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圈迎来跳槽季 “跳跳更健康”成潜规则?

2010年9月25日 13:27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胡中彬 选稿:李浩翔

  最近几个月,国内创投圈出现了一阵跳槽的小高潮。


  9月中旬,清科集团宣布原蓝驰创投投资总监屈卫东、原V2Tech创始人兼CEO叶滨正式加盟清科集团旗下清科创投(下称“清科”)。


  事实上,有新人到来的并不仅仅只有清科,即便是一次挖来两位实力人物的情形也不是清科的专利。8月中旬,金沙江创投也先后迎来了两位新的合伙人,曾创业和管理过2亿美元基金的王炳晋和另一位创业家兼投资人贾石琏。原九鼎投资的梁江也在近期换了新东家红杉资本……还有更多跳槽的名单可以列出来。


  寄望一个好的发展新平台和当前股权投资领域利益分享制度的不健全或是造成这些创投经理蠢蠢欲动的原因。


  股权投资圈的“第二代”


  刘先生是股权基金圈的资深猎头,见证并推动着这个行业的人来人往。


  最近,他的MSN签名档更新很频繁,一会儿是 “大型PE投资经理”,一会儿又变成了 “医药投资总监”。MSN的签名档已经成为他招揽贤才的广告牌,这段时间他会隔三差五地就把新的招聘信息放上去。


  刘先生记得股权基金业的上一个人员流动高峰期还是2-3年前,那时,股权基金业开始急速膨胀,许多基金大力扩张,新基金纷纷设立,许多其他行业的人士进入股权基金业,也推动着跳槽事件的接连发生,但一个显著的特点是,那时,行业里熙熙攘攘者均为大腕级别。


  王佳芬、徐传 、方风雷……那时的每一个跳槽都足以 “惊天动地”到搅动业内格局,至少足以影响到一个团队的分崩离析。但和上次不尽相同的是,这次经常和猎头保持通话的是股权投资圈的“第二代”。


  他们更多的是股权投资领域的中间阶层,是基金业务开展的核心力量,比如投资总监、高级投资经理等。


  在众多猎头眼里,这部分人的群像还可以更加清晰:这群人承载着本土新一代股权投资从业者的梦想,他们入行时间不长,两三年前繁花似锦时踏入PE/VC圈子,他们并不像上一代骨干那样有着光鲜的海外游学和创业经历,而是靠两三年时间的辛勤打拼已经成长为各家基金投资案例的操盘手,他们已经小有成就,并对行业认知达到一定的高度,从个人职业发展角度来看,也有着更高的期望,他们寄望于在PE/VC业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甚至不乏有梦想着未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基金者。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两三年前开始快速崛起的股权投资业,现在已经到了有所收成的时候,但一个好的新平台和更好回报的新职位对他们来说非常有诱惑力,他们希望得到更好的认同。


  跳槽三去向


  任何行业似乎都难以逃脱 “跳跳更健康”的潜规则,股权基金圈也同样如此。屈卫东跳槽前在蓝驰创投任投资总监,而跳槽后则任董事总经理了。梁江也从九鼎投资的投资业务部副总监纵身一跃成为了红杉的副总裁。


  而利益分享制度的不健全也是造成这些中层蠢蠢欲动的原因。在股权投资领域,中低层人员尽管待遇不薄,但也很难获得丰厚的回报。



  “在一般的平台上,投资总监级别的人能拿到50-60万已经不错,而在一流的平台上,一般一个投资总监税后能有上百万的收入。工作强度也是考虑的一个原因,以前从基层出身,往往有着高强度的工作负荷,即便是在内部升职,也很难摆脱劳累命,而高就到新平台,状况则可能改变。”一家中资PE的合伙人说。


  刘先生也注意到了近期跳槽的三个去向。一是设立人民币基金的外资基金,因为外资基金的整体薪酬仍然高于本土基金;二是各地纷纷设立的各种产业基金,需要大肆招兵买马;三是本土较有品牌和影响力的重量级基金,他们愿意花重金来招揽心仪的角色。这些基金往往是处于一个扩张期,需要更多的人才来开展投资业务。


  联想投资、中信产业基金、金石投资、青云创投、清科创投、九鼎投资等等都是猎头服务的对象。


  对股权投资项目的抢夺已经白热化,许多基金都希望新招的核心业务人员能够直接开展业务,业内也鲜有培养新人的惯例,绝大多数基金员工就几十人,每个人都需要独挡多面,因此,有一定从业经验的骨干业务人员本身也非常受到追捧。


  而面对潜在的核心骨干流失,许多基金也开始非常警惕,而加薪和改变激励方式变得较为普遍。


  根据2009年公开数据显示,国内创投企业中78%基本薪酬实现了增长,但年度奖金额下降;但多数岗位上,外资创投的基本薪酬和总现金薪酬都超过本土创投的两倍。


  “圈子并不大,许多都是熟面孔,许多人跳槽都是通过猎头来实现的,除非双方有很好的私人关系可以敞开胸怀来共同探讨未来的发展空间。”一位近期跳槽到一家产业基金的高级投资经理称。


  刘先生也庆幸赶上了一个好时光,不过让他有点郁闷的是,他前不久的一个“猎物”告诉他说将跳槽去实业,但他最近发现,这个“猎物”实际上却是被另一家机构红杉资本所猎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