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不停炫耀也让皇帝着迷的江诗丹顿

2011年1月6日 15:15 来源:凤凰网 选稿:实习生 傅佳敏

  伍迪-艾伦最喜欢讲的一个笑话是和一块金表有关的:“我要炫耀这块金表,我总是不停地炫耀它,我很骄傲,它是块古董表,这是我的祖父临终前在病床边卖给我的。”

让皇帝着迷的江诗丹顿

  “圣甲虫”吊坠表,黄金制成,以红黑色或者绿黑色珐琅制成的翅膀镶满钻石(1910年)

  从看时间的小机器到成功人士的大徽章,手表一直就是很特殊的产品,经常会随着它的主人的财富增长一起升级。和那些昙花一现的时尚品相比,手表尤其是一块亮闪闪的金表能够代代相传地留存下来,它又不像名画或者笨重的家具之类的传家宝那样深藏不露,只要愿意,你稍微抬抬胳膊就能让人看到。所以,百达翡丽有句很“拽”的广告语是:“你从来不能真的拥有一块百达翡丽,你只不过是在替下一代保管它而已。”

  既然历史是一块奢侈手表吸引力的组成部分,对于像江诗丹顿(v.cheron constantin) 这样一个1755年创立的瑞士钟表品牌来说,仅仅是250年这个数字本身就很值得炫耀,去年它进入英国肯辛顿宫举办一场宴会时,也不会忘记对比一下:“1819年,维多利亚女王在肯辛顿宫诞生时,江诗丹顿已经创立了64年!”不过,世界上诞生的第一个手表品牌是瑞士的宝柏表 (blancpain),它比江诗丹顿早了20年。

  “万里遥来二百年,准溯天文列贡珍”,上个月中华世纪坛的世纪大厅门口就高挂着这样 14个字,这场从北京开始的“江诗丹顿中国古董钟表展”将会在全国6个城市陆续展出。江诗丹顿从它的日内瓦历史博物馆的藏品中运来了84枚古董钟表,也包括它的创始人让·马克·瓦什隆(jean marc vacheron)250年前制作的第一枚怀表(展出的是第二复刻版),这只怀表直径35.60毫米的机芯是直接与银制表壳连在一起,由表冠轮、均力圆锥轮和链带构成擒纵装置,钥匙上弦位置是在珐琅表盘的3时和4时之间,上弦的时候要把掀盖式的表圈和镜面打开。除了钟表之外,展场上还摆放着一些制造钟表零件的古老机器。1839年,江诗丹顿的机械师雷绍特(georges- auguste leschot)曾研发了一套改良式杠杆擒纵机,改变了整个制表业的生产方式,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也提到过这项发明。

  1755 年,也就是我们的清乾隆二十年,那一年,康德发表了《自然通史和天体论》,提出第一个太阳系起源的星云假说并预言银河系和河外星系的存在,而乾隆皇帝正在准备他的第二次南巡。多年以后,乾隆皇帝在一份给英国人的上谕中还这样说道:“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

让皇帝着迷的江诗丹顿

  最早把西洋钟表带入中国的是欧洲传教士,1601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以“进贡”的形式进京。根据《利玛窦中国札记》上的记载,万历皇帝有一天忽然想起,有奏本称几个西夷要来进贡,贡物清单中就有自鸣钟、西琴等物品,他急着想看看自鸣钟的模样,才颁旨命利玛窦一行进京。利玛窦的40多件贡品中有大小两座自鸣钟,皇帝一见就着了迷,不相信这样精巧的制作是出自一个域外蛮邦,只要哪个时辰钟未敲点或停下不走,就要利玛窦飞马赶来。据说,皇太后曾向万历帝借他的自鸣钟拿去看看,皇帝就让管钟的太监把管报时的发条松开,让它不能发声,才给皇太后送过去。皇太后玩了几天,见钟不能自鸣,只好把它送还给皇帝。

  在“江诗丹顿中国古董钟表巡展”上,陈列在最中心位置的是15枚据介绍是“以中国元素为灵感设计或者专为当时的中国皇族而特别定制”的钟表,事实上,即使江诗丹顿现任产品开发部总监塞尔蒙尼(christian selmoni)也说,他很难辨别清楚这些古董表的设计哪些是明确的中国风格,哪些是来自日本等其他亚洲国家的设计元素影响。不过,江诗丹顿博物馆里一些定制一对钟表的古老订单,至少能够清楚地证明江诗丹顿和中国市场之间久远的关系。他说,只有中国人才会这么要求。

  “这确实是中国人的一种习惯,我们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成对的。”故宫博物院宫廷历史部的副研究馆员郭福祥证实,“这和中国建筑的对称、室内摆设讲求对称都有关系,我们觉得好事成双,不单是钟表,其他东西也一样,一做就做一对。所以,英国人会造两个一模一样的手表,瑞士人则把图案装饰反过来,很符合我们镜像式的和谐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