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经济·商业·股市·理财·消费·收藏 ·东方网首页
    本次展览主题“心织笔耕”,具有两层含义,“心织”意为画家创作思想和艺术心灵的编织,“笔耕”意指画家在水墨领域多年如一日辛勤不懈的耕耘,非常真实、贴切地反映了张雷平多年来一以贯之的一种创作状态。 >>>[详细][张雷平艺术简历]
            主办: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上海美术馆、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和上海中国画院联合主办
          展期:2012年6月17日—2012年6月26日
            展厅:上海美术馆一楼大厅

策展人江梅:造化丹青——张雷平的水墨探寻之路

  张雷平的创作以学习吴派绘画为肇始,吴昌硕金石书法入画的大写意花卉对她影响很深,在她的早期创作(主要指1980年代的作品)中大写意花卉也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后来山水的比重虽日益增加,但写意花卉这一路的创作始终未曾间断。考察张雷平不同时期的花卉作品,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她的绘画语言与风格是如何从吴派写意一步步发展、变化,最终独立出来。
  与传统的海派写意画相比,张雷平的那些1990年代中期以后创作的花卉题材作品,显然有着新的气象。她的笔墨虽直接师承海派中的吴昌硕一脉,得其朴茂浓郁之要旨,但却更富于个人的情感色彩和现代的形式探究意味。由于绘画手法上的书写性特征和传情达意的特点,虽仍可称之为写意画,但已与传统意义上的写意画相去甚远了,因为无论是画面的形式还是表达的情感已然都是现代的了。正是这些个人画风上凸显出来的新倾向、新变化,令张雷平很快在海上画坛脱颖而出。
  上个世纪90年代,虽然在花卉创作上已取得相当的成功,但在艺术探索上永远充满着渴求的张雷平又将很多的精力投入进了山水画的创作。综览张雷平这个阶段的山水作品,会发现她对自然的描绘总是在不遗余力地展示其雄浑厚重的身姿、动人心魄的气势和强大神秘的力量。而我以为这样的山水既是画家走出喧嚣都市,在苍茫大地、蛮荒自然中行走时的眼中所见,其实也是她一直以来的心中所求。她希望在其中获得新的艺术启示与力量,从而开拓自己在艺术创作上的新气象。故而当她面对这样的自然伟力时,是被深深地震撼和征服的,她发自肺腑地要以自己的笔墨来表现它,歌颂它,在对它的塑造中也将自己的情感与理想深深地投注进去。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画家对自然山水的体验也在变化,由最初的激动仰慕和倾力表现渐渐转化为对形式语言的经营和画面诗意的传达。所以,再看张雷平近几年的山水作品,会感到在画面结构上的一种有意识的放松,塑造的因素减弱,书写的分量增强,山水的形态基本以线条来勾勒,再施以墨彩。在《水墨山田》、《晨光初露》等作品中,那些按着一定方向流动的线条,似于迂回婉转中积蓄着能量,在墨彩的衬托下,山水天地氤氲一片,以简约的构成,营造出混茫的宇宙感。这个系列中,也不乏玩味视觉的游戏,将轻松的线条与明亮的色块进行构成的,如《彩色的山田》、《山田多彩虹》等作品,山水的形态已不再重要,线与色的唱和、抒情成为主调,几乎已是抽象画了。不过,无论作品是具象还是偏于抽象,繁笔还是简笔,朴拙厚笃的气质始终得以延续。
  张雷平近年的一些山水作品,其对观念的强调和纯形式探索的重视显然已超出通常意义上的山水画概念,而带有某种当代实验水墨的味道了。其实,这样的探索她在1990年代就曾做过一些尝试,相信这个系列在她未来的创作中还会继续地发展下去。可以说,张雷平四十多年来在水墨道路上不断探索的艺术实践经验,已经为传统水墨画如何完成现代性转换和当代化发展提供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案例,而她在写意花卉和山水画创作中所建立的个性化水墨语言无疑也为当代的水墨画创作谱系增添了新的内容与范式。丹青源自造化,造化成就丹青,张雷平通过多年来的行走和思考所创作的一系列作品,充分地展现出一位当代水墨艺术家对“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体悟与实践。