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联系电话:021-60850360
徽瑾创投合伙人邓焕:要做比别人快0.5步的骆驼

2018-6-14 11:44:57

来源:东方资讯 编辑:顾天娇

成立之初,徽瑾创投主打VC投资,2017年开始涉足PE投资,在邓焕看来,无论是做哪个阶段的投资,最核心的是要做到精准化,“把投资做的更纯粹一些”。三年时间里,徽瑾创投已经投了近30个项目,预计2020年总资产管理规模突破55个亿。在谈及投资逻辑时,曾从事多年并购工作的邓焕认为,他更多的是在用并购思维而非投资思维在做投资。

对于未来的徽瑾创投,邓焕说,徽瑾不是领跑者,但也不会保守,要做到比别人快0.5步,像坚韧的骆驼一样不快不慢地稳步前进。

3年:30+项目,80%拿到下一轮融资

2015年徽瑾创投在上海成立,曾在香港、美国以及北京都有生活过的邓焕最终选择了上海作为他人生的新起点。此前,他在高盛主要负责海外并购业务。从并购到直投,邓焕不认为,这是一次完全的“跨界”。

在从事并购工作的过程中,邓焕接触到很多传统产业以及其上下游产业链的公司,并且会和国内外的VC、PE机构进行合作或交易。2014年,创业浪潮兴起,离开高盛的邓焕“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了这股浪潮。

对于选择上海的原因,在北京曾经生活过十年的邓焕说,一方面是家庭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上海是一个相对来说更开放的城市。2015年5月,在“英雄不问出处”的上海,徽瑾创投成立,母集团是上海一家大型综合性金融集团——宝茂集团,邓焕作为徽瑾创投合伙人开始了他新的职业生涯。

徽瑾创投成立之初,主要聚焦于中早期投资,截至目前,三年时间里已投30余个项目,从最早期的3000万左右到最新的近1亿,单笔投资额呈几何式增长。

壹号农场是徽瑾创投投的第一个项目。“很多人都认为我们的投资方式很另类,投的都是别人不敢投或者不太会投的行业。”邓焕说,“壹号农场是做有机农业的,一般而言,农业投资周期长、成本高。”

但是邓焕十分看好中国消费升级趋势下生态农业的发展,近年来新消费、新零售业态的崛起也证明了他的这一判断。“投资是投预期、投未来。”邓焕认为。

2017年,壹号农场在新三板正式挂牌上市。目前在整个新三板的公司当中,壹号农场已经成为极具独特代表性的一家企业,估值已过亿。按照早期投资成本来算,徽瑾创投在这个项目上已经实现了数倍回报,不过邓焕表示,“短期我们并不打算退出,因为比较看好这个行业,壹号农场的收入也越来越多元,涵盖了农产品销售、农业观光、休闲旅游等多个领域。”

从VC到VC+PE:2020年管理规模将突破55个亿

以壹号农场为开端,徽瑾创投从一家VC迅速成长壮大起来。从最早期的VC到PE,徽瑾创投的业务迅速拓展。“除了政府产业基金之外,徽瑾创投目前一共有四期基金,资产管理规模量已经突破12个亿,今年年底预计会突破20个亿,我们希望在2020年年底整个资产管理规模要突破55个亿。”邓焕说。

“今年我们新成立的三支基金,总规模已经接近10个亿了。未来两年,我们将通过这三支基金以及过去四支基金的剩余份额来继续投资。”邓焕告诉投资界,2018年11月份徽瑾创投将启动第三期PE基金的募集。

政府产业基金一直是徽瑾创投成立以来重点发展方向。2016年2月,徽瑾创投和桐乡市人民政府合作设立了桐徽健康文化产业基金,这是徽瑾创投的首支政府产业基金。

近两年来,徽瑾创投与各地政府正陆续洽谈合作政府产业基金规模已达200亿。“我们在浙江嘉兴和江苏南京合作的两支政府产业基金都已经完成,规模总计达65个亿。接下来和镇江、泰州以及苏州等地合作的产业基金也会相继设立。”邓焕说。

按照徽瑾创投目前规划,这65个亿的政府产业基金会加速分期落地。在投资策略上,邓焕表示:“政府管理资产相对来说稳定性更高,投资标的更大。投资上更多会以并购交易为主,前期主要参与一些新三板定增项目,后期则以控股型投资为主甚至全资收购。”

大架构已搭好: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在迅速发展的三年时间中,徽瑾创投曾做过一次大的战略调整,就是2017年开始从VC向PE业务拓展。“目前公司业务80%是VC,未来VC和PE业务要四六开。”邓焕表示。而且随着PE业务的拓展,徽瑾创投最终会把PE业务剥离出来,并成立平行公司来专门负责PE业务。

据邓焕介绍,目前徽瑾创投有一位主要负责VC阶段投资的合伙人和一位负责PE阶段投资的合伙人。“团队业务已经分拆好了,只是还需要走一些正式的行政法律流程来正式划分。”邓焕表示。

对于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拆分,邓焕解释道:“徽瑾创投设立之初定位是做中早期投资,术业有专攻,设立专门的平行公司把VC和PE业务分开,可以让各自把自身业务做得更纯粹一点。”

此外,除了未来定位负责VC的徽瑾创投和负责PE的平行公司之外,第三家专门负责并购的公司也正在筹备中。三家公各司其职,共同隶属于弘礽集团。

从母集团层面来看,业务拆分早已开始。2017年,在徽瑾创投基础之上,宝茂集团成立了一家全资子集团--弘礽集团,它是一家囊括了 VC/PE风险投资、产业并购、政府合作以及海外业务的公司。

“成立弘礽集团的目的是为了适应业务发展需求。公司业务范围已经从早期投资扩展到中后期投资等各个领域,覆盖政府引导基金、并购基金、上市等多个业务板块,未来集团会形成三到五个单独子公司或事业部来独立运作这些业务,最终成为一个一级市场综合类的金融投资平台。”邓焕表示。

在进行机构改革的同时,公司的股权激励方式也在不断推进。邓焕表示,现在公司最早的一批员工已经拿到了股权。

在邓焕看来,内部管理团队的调整可能会比业务发展更早。他认为,公司发展首先要能留住人,业务才能充分市场化发展。“干事的人确定好了,后面的事也就水到渠成了。”目前,徽瑾创投团队近60人,投资人员占了50%以上。

专注精细化投资,“用并购思维而非投资思维”

万变不离其宗。未来根据发展需求,徽瑾创投会在架构上进行灵活调整,投资理念则坚持如一。“团队会以更专业、更精细化的方式来投资。”邓焕表示。对于具体投资逻辑,邓焕认为,他以及整个徽瑾创投更多是在用并购思维而非投资思维在挑项目。

这是从事多年并购业务给邓焕带来的潜移默化影响。邓焕表示,徽瑾创投团队会对拟投资项目进行充分比较,以便预测在同业竞争激烈的未来,这家公司是否会脱颖而出,成为被并购的对象。“也就是一旦我们成立产业并购基金,是否会第一时间选择这个项目来做我们的并购资产。”

对于所投项目的后续融资情况,邓焕表示:“80%的早期项目已经拿到下一轮融资,有个别项目一年之内甚至已拿到了三轮融资。”

谈到为什么徽瑾可以选到好项目,邓焕坦诚道:“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点,可能有点牵强。最重要的是,我们的人更努力。在看好的投资领域中,团队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把这些成长性更高,价值认同度更高,和我们匹配度更高的公司,看得更多、更透、更细,仅此而已。”

行业布局方面,徽瑾创投采取的一直是“平摊”策略,投资领域覆盖了消费、智能制造、医疗大健康等多个领域。“每家机构的投资逻辑和风险认定方式不同,有些会聚焦在一些特定行业,而我们会综合几个行业来平摊,进行风险隔离和风险对冲。”邓焕表示。

对于现在比较热门的投资领域,邓焕更多的是保持一种警惕心理。“像人工智能行业,我认为目前尚处于早期阶段,其风险以及可能存在的估值泡沫,对投资机构而言都是一种考验。当所有人都对一样东西趋之若鹜时,也就是它泡沫即将破灭的时候。”

不保守,争取比别人快0.5步

巴菲特曾说过,投资的第一要素是人,第二要素是人,第三要素还是人。邓焕很认同这个观点。“先看行业然后选择项目,中早期投资中,投人非常重要。” 在邓焕看来,徽瑾创投有一个特点就是对于在价值、战略构想或执行力高度认同的创始人,投资其项目的速度非常快。

投资鲜世纪,徽瑾创投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其创始人廖川的从业经历以及思考和管理方式,包括他对这个创业项目的定位都是非常清晰的。这是我们比较喜欢和赞同的一类创业者。”邓焕表示。

壹号农场投资也仅仅用了不到40天的时间。其创始人姜方俊是南京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并留学德国的IT工程师,邓焕和这位计算机学霸一拍即合。“我们认识时间很短,但是我对他个人以及项目都十分认可,这个案子也打破了公司投资案例的记录,从前期谈、签约到打款,整个流程用了不到40天。”

对于这类创业者,邓焕说投资就要“唯快不破”。“他对信息、资源的掌握,是大多数创业者都不具备的。”

要做到“唯快不破”并不容易,邓焕认为徽瑾的优势在于团队更加年轻化更活跃。“我们团队大多数都是80后和90后,他们和目前的创业主力军年龄相仿,对创业内容的理解和把握程度也更高。”

2017年,徽瑾创投一共看了大约900个项目,最终只挑出了17个做投资。

对于徽瑾创投的投资风格,邓焕做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比喻。他说:“一些机构可能会比整个市场快一步,一些机构可能会比市场慢半个节拍,徽瑾的特点则是快0.5步。徽瑾创投不是激进者,更希望自己是一位后程发力的选手,先把内部基础夯实;我们不会像猎豹一样,在短时间之内就爆发出惊人的速度。但我们也不会像蚂蚁一样的步履蹒跚,我们可能更像骆驼,能够发展地更加相对稳定且更长久。同时,在聚焦的行业当中精耕细作,我相信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未来徽瑾创投会尝试一些新的“玩法”。邓焕认为,做新三板公司的产业整合基金是一个有待挖掘的市场。“我们可能会和一些新三板公司联合做中小体量的基金,围绕相关产业进行投资,这是一种2.0版本的市值管理方式。能否成功还需要时间验证,但是我希望十年之后它可以成为徽瑾创投的一个卖点或标签。”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徽瑾创投合伙人邓焕:要做比别人快0.5步的骆驼

2018年6月14日 11:44 来源:东方资讯 编辑:顾天娇

成立之初,徽瑾创投主打VC投资,2017年开始涉足PE投资,在邓焕看来,无论是做哪个阶段的投资,最核心的是要做到精准化,“把投资做的更纯粹一些”。三年时间里,徽瑾创投已经投了近30个项目,预计2020年总资产管理规模突破55个亿。在谈及投资逻辑时,曾从事多年并购工作的邓焕认为,他更多的是在用并购思维而非投资思维在做投资。

对于未来的徽瑾创投,邓焕说,徽瑾不是领跑者,但也不会保守,要做到比别人快0.5步,像坚韧的骆驼一样不快不慢地稳步前进。

3年:30+项目,80%拿到下一轮融资

2015年徽瑾创投在上海成立,曾在香港、美国以及北京都有生活过的邓焕最终选择了上海作为他人生的新起点。此前,他在高盛主要负责海外并购业务。从并购到直投,邓焕不认为,这是一次完全的“跨界”。

在从事并购工作的过程中,邓焕接触到很多传统产业以及其上下游产业链的公司,并且会和国内外的VC、PE机构进行合作或交易。2014年,创业浪潮兴起,离开高盛的邓焕“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了这股浪潮。

对于选择上海的原因,在北京曾经生活过十年的邓焕说,一方面是家庭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上海是一个相对来说更开放的城市。2015年5月,在“英雄不问出处”的上海,徽瑾创投成立,母集团是上海一家大型综合性金融集团——宝茂集团,邓焕作为徽瑾创投合伙人开始了他新的职业生涯。

徽瑾创投成立之初,主要聚焦于中早期投资,截至目前,三年时间里已投30余个项目,从最早期的3000万左右到最新的近1亿,单笔投资额呈几何式增长。

壹号农场是徽瑾创投投的第一个项目。“很多人都认为我们的投资方式很另类,投的都是别人不敢投或者不太会投的行业。”邓焕说,“壹号农场是做有机农业的,一般而言,农业投资周期长、成本高。”

但是邓焕十分看好中国消费升级趋势下生态农业的发展,近年来新消费、新零售业态的崛起也证明了他的这一判断。“投资是投预期、投未来。”邓焕认为。

2017年,壹号农场在新三板正式挂牌上市。目前在整个新三板的公司当中,壹号农场已经成为极具独特代表性的一家企业,估值已过亿。按照早期投资成本来算,徽瑾创投在这个项目上已经实现了数倍回报,不过邓焕表示,“短期我们并不打算退出,因为比较看好这个行业,壹号农场的收入也越来越多元,涵盖了农产品销售、农业观光、休闲旅游等多个领域。”

从VC到VC+PE:2020年管理规模将突破55个亿

以壹号农场为开端,徽瑾创投从一家VC迅速成长壮大起来。从最早期的VC到PE,徽瑾创投的业务迅速拓展。“除了政府产业基金之外,徽瑾创投目前一共有四期基金,资产管理规模量已经突破12个亿,今年年底预计会突破20个亿,我们希望在2020年年底整个资产管理规模要突破55个亿。”邓焕说。

“今年我们新成立的三支基金,总规模已经接近10个亿了。未来两年,我们将通过这三支基金以及过去四支基金的剩余份额来继续投资。”邓焕告诉投资界,2018年11月份徽瑾创投将启动第三期PE基金的募集。

政府产业基金一直是徽瑾创投成立以来重点发展方向。2016年2月,徽瑾创投和桐乡市人民政府合作设立了桐徽健康文化产业基金,这是徽瑾创投的首支政府产业基金。

近两年来,徽瑾创投与各地政府正陆续洽谈合作政府产业基金规模已达200亿。“我们在浙江嘉兴和江苏南京合作的两支政府产业基金都已经完成,规模总计达65个亿。接下来和镇江、泰州以及苏州等地合作的产业基金也会相继设立。”邓焕说。

按照徽瑾创投目前规划,这65个亿的政府产业基金会加速分期落地。在投资策略上,邓焕表示:“政府管理资产相对来说稳定性更高,投资标的更大。投资上更多会以并购交易为主,前期主要参与一些新三板定增项目,后期则以控股型投资为主甚至全资收购。”

大架构已搭好: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在迅速发展的三年时间中,徽瑾创投曾做过一次大的战略调整,就是2017年开始从VC向PE业务拓展。“目前公司业务80%是VC,未来VC和PE业务要四六开。”邓焕表示。而且随着PE业务的拓展,徽瑾创投最终会把PE业务剥离出来,并成立平行公司来专门负责PE业务。

据邓焕介绍,目前徽瑾创投有一位主要负责VC阶段投资的合伙人和一位负责PE阶段投资的合伙人。“团队业务已经分拆好了,只是还需要走一些正式的行政法律流程来正式划分。”邓焕表示。

对于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拆分,邓焕解释道:“徽瑾创投设立之初定位是做中早期投资,术业有专攻,设立专门的平行公司把VC和PE业务分开,可以让各自把自身业务做得更纯粹一点。”

此外,除了未来定位负责VC的徽瑾创投和负责PE的平行公司之外,第三家专门负责并购的公司也正在筹备中。三家公各司其职,共同隶属于弘礽集团。

从母集团层面来看,业务拆分早已开始。2017年,在徽瑾创投基础之上,宝茂集团成立了一家全资子集团--弘礽集团,它是一家囊括了 VC/PE风险投资、产业并购、政府合作以及海外业务的公司。

“成立弘礽集团的目的是为了适应业务发展需求。公司业务范围已经从早期投资扩展到中后期投资等各个领域,覆盖政府引导基金、并购基金、上市等多个业务板块,未来集团会形成三到五个单独子公司或事业部来独立运作这些业务,最终成为一个一级市场综合类的金融投资平台。”邓焕表示。

在进行机构改革的同时,公司的股权激励方式也在不断推进。邓焕表示,现在公司最早的一批员工已经拿到了股权。

在邓焕看来,内部管理团队的调整可能会比业务发展更早。他认为,公司发展首先要能留住人,业务才能充分市场化发展。“干事的人确定好了,后面的事也就水到渠成了。”目前,徽瑾创投团队近60人,投资人员占了50%以上。

专注精细化投资,“用并购思维而非投资思维”

万变不离其宗。未来根据发展需求,徽瑾创投会在架构上进行灵活调整,投资理念则坚持如一。“团队会以更专业、更精细化的方式来投资。”邓焕表示。对于具体投资逻辑,邓焕认为,他以及整个徽瑾创投更多是在用并购思维而非投资思维在挑项目。

这是从事多年并购业务给邓焕带来的潜移默化影响。邓焕表示,徽瑾创投团队会对拟投资项目进行充分比较,以便预测在同业竞争激烈的未来,这家公司是否会脱颖而出,成为被并购的对象。“也就是一旦我们成立产业并购基金,是否会第一时间选择这个项目来做我们的并购资产。”

对于所投项目的后续融资情况,邓焕表示:“80%的早期项目已经拿到下一轮融资,有个别项目一年之内甚至已拿到了三轮融资。”

谈到为什么徽瑾可以选到好项目,邓焕坦诚道:“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点,可能有点牵强。最重要的是,我们的人更努力。在看好的投资领域中,团队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把这些成长性更高,价值认同度更高,和我们匹配度更高的公司,看得更多、更透、更细,仅此而已。”

行业布局方面,徽瑾创投采取的一直是“平摊”策略,投资领域覆盖了消费、智能制造、医疗大健康等多个领域。“每家机构的投资逻辑和风险认定方式不同,有些会聚焦在一些特定行业,而我们会综合几个行业来平摊,进行风险隔离和风险对冲。”邓焕表示。

对于现在比较热门的投资领域,邓焕更多的是保持一种警惕心理。“像人工智能行业,我认为目前尚处于早期阶段,其风险以及可能存在的估值泡沫,对投资机构而言都是一种考验。当所有人都对一样东西趋之若鹜时,也就是它泡沫即将破灭的时候。”

不保守,争取比别人快0.5步

巴菲特曾说过,投资的第一要素是人,第二要素是人,第三要素还是人。邓焕很认同这个观点。“先看行业然后选择项目,中早期投资中,投人非常重要。” 在邓焕看来,徽瑾创投有一个特点就是对于在价值、战略构想或执行力高度认同的创始人,投资其项目的速度非常快。

投资鲜世纪,徽瑾创投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其创始人廖川的从业经历以及思考和管理方式,包括他对这个创业项目的定位都是非常清晰的。这是我们比较喜欢和赞同的一类创业者。”邓焕表示。

壹号农场投资也仅仅用了不到40天的时间。其创始人姜方俊是南京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并留学德国的IT工程师,邓焕和这位计算机学霸一拍即合。“我们认识时间很短,但是我对他个人以及项目都十分认可,这个案子也打破了公司投资案例的记录,从前期谈、签约到打款,整个流程用了不到40天。”

对于这类创业者,邓焕说投资就要“唯快不破”。“他对信息、资源的掌握,是大多数创业者都不具备的。”

要做到“唯快不破”并不容易,邓焕认为徽瑾的优势在于团队更加年轻化更活跃。“我们团队大多数都是80后和90后,他们和目前的创业主力军年龄相仿,对创业内容的理解和把握程度也更高。”

2017年,徽瑾创投一共看了大约900个项目,最终只挑出了17个做投资。

对于徽瑾创投的投资风格,邓焕做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比喻。他说:“一些机构可能会比整个市场快一步,一些机构可能会比市场慢半个节拍,徽瑾的特点则是快0.5步。徽瑾创投不是激进者,更希望自己是一位后程发力的选手,先把内部基础夯实;我们不会像猎豹一样,在短时间之内就爆发出惊人的速度。但我们也不会像蚂蚁一样的步履蹒跚,我们可能更像骆驼,能够发展地更加相对稳定且更长久。同时,在聚焦的行业当中精耕细作,我相信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未来徽瑾创投会尝试一些新的“玩法”。邓焕认为,做新三板公司的产业整合基金是一个有待挖掘的市场。“我们可能会和一些新三板公司联合做中小体量的基金,围绕相关产业进行投资,这是一种2.0版本的市值管理方式。能否成功还需要时间验证,但是我希望十年之后它可以成为徽瑾创投的一个卖点或标签。”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