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了,也请结束信贷“大跃进”

2010年12月28日 09:40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倪金节 选稿:实习生 王昕晨

  央行三个月内再一次提升基准利率。不过,在货币收紧的大环境下,信贷大扩张持续是最值得引起警惕的,否则持续的货币政策收紧将可能成为“好心办坏事”,且起不到真正遏制住流动性泛滥的作用。

  货币虽然趋紧,但是信贷无比宽松,这种情况在明年出现的可能性大为增加。从历史经验看“紧货币、宽信贷”的格局都会让货币政策调控的效力大大减弱。虽然货币政策的基调已经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奠定,但是明年的信贷增量,现在还看不到丝毫的会明显逊于这两年的信贷大跃进时期。这较之2009年和今年固然已经降幅不小,但却仍然是规模庞大,远远高于金融危机之前的正常状态。这只会进一步推高广义货币(M2)水平,按照7万亿计算,到2011年底中国的广义货币规模就将达到80万亿的水平。届时,M2与GDP之比将在目前的基础上扩大到200%以上,货币超发的程度只会更为覆水难收。

  基本可以确定,如果2011年再放出6万亿的天量信贷,那么这三年累积起来的货币增量,将让CPI和房价在现有的基础上再出现一轮急升。经济泡沫化不可逆转,宏观调控沦为“空调”,国民经济也就陷入了表面虚幻繁荣,实则脆弱之极的境地。只要“事实上的货币紧缩”周期来临,一切都将被打回原形。

  而且,随着中国资产泡沫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迹象,热钱重新加速涌入中国的趋势愈发明显。最近三个月,外汇占款数额创出新高,人民币升值压力明显加大,加上最近央行不得不提升基准利率,热钱的套利空间增大。这加大了中国基础货币的发行,货币增速远超过商品增速。

  近期银行间资金面供给已经十分紧张,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的各期限品种急剧飙升,以及股市的连续阴跌都说明虽然信贷屡屡天量,但是整体资金面却怪异般的出现紧张。这固然与近期存款准备金不断上调,达到历史最高位密切相关。更为重要的因素则是银行系统疯狂放贷,使得存贷比发生变化。如果信贷大跃进依旧继续下去,而货币政策收紧,那么银行间的资金供给问题将会更为严重。因此,纵使从最短期的资金供求关系来看,天量信贷都不具备继续维持的基础。

  但是,由于在这两年上马了太多的投资项目,4万亿投资业进入中间阶段,加上明年又是“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地方政府的G D P冲动势必会让信贷冲动有增无减。而“水浸”中的中国银行系统,历来有为地方政府当做提款机的动机。从现实的情况分析,2011年的信贷要想慢下来,难度十分巨大。

  资产泡沫和恶性通胀的最大诱因永远是货币的不断超发。更让人忧心的是,数目庞大的民间资金近几年几乎完全离开了实体经济,更愿意以热钱的形式存在于资产市场,赚快钱的冲动十分强烈。经济泡沫化、产业空洞化可能将成为中国经济难以逃离的悲惨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