干扰,以图削弱中国金融话语权的上升之势,尽可能地维持现有的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国际金融和货币格局,或者利用现有的规则尽可能地压缩中国的上升空间。

  在既有的约束框架下,中国的现实追求应该是:如何以经济和贸易实力为基础,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一步应该是国内金融体系的发展和建设。的确,在极为重要的利率市场化时间表尚未明确之前,在主要商业银行的行为并不“市场”或暂时无法真正“市场”之前,在真正可以比肩高盛、大小摩以及花旗、汇丰的超级金融机构尚未出炉之前,在支撑人民币国际化的金融法律体系仍有待完善之前,在从监管层到操盘手的风险管控意识与监管水准依然难令国人放心之前,在金融主导国的实力下降需要下一次大规模的金融事件引爆之前,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宁可谨慎一点,也不要盲目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