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上涨:收入差距迎来缩小的拐点?

2011年1月12日 10:59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杨瑞龙 选稿:实习生 王昕晨

  在认识一个国家经济发展与收入差距变化关系的问题上,有一个“库兹涅茨倒U型曲线”假说:在经济未充分发展、人均国民收入较低时,收入分配将随着经济发展而趋于不平等;其后,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均国民收入水平提高,收入分配差距将逐步缩小,最终达到比较公平的收入分配状态。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但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拉大,引起人们的忧虑。不少人在问:收入分配差距在什么时点上能随着经济发展而缩小,即库兹涅茨倒U型曲线的拐点什么时候会出现呢?综合判断,这一轮以农民工工资为代表的工资上涨有可能成为这一拐点出现的契机。

  自2004年沿海一些地区出现“民工荒”后,农民工工资结束了长期停滞状态,进入一个快速上升通道。截至目前,农民工工资已连续6年上涨,涨幅超过1倍,年均涨幅达12.4%。这说明,我国低端劳动力市场出现了由总体过剩向结构性过剩的变化。这一轮工资上涨是人口因素、周期因素、政策因素、结构因素等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一方面,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导致农村劳动力转移成本上升,农村劳动力供给不再具有无限弹性,即现在的农村留守劳动力需要经营土地、赡养老人和抚育子女,如果要继续转移,由于会带来家庭效用的损失,所以工业部门必须以更高的工资作为补偿;另一方面,工业化进入加速期,巨大的劳动力需求推动着市场工资水平超越生存工资的约束,出现持续强劲上涨。农民工工资上涨通过要素市场的传递,引起社会整体性工资上涨。

  对于工资上涨,有人比较担忧,认为它不仅会降低我国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削弱我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而且会引发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应该看到,工资上涨固然会带来成本上升的压力,但由于劳动生产率水平持续提高,劳动力成本上升压力并不会在近期转化为通货膨胀压力。从2001—2010年工资水平上涨的情况看,实际工资水平平均增速低于GDP实际增速,也低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速度,因此单位产品的劳动力成本并没有上升。更重要的是,从改善民生的角度看,在国民收入总量已经翻了几番的情况下,让农民工还拿同他们父辈差不多的薪酬是有失公平的。显然,工资上涨将带来收入分配格局的变动,为我国迎来库兹涅茨倒U型曲线的拐点性转变提供契机,为缩小收入分配差距提供可能。

  提高劳动者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不仅能够促进社会公平,而且能够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创造条件。居民消费率低是我国经济发展中的突出问题。2009年,我国居民消费支出占GDP的比重为35.6%,既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也低于低收入国家平均水平。因此,我国消费存在大幅度提升的空间,由投资大国、制造大国以及储蓄大国向消费大国转变将成为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最为有效的拉动力。研究表明,我国消费率每提高1%,带来的GDP增速提高达到1.5—2.7个百分点。通过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提高居民收入、缩小收入分配差距,有助于培育未来的经济增长源泉,形成消费、投资、出口协调拉动经济增长的格局。

  可见,不能过分夸大低端劳动力市场供求拐点式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工资水平快速上涨所带来的负面效应,而应当认识到这种变化是社会进步的产物,对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具有战略性意义。当然,也需要采取措施应对低端劳动力市场工资水平上涨的负面影响包括对中高端劳动力市场的影响,积极完善市场化工资形成机制,以在保持经济长期平稳较快发展的同时更好地实现社会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