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树]
>>热点追踪

丁景唐先生与“左联”研究

2005年6月27日 15:35

  丁景唐先生怀着对先烈崇敬心情,几十年来孜孜不倦从事“左联”研究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丁景唐与瞿光熙合编《左联五烈士研究资料编目》印刷四次;丁景唐编著《学习鲁迅和瞿秋白作品的札记》印行三次;丁景唐与方行合编《瞿秋白著译系年目录》印了二次,这三本书都有香港翻印本。
  从1957年4月21日发表于《新民报·晚刊》《关于凯绥·珂勒惠支木刻〈牺牲〉的说明——鲁迅作品拾遗》起至1963年11月17日发表于《人民日报》《柔石烈士的两封狱中遗书》,丁景唐先生六年间共发表有关“左联”研究文章33篇。
  十年动乱后,丁景唐先生先后出版了《学习鲁迅作品的札记》,与陈长歌合著《诗人殷夫的生平及其作品》,由丁玲作序,收入齐全的殷夫诗文总集《殷夫集》,与陈铁健合作的《瞿秋白研究文选》,柔石小说散文选《为奴隶的母亲》,以及夏衍作序的《陶晶孙选集》等书。
  在京沪学术刊物上发表的“左联”研究论文有:《鲁迅与瞿秋白的革命友谊》,《略论瞿秋白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贡献》,《左联成立前后的郑伯奇》,《左联成立前后的柔石》,《殷夫——革命家和革命诗人》等,以及被选入《左联回忆录》,重新校订过的《关于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大会的盟员名单》,为纪念潘漠华烈士牺牲五十周年而写的《最大的敬意,深切的悼念》,为阿英《殷夫小传》校订的《阿英〈殷夫小传〉校读杂纪及其他》等。
  1979年,年近花甲的丁景唐先生出任上海文艺出版社社长、总编辑兼党组书记。此时,他要做一件大事的条件已基本具备:续编《中国新文学大系》。
  《中国新文学大系》(1917~1927)的主编是赵家壁,十卷本的《大系》为“五四”以来的新文学保存了重要资料。后来由于战争等原因没有编下去。如今,丁先生要把这件泽及后代的大事接过手了。他集中了出版社的人力物力投入了这一庞大工程,查阅了1927~1937这十年间的重要期刊和书籍。在从初版本中挑选作品,在力求保持作品原貌的原则下,从第一手资料中精心挑选了大批“左联”作家的作品与论文,同时也不忽视长期被人遗忘或有争议的作家和作品,丁景唐先生还请周扬、夏衍、艾青、于伶等三十年代的当时人为各卷撰写序文。
  这部20卷,1200余万字的《中国新文学大系》(1927~1937),历经6年终于在1989年出齐。它是现代文学史上的一次重要检阅,是三十年代左翼文学的集大成,是丁景唐先生编辑生涯和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座丰碑。之后,他退居二线,但仍与赵家壁担任“大系”第三、四辑顾问,并任第四辑《史料·索引》卷的主编。
  丁景唐先生的“左联”成果,不但使国内的年青学人受益多多,而且还名扬海外。他影印的左翼书刊,日本也作了翻印。笔者经常看到有从日本来的研究中国左翼文学的专家上门向他请教,他总是毫无保留地回答他们的提问,为他们提供资料。笔者还亲见日本著名学者伊藤虎丸寄给丁先生的,在有水印的宣纸信笺上,用毛笔题写了“江南寄来一枝春,东瀛人生多少暖”的句子,还谦称自己为“膝下”。还有一位名叫中野清的学者,等不及熟人的介绍,直接给丁先生写信,信中说:“您虽然不认识我,可是我已好几次读过您的名著,一向钦佩您的学识渊博”,并说在丁先生的影响下,他己从事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了,并寄上他研究柔石的论文,请先生教正。日本的电视台曾几次做丁先生的专访、拍摄他查资料,做文章及日常生活的镜头,并介绍给日本读者……
  对于丁景唐先生在学习、研究左翼文化的努力和贡献,茅盾在1980年11月病重时赠给丁景唐的诗中写道:“左翼文台两领导,瞿霜鲁迅各千秋。文章烟海待研证,捷足何人踞上游。”
  丁景唐先生长期研究“左联”,对1989年建立的“左联”纪念馆十分关心。从纪念馆陈列方案的设计到无偿捐赠书刊、资料、文物,都得到他的切实帮助和指导。成为“左联”纪念馆名符其实的顾问。
  1998年,我们根据丁景唐先生提供的线索及帮助,找到了一位过去资料上没有记载的老盟员。
  在“左联”纪念馆,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丁先生”。纪念馆领导换了几任,但不管哪一届领导上任,总会去看看我们的“丁先生”。


 选稿:一凡  来源:绿土网  作者:张小红  [联系我们]
 
 
 

 
上海作家协会与东方新闻网联合主办
文学会馆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