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晓炼:人民币升值可缓输入型通胀

2011年4月24日 08:58 来源:东方早报 选稿:吴逸敏

  中国可能不得不比以往更多地依赖汇率工具。

  新华社23日援引市场交易员观点称,面对美元疲软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的势头,人民币适度升值可以作为缓解输入型通胀压力的重要工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22日也在上海表示,未来通胀新动力将是输入型通胀,“这个时期适当地加快升值,有助于抑制输入型通胀。”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本周亦撰文称,抑制通货膨胀是当前稳健货币政策的首要任务。“要继续按照主动性、可控性和渐进性原则,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增强汇率弹性,减缓输入型通货膨胀压力。”

  随着美元再度走弱,本周的后三个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连续走高190个基点,相继突破6.53、6.52关口,于周五升至6.5156,连续三个交易日创出2005年汇改以来新高。

  国际资本加速流入

  巴曙松在22日举办的华侨银行“春天论坛”上做出前述表态。巴曙松还称,美欧日“资产端修复”将制约其货币政策的退出节奏,这会直接制约中国利率政策的加息空间。同时,在欧美日刻意维持宽松货币环境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总体状况较好,将加速国际资本流入。

  巴曙松解释说,今年一季度国内出现7年来的首次贸易逆差,但外汇储备仍增加了2000亿美元,这意味着依然有大量的国际资本流入中国。二季度预计贸易会逐步从逆差变为轻微的顺差,若资本流入的速度不加速或者不变的话,那么二季度流动性和外汇储备的压力将会更大。

  如果这种增速继续下去,巴曙松称,在保持宽松的货币环境下,明年中国外汇储备可能增加到4万亿元,为对冲外汇储备不断增加所带来的流动性,未来提高准备金率和发行央票将成央行的常规性操作。

  “一季度央行三次提高准备金率,冻结资金大约1万亿。若二季度外汇储备增加2000亿美元,差不多1.2万亿多元人民币,那么要对冲新增的这1.2万亿元就需要加三次准备金率,每次0.5%。”巴曙松说。

  “输入型通胀成新压力”

  在巴曙松看来,目前的经济复苏主要依赖的是“资产端”的修复,是通过资产膨胀所推动的。第一次量化宽松有效解决了金融市场的问题,但第二次实现了推升通胀及通胀预期目标,如果是从这两个目标来看,美联储第三次扩大量化宽松的必要性降低。

  另外,巴曙松认为,中国可能不得不比以往更多地依赖汇率工具。随着农产品价格回落,由农产品带动的通胀压力逐渐减弱,未来通胀新动力将是输入型通胀,是原材料上涨带动的,中国进口的前三位就是大宗原材料、石油和铁矿砂,所以这个时期适当地加快升值,有助于抑制输入型通胀。

  他同时指出,央行近日推出社会融资总量这一新的监控目标,意味着央行未来将逐步降低数量型工具的使用,转而更加灵活地使用价格型工具。他表示,在信贷占主导的时期,央行调控主要靠数量工具,而目前融资渠道日益多样化,只有更多的通过利率、汇率工具才能调节。

  人民币不存在

  大幅升值基础

  不过,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近日撰文称,并不存在人民币持续大幅升值的基础。

  管涛认为,人民币升值预期之所以挥之不去,主要是因为汇率机制僵化和外储持续大幅增加。不过,人民币汇率正逐步接近均衡水平。管涛指出,要通过增加汇率弹性和逐步推进资本账户开放等举措,降低外汇储备增速,以应对当前存在的通胀问题。

  管涛在文中直言,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普遍害怕汇率浮动,“人民币汇改要克服浮动恐惧症”,“过于强调汇率稳定,就是将汇率从工具变成目标,是对汇率政策的异化。”

  管涛还称,逐步扩大人民币跨境计价结算,即人民币“走出去”,有利于减轻中国对美元等国际储备货币的过分依赖,减少对外风险敞口,但初期这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了外汇对外支付,增加了资本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