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菜贱伤农不仅是市场失灵这么简单

2011年4月25日 08:40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楚瑜 选稿:实习生 夏阳

  几乎所有媒体这几天都在关注蔬菜滞销与菜贱伤农。然而一边是田间蔬菜降至每斤几分钱都少有人问津,另一边却是全国消费者在忍受CPI涨幅超5%的通货膨胀,市民并未感受到菜价下跌(详见昨日本报3版)。

  菜贵伤民,菜贱伤农,两个现象一般最多只会出现一个,出现一个就已经够不合意的了,如今两个现象却同时出现了。市场无法有效率地分配商品和劳务,可以判断,这应该是市场失灵的表现。但简单地用市场失灵恐怕难以完全解释目前的现象,非市场因素可能要承担一定责任。而要亡羊补牢,恐怕要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

  首先,组织者对信息捕捉与分辨的能力亟待增强,基层政府要肩负起责任。

  去年以来,通货膨胀问题一直是摆在民生面前的一个坎。在管理通胀预期的手段中,政府引导供给增加一直是一个重要着力点。在此背景下,基层官员执行政策时,大多不懂此轮通胀并非简单的供给短缺造成,其释放出的信息大多仍为“价格高,需求旺”,应该增加种植等信息,而对供过于求的市场警示信息比较麻木。农民捕捉市场信息的能力本身较弱,在信息本来就不对称的现实条件下,更倾向于相信基层政府或某些机构。因此,扮演组织生产角色的人或机构,有必要增强对信息的捕捉与分辨的能力,避免错误传达供求信息。在这一点上,基层政府有责任及时提供正确、全面的公共信息,避免因不当干预造成资源浪费。

  其次,蔬菜从农田到市民餐桌,全程有太多不合理环节,公权力有责任克制自己并作出清理。

  西方市场失灵一般源自市场自身的缺陷,及自由放任的经济形态,多表现为经济垄断和自由垄断。而我国市场失灵多因行政垄断突出和竞争机制尚未形成。

  此前有人粗略列举发现,菜品从生产者到消费者的中间过程中,影响运输成本的除了各种税收以外,还有油费、过路费、各种罚款;影响批发商成本的除税收与运输成本外,还有摊位费、卫生费、健康费、管理费、安全费、进场费等;影响零售菜贩的除税收外,还包括摊位费、管理费、卫生费等。以上各种税费还只是列举而不是统计。而收费主体只有两类:一、有权者,主要是行政机构管理者;二、有钱(资本)者,主要是控制渠道、运输环节、受公权力委托而拥有办事权的社会机构或个人。

  在我国经济市场化过程中,企业或中间机构与行政机构常常以某种形式联合起来,利用行政权力构筑壁垒而在某些环节或者领域形成一种排他性控制。具体到蔬菜市场,导致源头上不得不挤菜价伤农,在终端不得不抬菜价伤民,中间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利润就被各种不合理的环节拿走了。这种行政垄断状态不改,菜农和市民将继续两头受害。

  最后,有必要帮助弱势种植者增强抗风险能力。

  此次菜贱伤农事件发生后,多部门紧急部署,维护蔬菜市场稳定,体现了人民政府为人民的宗旨。但事后的补救总不如事前的引导与帮扶更有效。除了以上所提及的及时提供更全面准确的市场信息外,笔者建议,可以考虑再多创新些农业保险品种,分散弱势者的风险,提高他们的抗风险能力;公权力除了可以引导各市场主体用“农超对接”手段减少中间环节外,还可以考虑引导资本直接进入源头,建立农业合作社,让有实力者把蛋糕做大,让农业与食品工业对接,农民也可以是农业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